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88章 墙下女人

我奔着那个地方就过去了。

可阿霞娘一下就挡在了我面前,脸色死白:“这是我们家的地,不许你过去!”

阿霞姨的丈夫一看就胆小怕事,但很护着老婆,立马挡在了老婆面前:“就是的!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。”我答道:“孩子也都是大家的孩子,你这有孩子们的线索,我们不能看着不管。”

一听我这么说,其他人群情激奋:“阿霞娘,仙娘说的是真的?”

“你不光在绳子上偷工减料,跟丢孩子的事儿有关系?”

“你还有人心没得——自己生不下孩子,恨不得村里个个没孩子莫?”

阿霞姨一看激起民愤,自然也就觉了虚:“你放屁,谁说我跟丢孩子的事情有关系了?”

“要想证明清白,把石头板搬开不就晓得了!”

阿霞姨还在想说辞呢,可有个年轻的阿爹一下就蹿过去了——好像名字叫铜头,这个阿爹的孩子才八岁,也是上山摘蘑菇就一直没回来,老婆险些把眼给哭瞎了。

这回儿一听事情跟丢孩子有关,哪儿还摁得住。

铜头一冲,阿霞姨脸色就变了,还想过去拦着,可铜头年轻力壮,两脚就把我指点的地方上的栅栏全部踹开,几把将地上的土块瓦砾也全清理了,露出了一个土坑。

大家全直了眼。

阿霞姨还要上去护住土坑,铜头一肩膀把她撞开,两手插豆腐似得直接插了下去,就从土里夹出来了一个东西。

那是个蛇皮袋。

跟城里人收废品的一样,鼓鼓囊囊的,

二把蛇皮袋给打开,大家忍不住就“咦”了一声。

原来,那个蛇皮袋里面,密密麻麻的,装的全是小孩儿的衣服!

阿霞姨浑身一颤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村里人见了东西都认识:“这不是小虎的裤子?我还以为让风刮了!”

“那是二林的鞋!还以为他调皮,丢在了山上!”

凡事丢孩子的家长,都看出来了自己孩子的东西,一拥而上。

阿霞姨大口喘气,忽然翻过身子,就要往后山跑,可她没跑几步,就撞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上。

大潘。

大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意思是她走不了了。

阿霞姨的丈夫也瞅着那蛇皮袋里的东西,莫名其妙:“这个,是么子哟?”

我也说道:“你有什么想说的,趁早说。说不出来……”

我往那帮村民那一抬下巴:“自己看着办。”

果然,那些村民气势汹汹就围了上来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那些孩子,难不成是让你给抓走的?”

“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!”

阿霞姨连忙摆手:“不是我,不是我——我也是,我也是没法子了莫!”

说完了,她忽然蹲下,指天拍地就大哭了起来:“我的命,啷个就这样苦!”

原来,阿霞姨这个人从小就争强好胜,嫁人要嫁有钱的,穿衣要穿最好的,这不就从山下嫁进了石榴峒——这个村子就叫石榴峒。

谁知道丈夫没本事,家里一天不如一天,自己肚子也没有过动静,眼瞅着到了这个岁数,再不生就生不出来了,她穷极无奈,天天埋怨丈夫,而眼瞅着别人家的小孩儿活蹦乱跳,心里就更着急了,恨不得老天爷从天上给她掉个孩子下来。

她也听说送子娘娘庙灵验,可她又不敢大白天的去拜庙——免得人家笑话她是不下蛋的鸡,除了求送子娘娘,就没个后代,所以是夜里去的。

结果那天天公不作美,哗啦啦还下了一场急雨,她没辙,躲在了围墙后头,谁知道围墙年久失修,偏还塌了,她一寻思还得修墙,气的跳脚要骂,谁知忽然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那个女人问她:“阿霞姨,求子去的莫?”

一回头,她看见一个女人隔着那一片断墙,跟她一样,蹲在了围墙后头躲雨,不过黑漆漆一片,她也不知道是谁。

横竖这地方没啥外地的,她也没疑心,只好说不是,是来收衣服的。

那女人一笑,说谁家把衣服挂在外头?不用瞒我,我也是来求子的。

阿霞姨一下跟找到了知音一样,高兴了起来,就问她也生不出孩子,有什么偏方没有?她求了送子娘娘多少次,次次没有回音。

那个女人说简单的——我娘家有个招数,你试试。

那就是,找村子里八岁以下的孩子,把他们的衣服收拢来,埋在院墙下头,粘带粘带人家的孩儿气,你自己就有娃儿了。

阿霞姨半信半疑:“这么简单,能管用不?”

那女人一笑,说你也知道简单,试试看不就行了么!

阿霞姨一寻思也是,偷几件衣服又不难,不过话说到了这里,她还反应过来了,这小媳妇声音耳生,到底是谁家的?

她抬头就要问,结果这个时候,天上落下了一个闪,她一眼看到,那个妇女蹲在外头的脚,是一截子白骨头。

而且,没有影子,像是飘在地上的。

这下阿霞姨吓的不轻,好险没从坡上滚下去,而那个女人就说道:“你可万万不要把见到我的事儿说出去,说破失灵,你这辈子也不能有娃儿啦,记得不记?”

阿霞姨结结巴巴,都不知道说啥了,又一个闪电下来,对面已经没人了。

阿霞姨自己也忘了那天是怎么回的家,她只记得,自己没去送子娘娘庙,回家之后,烧了好几天。

但是在她清醒过来了之后,她就寻思着,那个女人既然不是人,难不成,是老天爷让她来帮自己的?

既然这样,试试就试试!

所以她就按着那个女人说的,往左邻右舍家里去偷小孩儿的衣服,全埋在了围墙下头——围墙反正没钱修补,这样省事儿。

也自打这件事儿之后,村里开始莫名其妙的丢了孩子。

接着,她就发现了——丢的,全是被她偷过衣服的小孩儿。

阿霞姨胆子再大,也害怕了,可丈夫不成器,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,直到那一天,那个仙娘天师来了。

那个天师也不是什么善茬,就把话问到了她这里。

她也害怕这事儿跟自己有关系——孩子还没得,罪过就算在了自己身上了,不是打不到黄大仙闹一身腥嘛?

那仙娘天师像是全看出来了,就说给她个机会,搓个绳子,能赎罪。

而当天晚上,阿霞姨正要搓绳子呢,就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声音:“你忙着咯?”

我猛地一回头,就看见窗户外面有个长头发的人影,正映在玻璃外头。

这把她给吓的,好险没当场挺过去,而那个人影说,我来了,是给你报个信儿,你怀了孩子了,恭喜恭喜!

这阿霞姨虽然害怕,可一听这个,也半信半疑。

而那个人影说:“可惜,你们村里来了个灾星,怕是要克了你这孩子。”

阿霞姨一听傻了眼:“那怎么办?”

“好说的。”那个女人的声音说道:“只要你莫要往绳子里加鸡血也就是了。”

那就全对上了。

那个告诉她生子秘法的女人,就是那个害了孩子的邪祟。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她上哪儿去了?”

阿霞姨本来不想说,可眼瞅着大家群情激昂,恨不得把她当成罪魁祸首,她这才勉强说道:“是见过,院里晒得糯米上,有些脚印子……”

阿霞姨指着一个方向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她,她就是奔着那个方向过去的嗦!”

众人一瞅那个方向,脸色全变了,因为那个地方,没有其他人家了。

只有那个送子娘娘庙。

可送子娘娘——怎么可能反过来,掳掠儿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