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73章 莲蓬匣子

太岁牙在他身上?

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管你是谁,太岁牙找到了,我这胳膊就能用了。

不过这事儿总带着点诡异——这东西什么来路,我就听说过蜘蛛吐丝,蚕宝宝吐丝,这东西怎么也会吐丝?

而且,他怎么跑祖产里面来的?

而那一下他没打中了我,右手一抬,重新对着我就甩了过来。

我转身躲过去,可那道丝源源不断,怎么也不见个头,这么躲下去不是办法,我左手撑墙翻到了比较高的地方,身体一稳,那个丝继续迎头赶上,奔着我脚踝就来了。

没地方躲了。

于是,我左手抽出了七星龙泉。

七星龙泉煞气一炸,面前的丝线瞬间全部断裂,崩开之后溅的到处都是,“滋啦”一声,把脚底下的石壁也“烫”成了麻脸。

那些丝有剧毒。

那个穿着黄袍的抬头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你是贼……”

你还会说其他话吗?

我尽量调整好姿势——这东西杀人如麻,罪孽深重,那我就先送他一程。

不过,对着那张脸,我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好像,我砍的是我自己。

不管了,砍了再说——左手没有右手好用,我可不想一不小心,就被化成了骨头渣子。

之前很暗,没看清楚那个见习天师什么样,估摸着,也是中了那种白丝的毒。

刚要上前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手头一滞,就想起了预知梦的内容来了。

在预知梦里,这个穿黄袍的可不是独身——他身后,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的。

云雾一样,蠕蠕在动。

那些东西呢?

而那个穿黄袍的,显然正等着我上前——那双萎缩的眼睛后面,闪着的不是好光。

我正寻思着呢,忽然就听到了一个熟悉却微弱的声音:“北斗?”

杜蘅芷?

我心头一振:“你在哪儿呢?没事吧?”

她的声音,是从高台下面发出来的。

不好。

那地方十分隐蔽,只露出了一个缝隙,可从缝隙之中,我看到了浅浅的紫气。

“你千万不要过来!”杜蘅芷的声音发急:“这东西不对劲儿!”

杜蘅芷是天阶的末尾,紫气本来就没有其他天阶那么重,可现在,那个弱劲儿——她性命堪忧!

跟之前看到的血沙红,正对应上了。

“你受伤了?”

杜蘅芷顾左右而言他:“这里危险,你别管我,上天师府,去找首席天师……”

这么说,汪疯子也倒了霉了?

我后心微微一凉——两个天阶折在这里,这个穿黄袍的什么路数?

“北斗,你听见没有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

就看杜蘅芷命灯的微弱劲儿,再去找李茂昌,她早上奈何桥排队去了。

杜蘅芷也急了:“你……那你你千万小心,它身后有东西!”

东西……

那穿黄袍的显然也沉不住气了,一股子丝对我就缠过去了。

我甩手用七星龙泉劈开,心里明白了——辛辛苦苦把我引过来,这地方肯定是有个陷阱。

杜蘅芷他们就是在陷阱上倒的霉。

而这么一闪避,我忽然就发现,脚边一个墙缝里,竟然藏着红红的生人气。

我躲开白丝的同时,一只手就把里面的东西给捞出来了。

也不意外——是那个“张师兄”。

这位师兄可没有之前那个张扬跋扈的样子了,现如今面如死灰,手都凉了,显然吓得不轻,被我一抓,只当是世界末日到了,看清楚了是我,才魂不附体:“你……”

又一道子白色丝线缠了过来,我跳脚带着他躲开,一边躲,一边问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跟抓救命稻草一样,张师兄死死抓住了我衬衫后襟:“这东西——这东西不对劲儿,被吞了,都被吞了!”

原来,一开始他们是接到了上头的命令,让找一个秘密,不过,这个秘密不能被外头吃香火的知道。

进来了之后,他们就发现,那口井通着一个大厅,而大厅里怪模怪样的,都是一些奇怪的纹章,杜蘅芷发现里面有东西,这像是某种阵,她要亲自进来看看。

可汪疯子没让——怕杜蘅芷抢了功劳。

杜蘅芷到底比汪疯子资历浅,合作又不好搞僵,也只能按着汪疯子的意思,大家一起进来了,一路追着那些银精到了这里。

可这一进来,一个见习天师冒冒失失,觉得台子底下有问题,过去一看,就被卷进来了,汪疯子觉出不对,跳开自保,杜蘅芷本来也能绰绰有余的躲开,可为了救人,也被卷了下去,那些见习天师没了主意,乱成一窝蜂,汪疯子大骂他们没出息,亲自要把那些东西给清理了,可谁知道,哪怕汪疯子,竟然也被卷了下去。

汪疯子是何许人也,能耐比李茂昌也只差那么一点,剩下的见习天师和地阶天师一看,都知道这地方是老虎屁股摸不得,可也不是铁石心肠,合力要把人救出来,也全没有好果子吃。

唯独一个年纪最小,新进天师府的师弟因为腿脚慢来的晚了一步,他们就让那个师弟出去报信儿求援。

就是我刚才碰上那个?

几乎团灭——传出去可不太好听。

我瞅着张师兄:“怎么就你没事儿?”

张师兄惨白的脸顿时就一抹烧红:“我……我当时腿脚快……”

你不光快,脚底还抹了油了。

当然,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见习天师之所以被拽进去,其实也跟这个张师兄有关,不过,对着我,他当然是闭口不提了。

高座位下到底什么东西,连杜蘅芷汪疯子都被卷进去了,宇宙黑洞吗?

这会儿又一条丝线缠了过来,我拎着张师兄闪避开:“底下东西什么样子?”

“一团一团的,像烟,也像是沼泽……”张师兄面如土色:“真的碰不得!”

那么多条人命,碰不得也得试试。

那个丝再次卷过来的时候,我丢开那小子,一只手把一个莲蓬匣子抽了出来。

这是厌胜门的东西,江采萍给我的,我奔着那个丝就是一喷。

哗啦一声,那丝线被灌满,接着,莲蓬匣子就点起来了。

“蓬”的一声,那个白练一样的丝线被直接点燃,奔着那个穿黄袍的就烧过去了。

前几次吃过井驭龙吞天虫的亏,江采萍知道了之后,立马给我制备了这么个玩意儿。

程星河说没啥大用,除非烧烤,今儿不就用上了嘛!

那个白练瞬间变成了火蛇,火一路烧到了黄袍人身上,顿时那东西就是一声怪叫。

我趁机冲到了台子底下,想看看杜蘅芷他们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缠的。

可刚往前没几步,我的脚忽然就动不了了。

一回头,头皮就是一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