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04章 传家之宝

她一听就慌了:“容器?”

“你再好好想想,”我接着说道:“那天你回去的时候,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?只要不合常理的,都行。”

她连忙说道:“也没什么……啊,对了,那天晚上,好像是觉得,背着的那个篓子,有点沉!”

那就对了,一发入魂,有东西被她吸引进去了。

而娃娃找不到,这个咒,也就没法子解开了。

郝秋薇吓的什么似得:“先生,那你说,我现在应该怎么办?我不能,我不能一辈子害人吧?”

那自然不行,我盯着她身上的神气,问道:“对了,听说你身上有个祖传的东西,能让我看看吗?”

她一开始没听明白,半晌这才反应过来,把脖子里挂着的一个东西取了出来:“您说的是这个?”

“别拿下来,我只看看就行。”

现在,她身上的黑煞气,全凭着那个带神气的东西镇压着,多亏有这个,没有早就麻烦了。

那是个翡翠吊坠,质地非常不错,背面刻着四个字:“仙寿恒昌”,果然是长辈留给孩子的。

上头的神气,跟酒金刚身上的一模一样,这铁定就是酒金刚女儿的信物。

“先生,这个,很要紧吗?”

“你戴着,千万别摘下来就行。”我盯着她的肚子,下一步,就是把这里的东西给解决掉。

不过,跟被石榴树缠绕着的小孩儿一样,现在那东西跟她融为一体,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既然要遵照跟酒金刚的承诺保护她,那就不能伤害她。

一张脸?那就最好等到那张脸出来,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。

问清楚,这里已经几天没有少人,估摸着,她身上的那个东西也快按捺不住,该出来找食物了。

不过,用了几个能引邪祟的法子,她肚子里的东西就跟有什么预感一样,根本不为所动——大概是因为前头的丧礼,来的大佬太多,那东西被震慑住了,暂时不敢出来。

郝秋薇连忙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带您去个没人的地方,您看行不行?”

齐家的大宅是很大的,后面有连绵的一大排青瓦屋子没人住。

这当然好了免得真的造出什么大动静来,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我刚要跟着她去,忽然后头有人喊我:“小先生,原来您在这里呢,让我们一番好找——到时辰,该行礼了!”

这个丧礼的习俗,是每到了固定的时间,去行固定的礼数,所以格外的累。

西派来喊我的人看见我跟一个女人在这很亲密的样子,盯着郝秋薇的脸色就不善,我敷衍说在跟她打听路,西派的这才轻松了点。

郝秋薇虽然失望,但也没敢拦着。

那一会儿行礼行完,尽快解决吧。

到了会场,跟着叩拜,我顺口就问杜蘅芷:“银河大院那件事儿之后,内里的工作人员怎么样了?”

杜蘅芷答道:“不太好——那一次,银河大院名誉扫地,其中一位金刚渎职,被严查了。”

果然——酒金刚被我连累的厉害。

她女儿的事情解决完了,也就了却了这个人情债了。

“不过,也有好的,”杜蘅芷接着说道:“这一严查,倒是查出来了许多冤假错案,不少屈打成招,或者被人陷害的先生,有了生机,这可都是托你的福,所以,你也算是功过相抵……”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这可就是歪打正着了。

阿满一直没消息,我非常担心,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:“那一次,不少吃香火的也参与进去了……”

“这是上头的事情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杜蘅芷说道:“要是有机会,我帮你打听打听。”

“多谢了,我欠你的可太多了,以后能用得上我的,义不容辞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杜蘅芷咬了咬牙:“现在还要这么客气?”

老头儿从小就教给我,礼多人不怪。

这个时候,忽然有人捅了我一下,声音惊喜:“怂货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这会儿大家都趴着,安静行礼,这一句话一出口,声音虽然不大,可周围视线都投过来了。

二姑娘?

二姑娘歪头看着我,嘻嘻一笑:“远处看着就像是你!哎,你也来吃包子了?”

吃包子是个方言,意思红白喜事来吃席。

我略略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别这么大声,主家要不开心的。”

二姑娘跛子一梗:“我想说话就说话,又不是来做贼的,偷偷摸摸做什么?”

而池老怪物的声音也在后头响了起来:“就是,想说就说,怕个屁——还怕把齐老流氓从棺材里喊醒了?嘿嘿,真要是二百五有这个能耐,齐家的孝子贤孙,谢二百五还来不及呢!”

池老怪物还是跟以前一样,俩手一反绑,大大咧咧的坐在围墙上。

池老怪物名声在外,新近又回到了十二天阶,所以宾客们没有乐意管闲事儿的,那几个戴着麻花帽的狗字辈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,也巧,这个时候,礼行完了,大家就都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好似池老怪物是个雷。

杜蘅芷也跟池老怪物问好,池老怪物端详了一下杜蘅芷:“哟,原来是杜家的姑娘,跟你姑奶奶前些年的日子,可太像了,老太太这一阵好不好?”

“托福,时常问起您。”

“小嘴抹了蜜!”池老怪物倒是很受用,他这人一向不守繁文缛节,上次还说,人死如灯灭,丧礼这玩意儿除了一起吃吃大锅菜,毫无意义,他从不参加,死了也不办。

这次倒是打脸。

我忍不住就问:“您也来了,想必跟齐老爷子关系深厚?”

没成想,池老怪物奔着棺材的方向就呸了一口:“我跟那个老流氓能有什么关系?这次过来,是为个东西。反正那东西,齐家也没人配拿,我打算捡个瓜落。”

“东西?”我一愣:“什么东西?”

“原来你不知道?你以为这些人是为什么来的?”池老怪物压低了声音:“齐老流氓这里,有一样东西,他说要当传家之宝,不知道,多少人觊觎呢!”

“具体是什么?”

“那叫涅槃圈,”池老怪物说道:“能耐可大的很,据说世上没有它吞噬不下的东西,齐老流氓以前经常吹牛逼,大家被他勾的有了胃口,他遮遮掩掩又不拿出来,多亏杜大先生开了口,他碍于美人的面子,才展示过一次,说自己儿子都不知道这东西,那玩意儿装在个金盒子里面,他舍不得打开,不过内里透着神气,真是没错,咳咳咳……”

杜蘅芷看他口干,给他一杯茶,他叼着茶杯咕嘟嘟灌下去,侧头往肩膀上一抹嘴:“他这次死的暴,遗嘱又没立,齐家那些小流氓为了家业还得都破了头,估计谁也顾不上那个东西,比起让其他人趁火打劫,还不如先下手为强,有便宜不占,王八蛋。”

“涅槃圈?”我一寻思:“能吞东西,那不就跟粉碎机差不多,至于你们这些大宗师这么眼热?”

“你懂个屁。”池老怪物听我称他为大宗师,倒是挺受用的,接着答道:“这东西你知道锐到了什么程度?据说,甚至能吞噬三界的界限——暂时性打出一个洞来,上通九霄,下通黄泉,哪儿都能去,只要不被抓住,那是三界通行证。”

杜蘅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——我知道她怎么想的,她是按部就班惯了,觉得这不是通行证,是私自入境才对。

池老怪物盯着大棺材,说道:“老头儿我岁数大了,哪儿也去过,就上头下头没转悠过,弄到了手,去溜达溜达,一辈子就圆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