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82章 绝世昏君

杜蘅芷微微摇头:“他们是十分特殊的,除了知道他们专门诛杀犯过错逃亡的神之外,其他就不清楚了。但是——你最好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。”

我是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,是他们不肯放过我。

杜蘅芷又叮嘱了我这一阵子千万要小心,我说你也是一样——因为招惹上了屠神使者,她也危险。

杜蘅芷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,剩下的事情,我自己看着办。”

接着,她微微一笑,大眼睛映出我来:“我很高兴。”

“高兴?”

她在高兴什么?

可她没说,只摇了摇头:“四相局的事情处理完了,我等着你。”

“我跟你说过,别把时间浪费我身上……”

“我也跟你说过,我等得起。”

她像是不想听我多说,转身就要走,可经过了白藿香身边,她脚步停住了。

白藿香自从进来,就没靠近过,他们围着我,成了一个圈儿,只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了人群后面。

我想起来,以前受伤的时候,第一个冲过来的,总是她。

现在白藿香脸色很难看,纤细的身体不为人察觉的靠在了墙上。

好像,元气大伤?

杜蘅芷看着白藿香,声音极为诚挚:“谢谢。”

白藿香翻了一下眼皮:“不敢当。”

对了——之前,杜蘅芷的生人气几乎全消失了。

也许,世上除了白藿香,就没人能救杜蘅芷。

她元气大伤,是为了杜蘅芷和那些见习天师。

杜蘅芷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似乎早就习惯了:“以后有机会,我一定好好谢你。”

白藿香没多说——可我看得出来,不是不想说,是她的精神,甚至连多说几句都撑不住。

杜蘅芷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金色的东西:“这个,权且先当个谢礼,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白藿香对值钱的东西其实没什么兴趣——除非是给白玉貔貅当粮食吃,不过她似乎也不想接杜蘅芷的东西。

程星河眼尖,早凑过去帮白藿香接过来了:“我替正气水谢谢你……”

说着撞了白藿香肩膀一下:“人家是西派大小姐,天师府首席风水师,给的能是次货吗?烤生蚝吃出大珍珠,不要白不要。”

说着,自作主张就塞白藿香背包里了。

白藿香连推辞的力气都没有,只好装出一副很凶的模样来撑门面。

杜蘅芷离开之后,我看向了身边那些花花绿绿的官服干尸。

跟阿四一样,曾经都是熟悉极了的面庞。

可我已经想不起来了。

景朝国君的东西是找到了,可他为什么跟屠神使者有过节的秘密,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。

飞毛腿就跟我请示:“祖宗大人,这些东西……”

“几个坛子我带走,剩下的都是你的。”

程星河正蹲着找其他值钱东西呢,一听我这话,恨不得跳起来把我这句话倒回去。

这是他们应得的——哪怕是为了当年那个执意要延续血脉的祖先。

而江瘸子把飞毛腿支使到了这里,又是为了什么?

帮我?

可他干的事儿,桩桩件件,又有哪一件像是好事儿?

江家……

一行人往外走,飞毛腿对着那些祖产磕了好几个头,嘴里不停念叨着,什么终于了了祖宗遗愿之类,还给我磕起了头:“是孙儿无能——逼着您老人家,投胎转世,亲自把东西夺回来,孙儿对不起您老人家……”

我赶紧把他拉起来:“事儿没弄清楚,别乱叫。”

飞毛腿立马说道:“怎么没弄清楚?您分明就是祖宗转世,您是不是嫌孙儿没本事,不乐意认?”

说实话,我还想找我的祖宗呢!

飞毛腿完全不听我这一套,自顾自就开始说,祖宗几代人,虽然无能,到底忠心,开了话匣子,就叨叨个没完,一直到说出了这一句:“看祖宗行事做人,断然不像是那么荒淫无度,也不知道当年……”

话说到了这里,他又犯了老毛病,立马刹车不说了。

事不过三。

我立马说道:“继续说——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儿,那么荒淫?”

飞毛腿犹豫了一下:“不是孙儿不说,是这事儿大不敬……”

“免你那大不敬的罪。”

飞毛腿一看逃不过了,只好说道:“是——是您自封神君的原因。”

上次他也这么说的:“具体什么原因?”

一般来说,脑子没几个窟窿的,干不出来这种遭雷劈的事儿。

“是……”飞毛腿压低了声音,凑到了我面前:“您,过了东海水神庙,看中了水神娘娘的塑像美貌——说,说要娶了水神娘娘,做您的娘娘,您说……”

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景朝国君还干过这种事儿?

这不是跟封神演义里的纣王,对女娲庙动坏心一个意思吗?

而且,纣王都不敢对女娲娘娘进一步无礼,景朝国君可倒好——要娶一个吃香火的做娘娘?

他脑子里不是有坑,是有宇宙黑洞。

“就没人拦着他?”

“那满朝上下,自然拦着了,上疏奏请,说人神相隔,断没有这种先例,于是,祖宗大人您说,既然人神相隔,那您不介意,给自己立庙,封自己为神……”

我一口气差点上不来——这他娘是多让人窒息的操作?谁想的出来?

而且,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涌上来。

景朝国君,为什么为了潇湘,做到了这个地步?

仅仅是因为看到了美丽的神像这么简单?

飞毛腿察言观色,小心翼翼:“祖宗大人,您也别多想,毕竟,过去的事情,就过去了……”

未必,这件事儿,有可能,也是四相局的关键。

难不成,那个景朝国君修四相局,也是为了自己能在四相局里成仙,好变成跟潇湘并肩的存在?

真要是这样,难怪——那些吃香火的,包括阿满,说四相局的灾祸,是潇湘害的,

可是,真相,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?

我还想问飞毛腿,忽然飞毛腿指着我身后,就变了脸色:“祖宗大人,您看……”

我回过头,就愣了一下。

刚才白藿香跟着大家是走了,可她没走得动,而是靠在了一面墙上。

她习惯要强——哪怕身体出了大问题,也撑着!

这会儿,彻底支撑不住了,顺着墙就滑了下去。

我立马把她背在了背上,我不会医理,可看也看得出来,她生人气几位虚弱。

得找人给她看看。

结果刚背上她,就听见她气若游丝的声音:“我没事儿,找个地方休息休息,晒晒太阳就好了。”

我答应下来,就听见身后响了一个声音:“你们在底下这一闹,出去,可不好见光了。”

是叼刀煞神的声音。

煞神接着说道:“这个小姑娘的身体,也不是晒晒太阳就能好,那么简单。”

我立马回头:“她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