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303章 拴心邪术

杜蘅芷低声说道:“今天咱们可得警醒一点——可说不准,又会出什么大事儿。”

我看也是。

这个时候,肚子“咕”的一声,就叫唤了起来。

杜蘅芷一听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拿出了一小盘点心来,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饿了吧?”

在这地方自然是不好大吃大喝的,不过那碟点心是素色的,别提多精致了,一个个做成了桃花形状,上头有桃花苞做点缀,油酥薄皮在舌尖上绽放,先是春日的清新味道,内里的馅很大,是蛋黄莲蓉的,甜润软糯,满口清香。

杜蘅芷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表情,看我继续吃第二口,才放了心。

西派的高额头咳嗽了一声:“昨天杜天师听说你要来,特地在最好的点心铺子,亲手研究的——你们快原地结婚吧,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洗手作羹汤。”

是啊,这种大小姐,按理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。

另一个西派老头儿也跟着插嘴:“没错,杜家的小姐,就没有一个干这种活儿的,您可是第一个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杜蘅芷瞪了他们一人一眼,他们才不吭声了。

这一瞬间,顺滑的莲蓉馅有点噎人,我就用力捶胸脯子。

杜蘅芷一看也着急,立刻给我顺背。

点心渣子要从鼻子里冒出来的感觉可实在太狼狈了,正这个时候,一只小手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,就要抓那点心,我条件反射就护住了。

太熟悉了——摸龙奶奶家那个熊孙子。

果然,那小孩儿没抓住,一抹鼻涕,跟军训似得,麻利卧倒,满地打滚:“他不给我吃,他不给我吃!”

这一下把整个丧礼上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。

摸龙奶奶的声音,果然不悦的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这么大个人了,护食狗似得,不知道让个孩子,丢不丢人?”

我就是不让:“舍不得,犯法啊!”

程星河还没吃呢,他最爱吃甜的,这么好吃的东西,怎么也得让他尝尝。

周围都是憋笑的声音。

杜蘅芷的脸早红透了,可也很坚定的跟我站在一起:“魏家弟弟爱吃,下次姐姐给你买,这什么场合,快起来。”

她好像,很高兴。

“这次没我的份儿呗?”熊孩子滚打的更起劲儿了,直挺挺的,好似擀面杖投胎。

摸龙奶奶急了眼:“是啊,下次是什么时候,这次就得给我的宝儿吃!”

说着就要抢。

摸龙奶奶亲自抢就不太好了——整个风水圈子的眼皮底下,输了赢了,都不好。

我眼珠子一转,就偷偷跟熊孩子一指:“你看那案子上,比我这个好多了。”

案子上的,是祭祀摆盘。

果然,熊孩子一看,咕噜一下起来,奔着祭祀就抓,摸龙奶奶见状,撒腿就追上去了:“宝儿,那边动不得……”

四周的人都偷着笑了。

“哎,”也有人叹:“齐老头子没正行一辈子,肯定也想不到,他这丧礼上,也有人没正行。”

“都是命——齐老爷子风流不羁这么多年,当初吴先生的丧事儿,灵棚一开,他在那跟人家小老婆的事儿你忘了,应有此报——那位小老婆的皮股很白。”

“罗大先生的孙女也让他……是寿辰上。”

“马大先生那位老姑娘妹妹的事儿,你们忘了?”

好家伙,这么能风流一个人,撩妹子的技能没给程狗遗传点?

“看着吧,闹腾的,还在后头呢。”

周围的老家伙们暗流涌动,都像是等着什么呢。

杜蘅芷低声告诉我,齐老爷子确实风流,不过本事也是很大的,走山点穴摆阵观星无一不精,是难得的全能型人才,尤其很擅长“封”术。

也就是,把一个东西,定在某个地方。

这是个失传的秘术,现在知道的人都不多,据说以前,西海海湾有个狂蛟闹事儿,吞了不少船,都是他定的。

封——我想起来了,上次齐雁和手一摆,我的脚也跟钉住了一样。

那也是“封”?

可这么擅长“封”的人,都封不住那个所谓的邪祟,还搭上了一条命。

守灵夜上,确实得警醒点。

“哎,”周围的议论声没停:“现在老头儿驾鹤西去,那下一任家主选好了没有?老大,还是那个……”

他们指的是齐雁和。

“说不好,老大毕竟正统,可上次他儿子在玄家闹的那么大,名声可坏透了……这小的,又没名分,看着吧,这丧事儿办完了,南派可有的折腾了,弄不好,就得把天阶家族的名头,给折腾进去。”

“风流的代价啊……别说,他那身体,到底怎么保养的,古稀能得子?”

“所以,也有人疑心……”

疑心,那齐雁和的血统。

不过,齐雁和迎来送往,处理的十分妥贴,长相跟齐老爷子也挺像,基本不用怀疑。

我一边听蹭,一边看向了程狗。

程狗在最前面,头顶的孝帽上挂了个葫芦形状——跟麻花形状区别开,是外亲的意思。

这会儿,他视线终于呆滞了下来,眼圈子红了。

毕竟血缘至亲。

我趁着周围人不注意,偷偷就溜到了程狗身后,把那碟子点心给他送去了:“人不能为了一时难受,连点心都不吃了。”

他听出是我,还带着眼泪呢,噗嗤就要笑,但他还是敛了愁容,把点心拿过去了:“算你孝顺。”

孝顺你大爷。

听见我打听的这一切,他微微就皱了眉头:“还有这种东西?”

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我还想跟他说话呢,被齐家的至亲发现了,就要赶我——这是孝子贤孙的位置,我不该来,于是我只好就离开了,结果一抬头,正看见郝秋薇从前头走过,手里捧着很多待客的东西。

我来了精神,就找过去了。

郝秋薇一看是我,眼里立马来了神:“大师——多谢您没忘了我,刚才我……”

带她到了背人的地方,我就单刀直入了:“关于你肚子出事儿,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?”

郝秋薇还要谢我呢,一听我这话,顿时跟被雷劈了一样: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“不想闹出大事儿,就告诉我。”

郝秋薇一副要哭的样子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……我也后悔……”

原来,郝秋薇前一阵子不是跟那个男的搞上了吗?可妾意厚,郎情薄,那男的似乎又看上了其他姑娘,跟她冷淡了不少。

她心里着急,就打听了很多法子,问有没有增进感情的法子。

毕竟是南派的主家,她就打听出来了一个——说是你做一个娃娃,把你的生辰八字,贴在娃娃身上,用你自己和你喜欢的男人的头发缠在上头,点上你的血,在子夜绕着风水树绕九十九圈,一边绕,一边念叨着:“路过大仙停一停,落我身上快显灵,我血我肉给您用,只求您老护我情。”

最后,不能回头,等到了家,把娃娃烧了就行了。

还说这叫拴心法,最旺桃花,男人就跑不了了。

她就照做了,当时也没觉得又什么异样,不过后来被人撞见了,她知道这个大院里最忌讳这种术法,心虚就跑了,可那天之后,她就开始不思饮食了。

她也寻思是不是有关系,可没想出来。

我就问她:“谁告诉你的?”

她犹豫一下:“很要紧吗?”

自然要紧了,他坑你呢,这个法子,是他娘招鬼的。

我立马问道:“现在,那娃娃呢?”

她明白了之后,快哭出来了:“那天回去之后,就找——找不到了!”

看来问题,就出在这里——这个法子,把不好的东西,招在她自己身上,拿她当个容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