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94章 神气胎衣

我立刻回过头,就看见西南角已经烧起了橙红色的火光。

送子娘娘庙是古法盖得,建筑材料是木头配茅草,但凡有了一点火光,那立马就得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
“蓬”的一声,那半面墙就直接烧了起来,对着大殿就蔓延过来了!

大潘急了眼:“不是,这帮人怎么说风就是雨,那些孩子呢!”

我对着外头就喊:“扑了扑了,孩子在这呢!”

可外面一片大乱,只有火苗子哔哔啵啵腾起来的声音,和一片叫好声。

谁也没听见我们发出的声音。

面前的大石榴树倒是发出了个声音,像是叹息,也像是冷笑。

大潘不用我说,一下就蹿到了墙头上,别看块头大,动作是十分轻盈的,不然追不上飞尸。

一看大潘报信儿,我立马就说道:“那现在……”

现在立马就得把小孩儿们给放了!

可石榴树慢慢的,连叹息的声音也没有了。

她完了。

我立马就要回到了自己打出来的那个土洞里,看孩子们怎么样了,可这一瞬间,我手里的金柿子,忽然就发出了微光。

接着,土洞下头,忽然就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喊声:“爹!”

是,小孩儿的声音!

我立马下到了土洞了,这就看见,那些孩子们都睁开了眼睛,你看我,我看你,有的胆子小,不知道这里是哪儿,东张西望,有的迷迷瞪瞪,擦口水,好像还没睡醒。

还有的,大喇喇的脱了裤子就撒尿。

他们的肚皮都光溜溜的,再也没有了那个枝条。

我立马下到了土坑里,一个一个把孩子们给抱了出来。

可也巧——这个时候,竟然刮起了东风。

火借风势,腾的一下就把整个送子娘娘庙给燎了起来。

陈年失修的糟木头沾染了这么多年的香油,冒出了滚滚的浓烟,鼻腔口腔,瞬间就是一片灼热滚烫。

我背了几个,拉了几个,肩膀上还坐了一个——我只是个人,不是千手观音,力气再大,也没法把这么多的孩子同时带出去,可丢下谁,都不行。

孩子们一看见火,倒是激动了起来:“阿叔,是不是到了火把子节了!”

“我吃烤山椒流子!”

“山椒流子有么子好吃——烤腊排骨才吃的瓷实!烟一熏,更香啦!”

孩子就是孩子,啥时候了,竟然能这么乐观。

“你们看你们看,那火可真好看啊!”一个孩子漆黑的眼睛,映出了那一片橙红来,灼灼发亮:“跟夏天的时候,那满树的石榴花一样莫!”

是啊,面前烧成了真正的火树银花。

大片大片的枝干跌了下来,我立马抬起了七星龙泉,护住了他们。

“你们看,阿叔会武术!”

“好像白眉大侠莫!”

阿叔阿叔,叫个阿哥很难吗?不对,阿哥都是半秃,我可不秃。

我忽然能懂,为什么送子娘娘和石榴树那么喜欢孩子了。

他们天神无邪,谁不喜欢?

“大潘!”

我直着嗓子就冲着外面吼:“快来拉我一把!”

“扑”的一下,就在孩子们开始咳嗽的时候,一个身影猛地冲过来,锐利的把全部的烟雾一削两半。

“你再不来,我他娘成了糊雀了!”

“放屁,就你这命,祖师爷的炼丹炉都够呛炼的化你。”

不是,你对我哪儿来这么大信心,我也是爹生娘养,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!

可跟他斗嘴也没用,我就拉了孩子往他身上丢——权且拿他当个货拉拉。

可烟雾越来越浓,孩子们不光咳嗽,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外面才响起了焦急的人声:“二林!二林你在里头不?”

“阿娘,我在呢!”

“哎呀,这个造孽的送子娘娘……”外面一片悲声:“我家娃儿真出了么子事儿,我跟那个泥胎没完!别拦着我,我要进去救我家娃儿!”

“我也去!”

“老阿娘唧唧的,进去添么子乱,那倆仙娘不是已经进去了吗——他们年轻力壮,比你们不强!”

我是顾不上吐槽了,一脚踹大潘屁股上:“赶紧!”

大潘二话不说,挂满孩子的身影,活像一个本土版的圣诞树。

我也比他好不了多少,对着满身的孩子就大吼一声:“坐好了——阿叔带你们坐筋斗云!”

“好诶!好诶!”

一脚踏在了倾颓的土墙上,我带着孩子们翻身越了过去,在地上打了个滚——这一瞬间,跟蝎子开背爬出小蝎子一样,满身的孩子咕噜噜都滚在了柔软的青草地上。

“二林——二林你吓死阿娘了!”

“牛牛,哎呀阿娘的牛牛!”

可那些小孩儿甚至顾不上跟爹妈搂抱,而是直接扑到了我身边:“阿叔,筋斗云好玩儿,我还坐!”

“阿叔,我也坐!”

坐个屁,别的筋斗云要钱,这个筋斗云要命啊。

我刚要把一口气喘出来,忽然一双干枯的手就抓紧了我:“我家小骡子呢?”

这是个老太太,一双眼睛看不见东西,满头都是白发。

小骡子?

铜头阿爹立马说道:“这是小骡子的阿婆,他爹妈出去打工,在峡谷口翻了车——就剩下阿婆在这里跟他相依为命,眼看着阿婆的鞋都少了一只,指甲里全是泥,估计是听见消息,跑过来的。

我心里顿时一提:“还少一个孩子?”

其他小孩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立马都说道:“是少一个!小骡子呢!”

阿婆抓我抓的死紧:“啷个别的娃儿都出来了,唯独我的小骡子不见?你欺负我,欺负我一个瞎老婆子!”

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——我看向了那映红了半边天的送子娘娘庙。

留在里面,没带出来!

按说不可能啊……

大潘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忽然一拍大腿:“我出来的时候,衣服领子被拽了一下,但很快就正常了,难不成……”

难不成,是小骡子上了大潘背上之后,没抓住,半路给掉下来了?

所有人全不吭声了,死死盯着熊熊燃烧的建筑——有的担心,有的庆幸自己的娃儿没漏里面。

还有的甚至指责了起来:“救人不带眼睛的莫,丢了孩子都不晓得?”

“就是,毛毛糙糙的,别的好说,这都是命啊!”

大潘一跺脚,牛一样对着送子娘娘庙就冲了过去,被我一把拽回来了:“你等着!”

大潘抬头看我,难以置信:“可这是我的过,我……”

“你个屁,你不是说了吗,祖师爷的炼丹炉都炼不化我,这点算什么。”

身体穿过火墙的一瞬间,龙魄龙鳞,猛地滋生了出来——不过,饶是这样,我鼻腔内又是一阵剧痛,像是被滚烫的砂纸给磨了。

其实,也有不少人,不是在火场里烧死的,而是呛死的。

“小骡子!”我强忍着滚烫大喊了起来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温度太高,视线几乎都被火给烤弯曲了,眼睛也是一阵灼痛,睁眼都难,更别说引龙气观气了。

没有回应。

我的心死死一沉,难不成,小骡子已经……

“这里。”

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柔和的声音,再次响了起来。

一个小小的身体,直接落在了我怀里。

他身上竟然毫发无损——包裹着一层胎衣一样的神气。

隔着那刺眼的火,我看到了一个隐隐的身影。

是那个温柔和煦的送子娘娘——跟之前石榴树利用神气幻化出来的不一样,她的笑容,有慈悲。

我抱紧了小骡子。

“谢谢!”

“我应该谢你。”那个声音缓缓说道:“那几个金柿子,就当谢礼了——回去,给白潇湘交差。”

我一下愣住了:“你认识潇湘?”

不愧是正统吃香火的!连这种私房话都知道?

她莞尔一笑:“不光认识她,我也认识你——这一世,你都这么大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我直了眼:“难不成……”

难不成——我,也是送子娘娘送到了我娘手里的?

那关于我的事情,她是不是全知道?

可送子娘娘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我虽然想知道,可我也知道,耽误不了了——小骡子的命要紧,一耽搁,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“快走吧……”那个声音还是柔软温暖:“我不恨谁,娃儿无过。”

没法耽搁了,我转身就从火墙里跳了出去。

一落了地,阿婆立马把孩子从我手上给抢了回去,可孩子已经不动了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阿婆感觉出来,愣了愣,撕心裂肺就哭了起来:“我的娃儿,为什么我的娃儿唯独死了,你们的都是好的……我的娃儿,我啷个活……”

有人想劝,可听了这话,也不乐意劝了。

大潘一脸的内疚,就揪自己的口罩,满地团团转,最后蹲了下来,阿婆似乎觉出来了,认定他心虚,丢下了小骡子,上去就撕扯大潘,让他给小骡子偿命,大潘也没还手。

其实送子娘娘和大潘说的对——娃儿无过。

讽刺。

到最后,差点害了孩子们的——竟然是那些大人自己。

可这一瞬间,我忽然看到,小骡子身上的神气胎衣,再一次闪烁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