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270章 阴土之虫

台阶能有什么不对劲儿的?

往下一伸头,一股子森然凉风透了上来,我顺着那个土穴就溜下去了。

那地方确实有个台阶,哑巴兰拿着手机就在那照:“哥,你看这什么?”

飞毛腿唰的一记飞铲,也下来了,正赶上看,也愣了一下。

台阶的形状很怪,被手机光一照,宛如一个个张着大嘴的鬼脸。

乍一看,是让人瘆得慌,好像要咬下阶梯人的手一样。

程星河插嘴:“惊马石?”

也就是专门用来震慑盗墓贼的,那几个翻山客听了,更是把我们引为知音:“像,但不是——惊马石上总要刻点惊墓之人,断子绝孙之类的,这上面没得。”

我则直接奔着上头踹了一脚,这一脚就把他们给镇住了,程星河立马说道::“七星,你火气大还是怎么着,这么冲……”

动字没说完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上面人脸形状层层脱落,噼里啪啦掉了一地,这才露出来内里的真容。

那上头是一层硬土块,跟电镀一样包在原物上头的——之所以形状千奇百怪,是因为地下就凹凸不平。

那是阴土蜂的窝。

阴土蜂不见光,只在黑暗之中生存,吃一些同样只在黑暗之中的虫子,搭窝的本事很大。

阴土蜂的窝下面,是上好的三川石,上头描绘着各种浮雕,仔细一看,是一个人被好些人簇拥着,坐在很高的台子上,身上穿着一件长袍——一开始,这些浮雕上都有颜色,但是阴土蜂包出的壳子一掉,空气流通,那些斑驳的颜色迅速氧化,可我还是看清了,那个袍子的颜色,是明黄色的。

跟预知梦里见到的,几乎一模一样。

飞毛腿别提多高兴了,跪下就拜了拜:“祖宗大人,这祖产的意思我明白了——是让咱们家的人生生世世守着这块地,好拿这块地里的东西,迎您重返荣耀!”

程星河也跟着点头:“人家都说晴天带伞,积谷防饥,你这个预知能力可以,下辈子的事儿都打点好了。”

是不是打点好了,先得下去看看。

不光是急着找到了太岁牙,我也惦记着,怕杜蘅芷他们碰上什么事儿。

这是一种不太吉利的预感——他们两个高阶出动,这个祖产里,埋着大事儿。

台阶蜿蜒而下,看得出来当年挖掘的时候十分匆忙,除了入口处侧边的浮雕栩栩如生,内里的通道十分粗糙,那帮翻山客就嘀咕:“这是雷窑子。”

哑巴兰耳朵尖:“什么窑子?”

我把他脑袋推开,此窑子,非彼窑子。

这是翻山客的行话,意思是有的王公贵族死的很急,陵寝还没修建好,只能紧急加工出来的墓室。

因为赶进度,所以内里粗糙,远远没有按期完成的陵寝机关重重,相对来说比较安全。

不过有利有弊,这种雷窑子因为仓促,珍宝也没有普通陵寝那么丰盛。

那几个翻山客一听我这么门儿清,更是竖起了大拇指:“小哥还是咱们这个行当的后起之秀!”

后起之秀不敢当,我也没白跟着古玩店老板打了那么多黑工。

飞毛腿盯着那个甬路,一脸哀悼的表情,

这也可想而知——当年景朝突然覆灭,这地方也是临危受命建立起来的,能精致到哪儿去?

飞毛腿喃喃的说道:“可惜——可惜,如果祖先大人当初跟现在一样冷静,没做出那件事儿,咱们景朝,兴许还兴盛着呢!”

朝代更迭,这是历史规律,你看哪一个皇朝能万世不灭?

不过,那件事儿?

我立马问道:“封自己做神君的事儿?”

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,也不知道那货怎么想出来的——自古以来,君权神授的思想不少,可直接给自己封神,也他娘挺有创意。

“不是,”飞毛腿答道:“是祖先大人当年封自己为神君的原因,都怪……”

可话说到了这里,他忽然就跟咬了舌头一样,连忙就把话头给煞住了。

原因?怎么,原因不是那个王八蛋暴君吃饱了撑的?

我还想问,打头的哑巴兰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,大叫了起来:“哥,前头有门!”

台阶到底了。

我正要高兴,忽然耳边就听到了“嗤”的一声响。

什么玩意儿。虫子吗?

刚一扫视,哑巴兰已经开始砸门了,接着跟摸到了什么似得,呸了一声:“什么玩意儿这么恶心……”

说着,一下把打火机给拿出来了。

打火机一亮,我就看到,那是一道极高的石门,石门上——全是厚厚的网子!

网子上挂满了灰,看上去黏糊糊的。

程星河也跟了过去:“呀喂,这是进了盘丝洞了。”

家族荣誉感很强的飞毛腿不爱听了:“这是祖宗的地方,不是盘丝洞!”

“得得得你高兴就好。”程星河俩手搓的跟蜘蛛一样:“哑巴兰你这磨磨蹭蹭的,看哥的,一下给它燎了,锁头就露出来了。”

说着,把自己的打火机也点上,就要烧过去。

但下一秒,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,大声说道:“快把打火机灭了!”

他们俩一愣,回头瞅着我:“怎么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四面八方倏然就响起了一阵振翅的声音——像是数不清的活物,对着我们扑了下来!

妈的,阴土蜂!

我刚才看阴土蜂的壳子年久失修,以为阴土蜂早就没有了,可刚才就想起来了——这阴土蜂对温度是特别敏感的。

冷光还没什么,但是见到了火,扑啦啦全围上来!

是蜂都有刺,普通的蜂,还能把人活活蜇死。更不要说阴土蜂了!

这东西寒毒激重,上身就麻!

“蓬”的一声,白藿香手里立刻炸起了一大团的白雾——一股子让人很安心的香气飘散了出来,是香艾驱虫烟,我们去野外的时候防虫的。

果然,一瞬间,靠的近的阴土蜂哗啦啦就往地上掉,可阴土蜂实在太多了,前仆后继,死命往我们身上撞!

我立马要抽出七星龙泉把那些阴土蜂给赶开,不过一抬手才想起来。右臂整个不能用了。

那就只有一个选择了——赶紧打开那扇大门,躲进去!

我立马奔着那个大门就冲了过去,面前扑啦啦全是翅膀撞在我身上的声音,不过龙鳞滋生了出来,它们也撞不进来。

那几个翻山客被蜇了个够呛,哀哀直叫,飞毛腿哪怕行动迅速,可这没地方躲,也中了好几下。

哑巴兰苏寻他们几个更别提了,虽然灭了火,可身上温度稍高,一人落了一身,好似穿了阴土蜂蓑衣。

我左手没有右手灵巧,摸到了锁盘之后是要开,可手劲儿跟不上,试了好几次,可时间越长,围过来的阴土蜂也就越多,甚至——连空气都稀薄了,一阵窒息!

我听着他们几个的咳嗽声,心里更着急了,不过,越着急,就越不能慌,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——这是八瓣莲花锁,按顺序,开八个方向,坎,离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哑巴兰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哥,我不行了……”

“你撑着点,七星,你快点!”

“兑……”

不好,这个时候,那些细微的振翅声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声音。

那个声音一出现,其他的蜂,忽然就让开了。

哑巴兰呕了起来,飞毛腿抬起头,满怀希望:“它们不围攻咱们了?太好了!”

好个屁。

笨重滞浊,体重比其他阴土蜂都大——蜂后!

这可完了,蜂后要是出来,那是要在我们肉身上下蛹,死成了莲蓬的!

咚……

马上就过来了!

我脑门上一滴汗落在了眼睛里,乾!

就在那个蜂后要进来的时候,只听“卡”的一声,锁头开了,我一脚把周边的人全部踢了进去,确定都进去了,反手就把最近的蜂全部用龙气炸开。

龙气炸起,露出了一个空隙,我立刻把门扣住,只听“啪啪啪”一阵雨点打玻璃似得声音,是蜂后把尾巴扎在门上了。

一进去,还没喘气,就听见了哑巴兰惶惑的声音:“哥——这,这怎么……”

回过头去,我一颗心就提起来了。

我们面前,堆着好些尸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