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284章 路遇迷神

白藿香没有吭声,半晌才说道:“如果,江长寿也没法子呢?”

“那我就接着找,”我答道:“你别想那么多,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“可你还有很多事儿要做……”

“捡着最要紧的做。”

白藿香的身体,似乎颤了一下。

潇湘暂时已经安全了,程星河的八月十五还没到,酒金刚的女儿遇上倒霉事儿,也还一个月的时间。

而这个时候,飞毛腿在一边激灵了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祖宗大人,我老觉得,咱们身后,像是有什么东西。”

刚才光顾着白藿香,根本没留心后面什么情况,他这么一说,我才觉出来,身后好像是出现了什么东西。

我也想回头看,可到底没忘,现在不能回头。

五十三步了。

身后的感觉,缓慢迟滞,像是一个垂暮老人。

追上来了?

“我知道,你们就在前头,”

果然,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别往前走了,前面没有路——不知道是谁给你们指的路,他骗你们呢。”

我忽然想起来,进来的时候,是见到了一个小庙,叫“迷神庙”。

庙里正主,正是个佝偻老头儿的形象。

我扫了一眼庙志,依稀还记得,那个“迷神”,应该是专门管理“迷路”的神灵。

据说那个迷神虽然是个老头儿形象,可生性顽皮,最喜欢把人引到其他路上取乐,所以“迷路”在各地方言之中不一样,有的说是“鬼遮眼”,有的说是“撞了迷神了”。

关于迷神的传说也很有意思——据说有富家千金跟穷小子私奔,家人去追,却没了踪迹,其实小两口自己也不知道,当时是怎么离开的,只知道明明没走几步,一问路,却到了离家几十里以外。也有强盗杀人之后逃离案发现场,可偏偏在衙役办案的时候重新闯回原地。

都是因为路上遇到了迷神——上了迷神引的路。

难不成,跟在我们身后的,是那个迷神?

飞毛腿紧张了起来:“祖宗大人,会不会……”

我拉住了他,继续往里走。

叼刀的不像是骗我——后面的声音,不过是想骗我们回头。

回头上了他的路,就能抓住我们了。

身后一阵长长的叹息。

飞毛腿越来越紧张了。

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……”

别说,那个声音确实有一种魔力,就好像那句话就是路标,你不顺着路标走,就是背道而驰一样。

六十六步了。

“快走。”我拉住了飞毛腿的手:“有多快,跑多快!”

飞毛腿连忙答应了一声,就把身上那几个坛子背的牢固了一些,刚要跑,身后又是一句:

“哎呦,你们那个坛子给漏啦!”

这话一出口,飞毛腿大吃一惊,不由自主,就把脑袋给回过去了。

可这一回,飞毛腿才知道不对,立马看向了我。

与此同时,我觉出来,一个东西,由远而近,对着我们,以一种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。

我一把抓住了飞毛腿:“跑!”

飞毛腿二话没说,带着我就往前飞奔了过去。

他这么一跑,像是平地腾起了一股子烟。

七十四步——八十一步……

可身后的那个速度,比我们还快,很快,我就觉出来,一只手猛地搭在了我肩膀上。

那只手,干枯苍老,指甲长的蜷曲了起来。

我头壳一炸——迷神追上来了!

而且,被那只手一拉,我只觉得,跟轮船下了锚一样,身体沉的像是生了根!

我还没来得及抬手,可这一瞬,耳边就是“唰唰”一声响,白藿香撒了一把银针!

那一阵针一下,那只手立刻离开了我的身体,与此同时,身体立刻轻的跟风筝一样,直接就被飞毛腿拽住——九十五步了!

我感觉的出来,前面就是出口了。

可就在第九十九步的时候,那只手再次伸了过来——我眼角余光就看到,手背上,有七八根银针!

而那只手也没刚才那么稳,而是微微发颤——显然,是动了大怒!

我甩手就要把白藿香和飞毛腿先送出去,可还没动,面前“啪”的一声,就炸起了一大片土。

像是——有人用鞭子把这一层土给打碎了!

一道凌厉的破风声贴着我的脸就下来了,要不是我反应快,那一下就打在白藿香身上了。

不过——随着一道光跟着面前被打出来的破口一起流泻下来,我就觉察出来了,这个气息,怎么这么熟悉?

人在突如其来的亮光下,会被刺的暂时失明,但是视线稍微恢复一点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我说呢,这是泡过无极尸血的九铃赶尸鞭。

外头的人,是大潘!

果然,下一瞬间,我和大潘盯着彼此,同时脱口而出:“怎么是你?”

这会儿,我和飞毛腿,已经到了外头了。

大潘越过我,盯着我身后,忽然拽住我和飞毛腿就跑,一边跑,一边还往后扔了什么东西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们三个就一起蹲下喘气,面前是个小湖,大潘过去咕嘟嘟喝了半天水,抬起头才盯着我:“你小子这么短时间不见,越来越有出息,连吃香火的都敢得罪,佩服佩服。”

我心里也明白,要不是大潘,我们也不知道比迷神给拉哪儿去了,就摆了摆手:“别提了——哎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还能为谁。”大潘把脸上的水珠给抖了下去:“天师府汪疯子。”

汪疯子——对了,大潘跟汪疯子有血海深仇。

说是汪疯子杀了大潘他姐。

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大潘投靠江辰,就是希望能靠着江辰找到真龙穴,把他姐给“人死复生”。

可后来认识了我,他自然就跟江辰闹翻了。

没法给他姐人死复生,那就找汪疯子报仇。

照着大潘的话来说——妈的,两件事儿总得干成了一件儿。

他知道汪疯子微服私访上这里来了,也就跟过来了,结果到了这附近就找不到汪疯子了,正在附近摸索呢,见到这块土地不对,以为汪疯子藏在这,上来就是一鞭子,结果正好把我们给救出来。

飞毛腿还挺激动:“祖宗大人,原来冥冥之中,您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孙儿佩服!佩服!”

我安排个毛。

大潘一看,飞毛腿怕是比我还大两岁,竟然管我叫祖宗,那眼神别提多复杂了。

这会儿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树丛里出现,差点没把我给扑地上——金毛带着程星河他们跑来了。

我把事情说了一遍,就回头去看背上的白藿香。

她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得赶紧去找江长寿了。

飞毛腿也要跟着,我说这么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干什么——你的祖产找到了,你对那些列祖列宗也就有个交代了,赶紧回去,该干啥干啥。

飞毛腿不听:“孙儿这做皇亲国戚的,祖宗大人都回来了,不能不为祖宗大人分忧……”

我说我没什么忧——你要是听我的,把家产经营好,买个房娶媳妇繁衍后代,我就高兴了。

冥冥中,我也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——好像这就是我该做的事儿,做完了,我心里就舒服了。

飞毛腿眼眶子就红了,按着古礼三叩九拜,这才两手心叠起,贴着额头,弯腰倒着走了三步,这才转身离开了。

这下,你们景氏一族,断不断香火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

这地方离着江长寿所在的地方并不近,我们也耽误不起时间了。

大潘本来想留在这里,继续寻找汪疯子的下落,可我一看他脸上的气色,说你也别看了,汪疯子早就离开了,不过,你是不是很久没回家了?要是回乡祭祖,对你来说倒是吉利。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收获。”

大潘一听我这话,醒悟了过来:“你们也去西川?那行,咱们搭伴一起走。”

到了西川,想不到,大潘家的的祖地离着降洞女的所在倒是很近。

我们一路一起到了峒子附近,程星河垂涎三尺要吃火洞螈,没走几步,就发现大潘愣愣的盯着山头,像是看到了什么似得:“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