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299章 棺材内响

那跑腿的拿出了一个本子,仔细看了看,皱起了眉头:“不好意思,我这可能忘了记了。”

阿丑也说,这种穷乡僻壤,都是随手一记,不好查。

来的倒是快——快点出乎意料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,把盒子打开,内里是一身孝服,一个黑臂章,还有一个白帖子。

那也没啥好犹豫的了,只能动身了。

当天晚上睡了一觉——倒是一个难得的好觉。

其实很想梦到潇湘,可不知道是不是我多疑,自从在上次,听说景朝国君,是为了她才自封神君,修四相局的时候,她就有点躲着我。

一边想着,我就一边沉到了梦里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是一阵哀乐的声音,我以前老因为古玩店老板的关系做丧葬一条龙,对这个音乐太熟悉了。

大统领令。

接着,我就闻到了一股子檀香的味道,用料精纯上好。

许多穿白戴孝的人从我身边走过去——那些人表情都很怪。

他们在笑。

我还干过哭丧的兼职,对丧事熟稔于心——哪怕是跟死者毫无关系,出于情面,装也要装出个难受来,是怕主家不打你还是怎么着?

那个笑,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一叩首……”

有的地方丧葬是这个礼仪,死者为大,宾客要给死者磕头,送死者一程。更何况,还是业界大佬。

“二叩首……”

那些人仰起脸,还是带着笑,很僵,很诡异的笑。

“三叩首……”

这些人还没来得及跪下,忽然,我听到了“邦”的一声响。

顺着声音看过去,我就愣住了。

这个声音,是从棺材里面传出来的。

连着三声。

“邦……邦……”

棺材盖子掀开了——从里面掀开的,像是,要出来什么东西。

我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身边确实是有敲击声。

是敲门的声音,还有阿丑的声音:“阿哥,出来吃饭——专给你做的豆花!”

西川的豆花好吃,我上次多吃了一碗,阿丑就记住了。

不光豆花,之前从石榴峒弄来的食物也被阿丑收拾的利利索索,小米辣配青蒜,看的人食指大动。

程星河他们已经吃上了,天色跟洗过一样的清明,树林子是深深浅浅的绿,脆亮的鸟叫声不绝于耳,呼哨一声往天上一飞,抖落一枝条的花瓣,俨然是个世外桃源。

程星河一边招呼我再不来就没肉了,一边夹走最后一块风干鸡,哑巴兰要抢,俩人的筷子撞的啪啪作响,结果掉在了凉拌洋姜盘子里,正被苏寻给夹走。

他们俩同时“哎”了一声。

我忽然觉得,能和平安宁的过上这种生活,也很好。

就白藿香忙——还在打游戏。

吃饱喝足,跟阿丑告别,阿丑看我们这么快就要走,也是依依不舍,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:“阿哥,我跟你去城里见见世面,好是不好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白藿香打游戏的手,一下就停了。

可那些小降洞女们听了,都围了上来:“姆妈要走,带我们不带?”

阿丑面罩后面,笑的勉强:“你看,阿哥,蒙你好意,可我去不了啦!真是一帮小拖油瓶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她的手还是怜爱的放在了孩子们肩膀上。

我就答应阿丑,我有空一定来看她,她什么时候治好了脸,愿意出门,也随时来找我。

阿丑立刻点头,接着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给我:“没别的送阿哥,你要出门,算是个礼物。”

盒子很精致,看得出来是个老物件儿,是个八宝盒——一打开,八个格子,每个格子装的东西都不一样。

我就想打开看看是什么,可手被阿丑给摁住了:“你可莫要打开——这些宝贝,知道什么时候出来。”

这是蛊!

为了防止伤了自己人,阿丑又给了我一个小瓶子,内里的蛊子粉,一指甲缝的分量就能解蛊,但又叮嘱程星河哑巴兰白藿香他们:“阿哥心软,要是咬的是要伤阿哥的人,你们可要拦着阿哥救人。”

我满口答应,这一侧脸,倒是发现大潘听着阿丑的声音,张着嘴一副出神的样子。

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大潘才把脸转过脸喝酒,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。

他肯定是觉得,阿丑的声音很好听。

哑巴兰低声说道:“哥,我看他俩挺般配——一个地方的,有共同语言,阿巴阿巴。”

程星河也乐:“正好,郎才配女貌,豺狼配虎豹。”

配你大爷。

不过,他家都有丧事儿了,就不骂他了。

我一寻思,还是对大潘说道:“你这一阵既然在西川,那阿丑这边,烦你多关照。”

大潘一愣,就不自然的说道:“我能关照么子——不过,算了,谁让老子欠你个人情……”

可不等大潘说完,江长寿说道:“哪个要你关照了,降洞女不靠人。”

大潘不爱听了:“你是人不是?”

江长寿嗓子一噎:“是我靠她们,不能行?”

大潘没话说了,透过口罩也看得出脸红脖子粗。

我一乐,忽然想起来了额角上的伤疤,就问背过白藿香,去问江长寿:“你说,是谁能用老婆蛾,把我额角这么小的地方给盖住?”

江长寿一看,嗤之以鼻:“大小伙子,有个疤更阳刚,你倒是女人气……再说了,用老婆蛾来织的话,我做不到,等于没人做得到。”

当初帮老头儿给我盖住疤痕的,不是江长寿——他一辈子都不会承认自己“做不到”。

那能是谁?

江长寿药香夹杂烟味儿的呼吸,在我耳边补上一句:“除非……”

“是我师父活着的时候。”

白老爷子?

我心里一震。

难怪,白藿香当时没说出来。

她是怕——当年四相局第一次被打开的事情,她们白家,也掺和进去了?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又不是牛郎织女,”大潘看不惯江长寿,也看不惯江长寿跟我窃窃私语,拽我就走:“再不走赶不上二路汽车了。”

西川路不好走。

我又看了白藿香一眼。

她现如今俨然是个网瘾少女,走路都不肯放下游戏机。

她,是不是也瞒着某种秘密?

程星河打了我脑袋一下:“天天看正气水还看不够,她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白藿香没回头,好像根本没听见,可她耳朵唰一下红了。

我刚要骂他,就看见,他虽然还没穿上孝服,可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把黑袖章套在胳膊上了,心里微微一动,也就没骂他。

程星河眼尖,立马说道:“你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啊,礼节,这是礼节懂不懂?”

人总会老,老了就会死,哪怕十二天阶也不例外。

而我三舅姥爷——岁数也不小了。

我忽然不敢往下想了,但是一寻思,我就跟程星河说了那个预知梦:“这一次,警醒点。”

这个丧礼上,八成是要闹出什么事儿来。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齐家,能闹出什么事儿来?你当南派都是吃干饭的?更别说……”

更别说,这次十二天阶的十二个家族都会前去,风水行的关系盘根错节,业内八成人都会过去,一定比杜大先生的寿辰更加排场。

能在这种场合闹事儿的,几个脑袋?

不过我的预知梦,还从来没出过错,程星河咂摸了一下,也就不吭声了。

很快,到了城外,就看到城外绵延几里地,竟然都是穿白戴孝的,和满街的花圈。

哪怕有心理准备,我们也给震了一下。

程星河是视若无睹,可我远远就看到了一个大宅。

那个大宅内里,跟江家一样,有一棵极大极繁茂的风水树,而风水术上,竟然是纷繁的紫花。

我一愣——卦象里面的,万年紫花斛?

酒金刚的女儿——说不定,也会出现在这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