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78章 一诺千金

两个人站在一起,全都穿着黄袍。

面貌在记忆之中是模糊的,依稀,这两个人模样五分相似,只是一个闲适自在,一个畏畏缩缩。

畏畏缩缩的,一直在后面学闲适的那个的动作,模样稚拙可笑,好像京剧班子里,名角的徒弟。

闲适的拿茶碗喝茶,他也哆哆嗦嗦举起碗学着那个姿势喝,可茶碗豁朗一声掉了,摔个粉碎。

畏缩的跟遭了雷劈一样,猛地跪在了闲适的面前。

闲适的扫了一眼茶杯,淡淡的说:“你怎么还是这么笨?”

畏缩的更害怕了,磕头如捣蒜:“小……小……的,从小就……就笨。”

不光笨,还结巴。

“把茶碗拾起来——别让老家伙看见,”闲适的压低了声音:“不然你又要跪半宿了。”

畏缩的一颤,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等我帮你拾?”

畏缩的一个激灵,赶紧把东西全收拾了起来,藏在了袖子里。

“好好学——我不在的时候,你就替我做,”闲适的接着说道:“好些事儿,只能托付给你了。”

畏缩的赶紧点头:“嗯。”

我好像知道,畏缩的这个,是西川人,家里七个娃儿,他是老四,上有大下有小,夹在嗷嗷待哺的孩子里,没人疼过他,也没人多看过他一眼。

他天生就笨,不可人疼。

可他就有一点跟别人不一样——他长得跟高台子上穿黄袍的,竟然五分相似。

这一点就足够了,他被选中,家里剩下的父母兄弟,虽不曾给过他什么,可随着他,就鸡犬升天,父母喜滋滋的嘱托他:“人家要你做么子,你就做么子,可一定要做好咯!生是上头的人,死是上头的鬼!”

他第一次离开家,吃不到家里的糙米糁粥还有泡菜,他掉半宿的眼泪。

第二天,那个穿黄袍的偷偷给他一个东西。

宽袍大袖,遮掩了一碟子虎皮泡椒。

“你们那的人,是不是都爱吃这个?”

“嗯。”

“吃完了,我再给你偷……他们不许我多吃,说多吃了,被人记住,恐怕要下毒的。”

“有……有人敢,敢毒你……”

“还不少呢!北戎被我退了公主,怀恨在心,西狄吞了额图集,正打算以攻为守,个个巴不得我死。”

原来,高台上万人敬仰的,也有烦恼。

这就是他千里迢迢被选中带来的原因。

他不再是那个老四,他是那个穿黄袍的替身。

人家是人,他只能是影子。

为的就是,这个替身,有朝一日,能替他生,替他死。

这地方的墙很高,似乎谁也出不去,谁也进不来,可有一天,宫墙烧起了熊熊的火,一片大乱。

“你替我去个地方,你替我守个东西——那东西,要紧,除了你,别人我信不过。”

穿黄袍的盯着他,平时深潭似得眼睛,映出一片赤红。

“嗯。”

他惶惑,茫然,可有一件事儿他深信不疑。

穿黄袍的让自己干什么,自己就干什么。

四面一片惨叫,有兵刃的寒芒和四溅的血气。

“我听不清。”穿黄袍的在一片大乱之中提起声音:“我平时,这么说话吗?”

他像是被穿黄袍的感染,跟着灌入了一腔的热血:“大丈夫,一诺千……金!”

他忽然发现,自己不结巴了。

“好!”穿黄袍的大笑:“等着——我很快来那地方找你,我来之前,你守好了,你记着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”

他还是想“嗯”,但他昂起头:“我等着你——一千年也等着,一万年也等着,你的东西,我守着,一样不会少!”

穿黄袍的大笑,推他上了清油小车:“用不了那么久。”

也许穿黄袍的也不知道,这一次,他说话没算数。

我从记忆之中清醒了过来。

面前这个干枯的黄袍怪,赫然,就是多少年前,那个藏碎杯子,藏虎皮泡椒的笨拙少年。

我刚才就觉出来了,他是——景朝国君的替身。

旧社会确实有这个习俗,替身,自然只能替正主生,替正主死,替正主做他做不完的事。

所以,他才能穿着跟景朝国君一样的黄袍,坐跟景朝国君一样的龙椅,对着满朝文武,发号施令。

这个承诺,一守就是几百年。

时间太久,他只记得自己这个承诺,这里的东西要紧,一件也不能少。

却忘了,他等的到底是谁。

他把自己的人生牺牲了。

黄袍怪沟壑纵横,干巴巴的脸颤了颤,僵住了。

“我回来了,”我听见自己跟他说:“这么多年,辛苦你了。”

黄袍怪——不,阿四。

阿四咧开了干瘪的嘴角,露出了一个局促不安的笑容。

他想起来了。

那个笑容看上去是十分可怕的,可我只看到了他的羞涩,接着,他挺直了脊背,似乎对自己的表现,也很满意:“没……贼……”

我用力点了点头。

身后一动,是程星河,他眼尖,早看到了阿四右臂上,镶嵌的是什么:“七星,要回来,你胳膊就回来了。”

我也知道,可我看出来了。

阿四的神智——也只靠着太岁牙在支撑。

太岁牙是神身上的东西,镶嵌在阿四身上这么久,他本身的魂魄早就撑不住了。

一旦太岁牙从身上取出来,他只能立刻魂飞魄散。

他为了景朝国君,已经失去了阿四这个身份,没法再让他连来世也献出来了。

我就指向了那一片就九幽魄:“你帮我个忙——我朋友被困在里面了,你帮我把他们救出来,行不行?”

程星河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自然知道我是怎么想的,叹了口气,没多说,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:“你的暴戾,在那一世是不是用完了,这一辈子,只剩下心慈手软了。”

我不是景朝国君,我是商店街李北斗。

阿四听见了,立刻转身,一丝犹豫都没有,扬起了右臂,对着那一片混沌就划了下去。

哑巴兰也撵了过来,大口喘气:“哥,他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?”

程星河习惯性的推了哑巴兰的脑袋一下:“你以为,他是为了谁,在守这块地方?”

飞毛腿站在后面,盯着阿四,眼眶红了:“这种忠心——是我们这些皇亲国戚的楷模!”

那个右臂,无往而不利。

大片灰茫茫的东西被劈开,我们看清楚了后面的景象。

跟我之前见到的一样,几个坛子摆在高台下面,其中一个像是被踹翻了,那些九幽魄,显然就是从那个被踹翻的坛子里流泻出来的。

不过,这些九幽魄并不是好对付的,哪怕是带着太岁牙的阿四,也只能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斩断一部分,可源源不断,还有更多,好像熊熊的大火,怎么也没法全部扑灭。

阿四很聪明——不好对付的“贼”,就引到了这里来。

我跟在了阿四后面,终于在阿四再次撕开一片九幽魄的时候,见到了杜蘅芷。

杜蘅芷端正的坐在地上,已经没有了意识,可她一只手,依然死死顶在地上。

地上,是个非常潦草的阵法,已经完全失灵了,可那个阵法里,保护了好几个见习天师。

那几个见习天师的生人气,都比她的旺盛。

我立马把他们给拉了出来,程星河他们全没闲着,趁着阿四顶在前面撕扯九幽魄,把所有人全救出来了。

我把杜蘅芷架在了肩膀上,就跟阿四道谢。

阿四还是腼腆的笑,可我看到了,阿四除了右手,干瘪的身体,全是伤——被九幽魄侵蚀的很厉害。

我心里一疼:“阿四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阿四忽然跟看到了什么似得,萎缩的眼球一睁,忽然一把抓住了,我一愣,就觉出来了——他揪住了我的衣襟,把我重重的掷了出去!

程星河回头看见,不由大怒:“这东西属书的,脸说翻就翻?”

不对——阿四不会突然伤害我。

他是在我身后,看到了什么!

我立刻回过头,顿时就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