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68章

汪疯子的手劲儿又急又厉,这要是搁在以前,我直接大头朝下就跌下去了。

可现在身上有龙气,我左手借力,倒是往他肩膀上一扳,汪疯子猝不及防,哪儿想的自己的力量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,好像左脚绊右脚一样,身子一歪,反倒是对着井口冲过去了。

这一下,周围的见习天师,全傻了!

汪疯子也是脸色一凝,可他到底是首席武先生,一手摁在井沿上,身体矫捷的一翻,硬是刹住车,重新站住——可脚底下,三步踉跄。

他抬起头盯着我,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。

那个冒冒失失的见习天师忍不住说道:“汪天师竟然被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张师兄在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你懂个屁,是那个李北斗用了厌胜阴招!好不要脸!”

厌胜门和天师府表面上误会解开,不跟以前一样水深火热,但实际上这么多年的仇恨,还是难以化解,互相依然看不顺眼。

我答道:“你自己往井里跳,也能赖上我,你们天师府官威确实不小。”

程星河也跟着说道:“别说,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,本来就是他们的传统——我知道了,他们肯定都是金毛狮王的徒弟。”

汪疯子本来就爱面子,这下在喽啰面前丢人,更是恼羞成怒,眼神一下就暗了下去,活动了一下手腕子:“行啊,那咱们就领教领教,厌胜当家的高招。”

程星河他们都见识过汪疯子的能耐,不由自主就护在了我前面,低声说道:“不行就溜——面子没命重要。”

汪疯子毕竟是首席武先生,刚才那一下能管用,也是因为他轻敌。真要是全神贯注对付我,只怕还真有点麻烦。

因为我看出来,这段时间,汪疯子身上的气也不一样了。

他印堂上紫气冲天,显然又升阶了。

要是我右臂没事,完全不用怕他,可现在右臂成了死肉,七星龙泉和玄素尺,诛邪手,左手全用不上。

白藿香也不声不响的站在了我身边,一只手微微一曲,显然也做好了准备了,更别说苏寻哑巴兰他们了。

就是飞毛腿沉不住气了:“这可是咱们的祖产,祖宗大人,他们欺人太甚……”

一听“祖产”两个字,张师兄的眼神微微一变。

可这一瞬间,一个好听的声音,又惊又喜的响了起来:“北斗?”

杜蘅芷。

汪疯子微微皱起了眉头,显然对这个跟自己平起平坐的同事,还是有点忌惮的。

杜蘅芷应该是跟这些见习天师分头行动,去寻找另一边,身边也带着几个人。

一次出动两个高阶,这次的任务不小啊——祖产到底藏着什么秘密,至于他们这么兴师动众?

张师兄一看见杜蘅芷,不由自主就去抹头发振领子。

可杜蘅芷一眼没看他,直接亲热的来拉我的手:“上次听说你去银河大院了,我担心的不得了,幸亏……”

看了一碰到了我的手,她脸色顿时一变:“你手怎么了?”

我用肩膀的力量把右臂拉回来,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杜蘅芷咬了咬牙,声音都发了颤:“没事?你身边这些人,都是怎么办事儿的?”

杜蘅芷虽然平时教养特别好,到底也还是大小姐脾气,一着急就露出来了,尤其看向了白藿香——当惯了头头的都是这样,第一时间先找人问责。

白藿香刚才一见杜蘅芷出来,眼神就不善,一看杜蘅芷说出这话,嘴角一勾:“是啊,在他身边办事儿,可比平时不闻不问,有事站着说话不腰疼难多了。”

她凶起来跟个猫一样,张牙舞爪。

程星河用胳膊肘顶了哑巴兰一下:“修罗场。”

杜蘅芷眼神一沉,我立马说道:“之前可多亏了白藿香了,现在,她也正想方设法给我治,不用挂心,谢谢你。”

杜蘅芷听得出来我对她的客气,眼神微微有点失望。

可那个张师兄眼瞅着汪疯子收拾我没收拾成,气的要横蹦,可自己又不是我的对手,眼珠子一转,立马说道:“杜天师,这个李北斗,刚才不光滋扰咱们的要紧任务,还动手对汪天师不敬,汪天师看在您的面子上,才没把他怎么着,他嚣张跋扈,可不能听之任之,免得坏了咱们天师府的名声。”

这小子挺阴啊!捎带脚,还把汪疯子的面子给找回来了——汪疯子看他的眼神,果然有几分欣赏。

杜蘅芷向来公事公办,一听这话,也皱起了眉头:“怎么回事?”

那小子抢着把事情说了一遍:“我们抓住了姑姑井吃人的真凶——可这小子非要给他们开脱,分明是包庇罪,也说不准,他也跟井口吃人的事儿有关系!”

那几个翻山客听见了,连呼冤枉。

汪疯子趁机说道:“杜天师,咱们身上可是有要紧事儿的,咱们天师府向来以公正闻名,不能为了你的裙带关系,耽误了那件事儿吧?”

杜蘅芷立刻说道:“李北斗是什么人,我最清楚……”

张师兄立刻说道:“可我们不清楚。”

程星河忍不住低声骂道,上次还帮了你们的忙,这会儿撇的挺干净。

我答道:“你要是不清楚,我说给你听。”

说着,奔着那个井口就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