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79章 我的右手

一个人趁着我们全来救人,偷偷溜到了后面,一脚踹翻了一个大坛子!

那个大坛子跟之前倒了的一样,里面,也装满了九幽魄!

不——乍一看相似,可这个坛子里面的九幽魄,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沙红色。

比之前那些灰的,煞气更大!

程星河一回头也看见了,跳脚大骂:“草他大爷——这个王八犊子!”

踹翻了第二个九幽魄坛子的,不是别人,正是张师兄。

张师兄大口喘气,转脸看向了汪疯子,一副“任务完成”的使命感。

被叼刀的纠缠住的汪疯子,则看向了我,嘴角一勾,露出了一个冷笑。

汪疯子被煞神控制住,可他控制了张师兄。

程星河气不过,唰的一下就把狗血红绳弹了出来:“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他奶奶的早该把他打死……不是,他图什么?咱们在救他们的人啊!”

正因为这个,我们没防着他。

他图的,是对天师府的一片真心。

而下一瞬,张师兄奔着外面,就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。

不管景朝和四相局,还有屠神使者的真相是什么,他们选择的,是割舍真相,保全大局。

只要把这里的一切给清除了,那三界就平安了。

那股子红色的煞气猛然扩散,对着周边就卷了过来,简直跟个小型沙尘暴一样!

不光如此,这个煞气一卷,地上传来了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
地上那些砖石瓦砾一碰到了那砂红色的九幽魄,全成了齑粉!

如果说,那些灰色的九幽魄,跟宇宙黑洞一样,见什么吸什么,那这些砂红色的,不光是黑洞,还是粉碎机。

我立马就把程星河他们往后推:“跑跑跑!”

程星河肩上一个见习天师,手里还提着一个,气的要把他们俩给丢下:“日了热狗了,不管了!”

可他说是这么说——那几个昏迷的见习天师,没做错什么。

他的手到底是没松开,一边大骂,一边肩扛手提的把人往外头带。

说我心慈手软,他真是五十步笑百步。

苏寻和飞毛腿也架着人往外跑,哑巴兰则跟旧社会的码头工一样,纤细的身材顶起了四五个人:“哥,怎么不跑!”

我要是也跑,那大家就都走不了了——这些砂红色的九幽魄,速度极快,我得挡着。

叼刀的不由自主,也往上退了许多:“喂,还不快走!”

我左手拔出了七星龙泉:“放心,我死不了——答应人家的事儿,我一定会做到。”

不光是要给程星河他们殿后——还有个人,我非救不可。

阿四还被缠在九幽魄中间呢!

他一只右手,也拼了命要划开所有的九幽魄,可九幽魄本来就厉害,现在更多了,他自己的脚踝也被死死缠上,泥足深陷,出不来了。

“啪……”

他身体除了右臂,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碎裂声!

叼刀的犹豫了一下,也想过来,可就连他,也畏惧这些砂红九幽魄,只能拽着汪疯子,一步一退,最后喃喃说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
七星龙泉上龙气一炸,对着那些九幽魄就劈了过去。

“唰……”

跟之前一样,不管我用出了多少的龙气,那些九幽魄也跟沼泽一样,照吞不误,一点效果也没有!

这些东西不怕龙气,因为它们本来,也是吃香火的化出来的。

之所以畏惧阿四,是因为阿四有太岁牙。

神气……我忽然想起来了,我还有个赤水青天镜,也是个神器。

只是,那个神器更应该说是对付邪祟的,对付九幽魄,能管用吗?

我立马把那个镜子给抽出来了,对着那些东西就划了过去。

可不顶用,那些九幽魄,根本就不吃这一套!

麻烦了,那什么能管用?

那些流沙一样的砂红色九幽魄,已经对着我就漫了过来。

脚底下一阵剧痛——碰上了砂红九幽魄,龙鳞也像是被刀削了一样!

而阿四除了右臂,已经活动不了了,只能回过头,愣愣的盯着我——跟那些残破回忆之中一样,还是那么不知所措。

阿四,等着我。

如果这镜子不管用……我忽然想起来了。

赤水青天镜还有一个功能,我没有用过。

它能把其他的东西,照出了原形来。

可现在,这里并没有光……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看见,头顶上一道光闪了一下。

抬起头,是银精!

数不清的银精,全蜷缩在了梁柱上,战战兢兢的望着我们。

而那个位置,有一星月光——好像,是之前被汪疯子打出来的缺口。

汪疯子听到,也忍不住看向了那个位置,皱起了眉头。

我立马大声对它们说道:“把光借给我!”

银精认主。

这里的一切,全是景朝国君的。

而我,经常被认定是景朝国君。

那些熙熙攘攘的银精听见了,看看我,我看看,但下一瞬,它们都没有犹豫。

争先恐后的到了那个有月光的位置上,把那一星月光,给我顶了过来。

数不清的砂红九幽魄已经把这个地方全部淹没,还有不少,跟洪水一样,对着程星河他们逃出去的位置,就漫过去了。

赤水青天镜接住了银精投过来的月光,立马把光反射了过去,照向了那些九幽魄。

那些九幽魄本来并不怕光,可跟我想的一样,遇上了赤水青天镜反射出来的光,它们瞬间就跟被灼伤了一样,四散了开来。

我看到了,氤氲的光影之中,出现了数不清的人形。

男女老幼,林林总总——不,他们不是人。

他们曾经,是吃香火的。

而他们都有一种很奇异的表情,有的愤怒,有的哀怨,有的凄凉——他们不仅仅是被屠神使者以什么理由处置的,我有了一种直觉,他们,甚至还是冤枉的!

可他们并不乐意自己的这个面貌露出来,就跟潮水一样,猛地四处逃散。

这就给我让出了一条路。

我立马顺着那个路就进去了,一把抓住了阿四的胳膊——跟我出去!

阿四抬起头,看着我,点了点头,羞涩的笑了。

他是觉得,自己本来是应该保护我的,可现如今,却被我给保护了?

我就要带着他往外跑,可这瞬间,赤水青天镜上的光,忽然消失了。

这光一消失,九幽魄自然重新围了上来。

怎么回事?

我猛地抬起头,就愣了一下。

只见叼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——他没办法,他也畏惧这些九幽魄,而九幽魄肆虐到了这个程度,为了自保,他没法把汪疯子带走。

汪疯子被丢下,干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对着那些银精出手。

数不清的银精,在他手底下,跟云朵一样,四溅消失!

银精消失,光源自然就断了。

汪疯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冷冷的说道:“本来能活——可非要自己往绝路上走。”

而他接着,就看向了那条出路,手里又抽出了一个东西,对着出路就卷了过去。

除了被我弄碎的那个,他还有其他的鞭子。

砂石四溅,那条出路,瞬间被他拓宽,九幽魄争先恐后就顺着杜蘅芷他们逃生方向追过去了。

我立马要把阿四带上冲出去,可九幽魄已经把我们给围住。

汪疯子蹲在上面,冷冷的看着我,抬起了手,对着一个位置就打下去了。

“啪”的一声。

又有一个装着九幽魄的坛子被打碎了。

这一下,一股子黑气猛然逼了出来!

我还要拔出七星龙泉,可来不及了——来得及,也许也不能管用。

就在那一片黑色,要吞噬下来的时候,一个身影挡在了我面前,替我被吞噬了。

“阿四!”

头顶是汪疯子意兴阑珊的声音:“哎……李北斗,一路好走。”

“我……我等到了……”

可一瞬间,我听到了那个干瘪的声音。

一片铺天盖地的九幽魄之中,伸出了一只手臂。

那只手臂,犹如海上的一个灯塔。

阿四,要把太岁牙给我。

心里像是被猛地一击,眼眶子就发了酸。

那个手臂,挺拔的倔强。

我抓住了那只手臂。

这手臂,不再跟之前一样抗拒,我轻而易举,就把太岁牙给取下来了。

以后,就是我的右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