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69章 狡兔三窟

汪疯子他们全跟了过来。

那个翻山客就躺在了地上,我把摁着他的人拨开,露出了他一条腿。

他们一看,顿时全皱起了眉头。

连程星河他们看见,也吃了一惊:“这是……”

他的腿上,有一道子伤痕,还有很多黏糊糊的东西——白色的细丝。

上面还残存着澄澈的青气。

汪疯子是整天跟邪祟打交道的,不会看不出来。

张师兄立刻说道:“这是什么玩意儿,就能证明他们清白?”

“这东西从井里伸出来,要把他拉下去,”我指着井口:“不信你去找,跟蜗牛爬过一样,都有丝线的痕迹,害人的是井里的,不是他们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井里有点丝,他偷东西害人的时候粘上点就能证清白了?”

我往前一看,刚才一片大乱,翻山客的网子被丢在了一边,那个银精还被套在里面。

“你们认识这是什么吧?”

张师兄大怒:“你看不起谁呢?谁不认识这是银精?”

“既然你认识,那银精会吐丝吗?”

张师兄一张嘴,说不出话来了。

银精吐不出丝来,人也吐不出丝来,这地方的真凶,是那个吐丝的,他刚才也差点被丝拉下去。

他们纯属走背字,撞这个枪口上来了。

张师兄就看着汪疯子。

汪疯子则看向了杜蘅芷:“这事儿得细查——杜天师,让你未婚夫先离开,咱们去看看。”

说着,一手撑在了井沿上,就要下去。

张师兄可算是解恨了,立马就往后推我们:“听见了没有,还不快走?”

飞毛腿忍不住了:“我们先来的,凭什么让你们赶?再说了,这地方是我们家祖……”

张师兄的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,我则拉住了飞毛腿没让他说完,看向了杜蘅芷:“我们也得下去找个东西。”

按着我跟天师府高层的交情,不至于这点事儿也拒绝。

可汪疯子却回头说道:“那不行,你们几个,把这封住,把闲杂人等请出去。”

张师兄别提多高兴了,立刻就把我们往外推:“听见没有,公事要紧。”

程星河急了眼:“杜蘅芷,你们还讲不讲理……”

可杜蘅芷看向了我,满脸为难:“北斗,对不住,这次,确实是事关重大——你要找的是什么东西,我去给你拿上来。”

我顿时一愣,杜蘅芷也这么说?

他们要做的事儿,到底有多重要?

白藿香靠在花墙上冷笑:“李北斗,你也听见了,人家是棺面人物,咱们是闲杂人等。”

我压低了声音:“跟四相局有关?到底什么事儿这么要紧?”

杜蘅芷也以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答道:“事情不方便透露,我只偷偷告诉你,事情关乎天师府的名誉,很要紧。”

难怪微服出巡,还把我们清出去呢。

我才要说话,忽然就看到了杜蘅芷脸上的气不对。

有了龙气之后,我已经能看出天阶的面相了,立刻说道:“你不能下去,这一次底下有危险。”

杜蘅芷的灾厄宫,亮起了一抹红光——是血沙红,最忌近土,只要下地,那就大不吉利,轻则血光之灾,重则性命堪忧!

杜蘅芷一愣:“你连我的面相也能看了?”

不光是她,汪疯子的我也看得出来——跟他在同一个位置上,都出现了血沙红。

这俩高阶都要倒霉,搞不好,这帮人下去,会团灭。

杜蘅芷一听,微微皱眉,但接着就展颜一笑:“你关心我,我很高兴,不过事关重大,我非下去不可——你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

不是小心那么简单,就那个红法,八成是生死交关。

可杜蘅芷看着柔弱,性格是十分倔强的,加上关乎天师府名誉,她也不可能为我轻飘飘一句话就放弃。

张师兄偷听到了,就在一边冷笑:“杜天师,这位不过是个地阶吧?自信心倒是挺足的,看起天阶的面相了。”

其他几个跟张师兄关系好的也颇有微词:“这杜天师平时公事公办惯了,这一次,不会要在未婚夫身上破例吧?”

是啊,听上去可笑,跟初中生指导博士一样。

杜蘅芷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,回头就对我说:“你安心等着我。”

我也知道,杜蘅芷这么年轻就在这个位置上,非议少不了,一言一行,不得不格外注意,否则难以服人,也就没再多说。

以前,多少次别人劝过我,风水轮流转,现在也轮到我来劝别人了——我可算是知道之前那些前辈们劝阻我的时候,是什么心情了。

我们只能看看着那些见习天师把我们封锁在外面,杜蘅芷和汪疯子下了井。

张师兄看着我的眼神,别提多得意了,也跟着下去了。

这把程星河气的还要骂他,我说算了,跟他一般见识,那岂不是跟他一个文化水平。

话没说完,身边扑腾一声:“祖宗大人,咱们家的祖产,不能让人就这么夺了——万一他们把太岁牙给……您的胳膊怎么办?”

飞毛腿就跪下了。

哑巴兰也气不过:“就是,哥,也太欺负人了,我把那边的大石碑扛过来,把他们压住,咱们也下去。”

我把飞毛腿拉起来:“你放心吧,我有打算。”

飞毛腿眼里有了希望:“真的?”

我看向了那几个翻山客——按理说是要被抓回天师府了解情况的,杜蘅芷看在我的面子上,让见习天师把他们松开了。

那几个翻山客个个面如土色,嘀咕着神仙的东西果然不能染指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岁数大的就蹲在地上抽闷烟。

我也蹲在了那个岁数大的前面。

那个岁数大的一看我,先是一愣,接着忙不迭就要从身上给我找烟:“我们西川烟草,巴适得板,安逸得惨!”

我摇头说不抽,岁数大的就更局促了,忙不迭说不知道怎么谢我才好,我一笑:“别忙着谢,有事儿请你帮忙。”

西川人性格热辣,一旦拿你当朋友,上山下海不皱眉头,立刻说道:“你说。”

我指着白蜡树丛后头:“那地方打洞,怎么打法最快?”

岁数大的一拍大腿:“问我算是问着了嗦——论打洞,一十八省的翻山客,我第二,没得敢认第一的!”

那就太好了。

不让我们下井,咱们就找别的出路。

我跟他们几个一歪头,奔着白蜡树丛后面就过去了。

之前就看出来,这个地方跟狡兔三窟一样,并不是只有井口一个入口,白蜡树丛后面,微微也有跟井口透出来的一样的气。

估计是时间久堵住了,只要把其他的位置疏通了,那我们也能进去。

那几个见习天师见状想跟过来,可脚底下跟拌蒜似得,怎么也过不来——苏寻早蹲下划了个阵。

我们几个找准了穴,我往下一拍:“就这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个翻山客一铲子就下去了,顿时惊喜:“想不到,小哥你也是同道中人——啷个屋里的嗦?”

我还没说话,哑巴兰抢过了一个钩儿铲,奔着下头就刨。

一开始翻山客还急了,说这是怎么个刨法,可一看哑巴兰的速度,全不吭声了——那家伙,跟蝲蝲蛄转世一样。

翻山客们看着我们的眼神更崇拜了,竖起了大拇指:“失敬失敬,原来你们也是专业团队,是我们班门弄斧了——有机会,合作一把嗦。”

那就有点不敢当了。

不过程星河很感兴趣,立马跟人交换名片——还跟我挤眼,又找到了一个饭门。

不长时间,我就见到,眼前那种气倏然充足了起来,知道通了,果然,与此同时,哑巴兰的声音就从底下响了起来:“哥,我挖着个台阶!”

太好了,我们刚要下去,就听见哑巴兰的声音有些困惑:“不过——这个台阶,不大对劲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