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291章 鞭稍卷皮

大潘那表情,跟吃了酸黄瓜似得——堂堂也是一个九铃赶尸匠,被一个自己一直没放在眼里的东西控制了,传出去怎么在行内立足,天天被他摇铃控制的行尸走魃怎么想?

可他难受是难受,控制不住手,看得出来,那一脉灵气,顺着他的经络就往上走,时间长了,他也得跟那些小孩儿一样,成了人家的花肥。

擒贼先擒王,我一边躲闪,一边就看向了那个女人。

把她收拾了,大潘他们才能平安。

于是我一只手翻过七星龙泉,奔着她就削。

龙气和太岁牙交汇起来,从七星龙泉的锋芒上一炸——只怕连九幽魄都能砍断。

可大潘的身体不由自主就斜刺里冲着我飞了过来——给那个女人做肉盾。

我又不能劈了大潘,只能强行把那个劲头给收了回去,别说,这收劲头可比出劲头费力气——那个力气收回来,伤的是自己。

果然,龙气撞回来,这一下,我胸口一闷,张嘴就是一口血。

大潘瞅着也难受,可他没辙,不光给那女人做肉盾,抬起了手,还要继续削我。

我看到,她在黑暗的地方笑了。笑的心满意足:“你力道再大一些——再大一些,那些娃儿,都给你陪葬。”

对啊,这地方比个田鼠洞也大不了多少。真要是七星龙泉爆出了全力,金刚铁柏都顶不住,更别说这个了。

我避让开了大潘,转身对着她的腿就削了过去。

她的笑容顿时就凝固在了脸上。

刚才我就看出来了,她的裙裾被疾风掀开,露出了一双腿。

阿霞姨和目击的村民全说她的腿是两条枯骨,可我见到其中一条腿,飞快的丰盈了起来,像是开始滋生了血肉!

不用说,她把小孩儿当花肥,就是要把自己那两条腿给复原了。

她那腿出了某种事儿。

既然她的腿出了问题,肯定是她的弱点。

她终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,转身就消失了。

但是随着她这么一走,“咣”的一声,那块地方落下来了个东西——黑伞石。

她要把我们堵在这。

我冲过去就要追,可大潘不依不饶还要上来,我反手扣住了大潘,摁在了地上,就找到了那个伤口。

他一条胳膊,都微微发了绿。

我眼疾手快,一把揪住了那个皮肤下的空洞,瞬间就把那个根系给拔出来了。

“呲”的一声,老长一安保员,跟哪吒拔筋似的。

大潘这才缓过了神来,大口大口呼吸,我给他脑袋上来了两下,他护着脑袋大骂:“你别公报私仇行不行?”

我说我跟你有什么私仇,他娘的是为了你好,不打干净了,没准你鼻子里冒出石榴叶,眼睛里开出石榴花了。

大潘心有余悸,这才坐稳当了,眼珠子转了三轮:“那娘们挺厉害。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,没有金刚钻谁揽瓷器活?

我回头就看向了那些小孩儿,不管怎么着,先把孩子给救了再说。

我就伸手,想把孩子们肚脐里面的那个枝条给拔下来。

结果一动手,我就觉出不对。

大潘问我是不是没劲儿,他力气大。

说着就要拔枝条。

我拦住了他:“别动——一拔枝条,孩子们也危险。”

因为我看出来,这些孩子们的气,已经跟枝条糅合在了一起,就跟冬虫夏草一样,成了生命共同体。

这个时候,你把石榴树弄了,孩子也活不成。

大潘气的跺脚:“那东西不是吃香火的吗?怎么那么狠?”

百因必有果,我们吃阴阳饭的,自然就是挖掘出那个果了。

不过我又看向了大潘的屁股——也奇怪,刚才到底谁踹了大潘那一脚,把他给踢进来了?

这地方大潘没有亲朋好友,我就更没有了,村民也不可能跑这里来帮我们——想帮也没那么大的力气。

大潘看我一个劲儿瞅他屁股,表情也很警惕,问我打什么主意。

我就问他,认不认识穿着尖鞋的人?

大潘莫名其妙:“谁穿尖头鞋,纸扎童男童女?”

那玩意儿可没这么大力气。

大潘瞅了那些小孩儿一眼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我还没来得及寻思,就听见身边传来了一股子“扑簌簌”的声音。

头顶往下开始掉土。

啥情况?

回头一瞅,我就知道不好——四面八方,伸出了数不清的根须,冲着我们就卷了过来。

那位送子娘娘,是没牙老太太吞年糕,咬不动,就先把我们咽下去再说。

削断这些东西是易如反掌,可孩子们的命要紧。

我脑子里面一边飞快的转,一边躲避,大潘是个火爆脾气:“你赶紧想,想不出来——别说救人了,咱们也得倒霉!”

用你催,我不知道?

不光情况危险,我们看得出来,那些孩子们身上,也忽然就发生了变化——浑身的血色,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,生人气也在急速变稀薄。

他们就好比一杯一杯的可乐,快被吸管吸成空瓶了,那东西肯定是趁着这个机会,拼命的吸他们的生人气来滋养自己那两条腿。

但是这一瞬,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东西。

人要脸,树要皮。

因为树皮是传输营养的东西,砍树未必会杀死树,但是剥皮一定会。

而树的树皮如果出现了损伤,那养分传输不上去,就会形成一坨瘤子,小学的时候,科学课上,老师还让我们观察过。

我立马对大潘说道:“你赶尸鞭用的怎么样?”

大潘一听,被我气怔了:“你这什么废话,几十米之内,我能抽下鸟的一根毛!”

“那就太好了!”我立马说道:“用九铃赶尸鞭——把这些枝干的皮剥下去一圈!”

这样,孩子跟树还是连接在一起的,但是孩子的养分没法被吸走,等于把吸管搞漏,她还吸个毛。

而七星龙泉太锋锐,干不了这种细活。

大潘一听,大吼一声:“这种活儿,找老子就对了!”

话音未落,铃声大震,九铃赶尸鞭的鞭稍虽然只有一根,但是被他一挥,犹如万龙出海,奔着那数不清的枝条就卷了过去。

果然,这一卷之下,头顶上数不清的碎屑下雨一样往下坠落。树的汁液四溢——但是没有平时树的汁液那种清新的味道,反而特别的腥。

这一瞬间,我就听到了一阵惨叫——像是从上头传来的。

而那些孩子们,生人气也就停留了下来,命保住了。

全部枝条,也都垂了下来,那东西控制不了剥了皮的枝干。

抓住了这个机会,我甩手用七星龙泉对着上头就是一劈。

“咣”的一声,龙气在太岁牙的作用下喷薄而出,头顶的土层分崩离析,一抬头,我们看到了满树石榴,和一弯月亮。

地皮劈开了。

而那个女人,就坐在树下,死死的盯着我们,胸膛起伏不定。

大潘立马说道:“先把这个干吃香火不办事儿的给解决了!”

而她盯着我们,厉声说道:“你们对吃香火的不敬——就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大潘的手微微一颤。

“放心吧,这东西可未必是真正的送子娘娘。”我盯着那个东西:“这神气不对。”

那个女人,忽然就抬起了头,冷冷的盯着我们:“你说谁的神气不对?”

我答道:“假的成不了真——你的神气,是从送子娘娘庙里偷来的!”

真的神气,是由内而外散发的,可她的神气,却像是镀金一样,是靠着外部力量,贴在身体上的。

我厉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拿了送子娘娘的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