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305章 穿破龙鳞

二姑娘在他身后白了他一眼。

接着,凑过来说道:“怂货,我也想要那个涅槃圈。”

说叫涅槃圈,还不如叫任意门。

“你要那个干啥?”

“我想……”二姑娘舔了一下嘴唇:“我想找我妈。”

“你妈?”

对了,二姑娘跟我一样,是跟老头长大的。

“老怪物说,我妈已经不在人间了,”二姑娘说道:“那我就上其他地方找她,怎么也得找到。”

她这个执着……

我忽然想起了我妈来。

“你妈为什么丢下你?”

“我妈没丢下我,”二姑娘倔强的说道:“我妈是为了保护我,才跟我分开的,我知道这事儿之后,就让老怪物带我去找我妈,我现在大了,能有本事保护我妈了,可老怪物非说我还是不行,让我找到姑爷之后,俩人齐心合力,才能找到我妈。所以,我……”

我一直以为,二姑娘找对象,是为了独立,为了下山见没见过的世界,没想到,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。

“你帮我找,老怪物说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”

我一皱眉头,偷人家传家宝,这事儿我没干过啊!

可跟二姑娘的交情在这里,也不好拒绝:“这丧事儿没办完呢,现在就挂念他们家东西,是不是……”

何况这还是程星河他外公家。

“我不管那婆婆妈妈的,”二姑娘又脆又快的说道:“一个字,干是不干!”

“尽力。”

“什么叫尽力呀!”二姑娘不太乐意,不过一寻思没鱼虾也好,答道:“尽力就尽力,等我叫你帮忙的时候,不许躲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她要是敢上这里偷东西,无异于找死,我得护着她。

二姑娘这才高兴了一点,一抬头看向了杜蘅芷:“这谁啊?”

“我……”这地方隔墙有耳,我不能让她名声不好听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没过门的老婆。”

杜蘅芷假装没听见,不过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
我则条件反射的摸了右手食指——潇湘要是还在这里,非得把我的整个手指头给粉碎了不可。

二姑娘眼神一滞,还有些羡慕:“真好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池老怪物咳嗽了一声:“哎,没过门呢,知道啵?也就是,没准过不过。”

西派的脸色都不好看了,要发作,杜蘅芷摇摇头意思是别伤和气。

其实,在这种大家族里生活也他娘挺累的,四面八方,上下打点,得活成三头六臂,难怪老头儿说让我不合阴阳群。

有一阵子没看见老头儿了。

老头儿这人瞎话溜丢,没有正形,老瞒着我什么事儿,还不爱洗澡,可是,我还是想他了。

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

这个时候,一串东西跟着风落在了我头顶上,是万年紫花斛木的花。

我微微皱了眉头。

这东西一开花,就意味着夏天过去一半了。

解决完了这件事儿,下一桩,就是程星河家的玄武局了。

程狗素来聒噪,看他老老实实的呆在一个地方,也真是难得。

这一次,倒是难得的齐聚,乌鸡和夏明远他们应该也都来了,只是人太多,不好找,等丧礼结束,跟他们见见面。

天色暗了下来,要开始守夜了。

丧礼办三天,停灵守夜两天,这个习俗的由来,据说是因为旧社会医疗不发达,为了避免假死现象,会停灵三日。

古代有个悲剧的皇帝——春秋霸主晋文公,当初就在丧礼上恢复了神志,想从棺材里出来,可继位人选都定好了,箭在弦上,大家都装成没听见的样子,就哭哭啼啼的把他给葬了。

不过现在社会,医疗发达,这种现象就很少了。

奏哀乐的换了一拨又一拨,不过我们这些陪着守灵的就没有换班儿一说了,好些岁数大的,坐着坐着就打起呼噜来了。

哪怕那几个狗字辈的小辈,也扛不住,一个个东倒西歪的。

抓住了这个功夫,郝秋薇过来了,表面是给大家摆果盘,其实眼巴巴的看着我,巴不得让我赶紧帮她解决了肚子的事儿。

我找了个机会,就跟过去了。

齐家大宅以万年紫花斛木为中轴,是传统的古宅,过了几个门槛,哀鸣的声音和纸灰的味道就逐渐薄弱下去了。

她指着前面:“过了那一重门就到了。”

一走就觉出,这个宅子的布局有八个小角楼,八个方向各有镇物,全是神气,看神气的规格,那得是高老师平时吹嘘的“麒麟脚”之类的真货。

以此类推,这叫“八仙葫芦”,保平安一绝。

这地方堪称金刚铁桶,难怪那几个小辈一听这里进来了什么东西,跳脚不信,就算跟我说八仙葫芦进来什么,我都得疑心。

这就说明,郝秋薇肚子里东西,来头不小。

到了最外侧一重,果然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,感觉不出那些大佬们摄人的气息了,郝秋薇说,这地方以前就是锁着的,基本没人来,在这里只管放心。

我答应了下来,一脚就踏了进去。

郝秋薇略带着点羞涩,把肚子露了出来。

那是个很美好的肚子,平坦细腻又洁白,谁也不会想到,这地下藏着什么东西。

这东西不是贪血腥吗?我早找了一些血——跟那些狗字辈的要来的,说放血利运。

接着,就把血涂在了一个娃娃身上,摆在了肚皮前面。

饿了这么久,肯定受不了诱惑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那肚皮上,就出现了淡淡的波动和阴影。

我心里一振,出来了!

镶嵌了太岁牙的手做好了准备,一出来,就把它给薅出来:“一会儿可能有点疼,你忍一忍。”

“嗯!”她犹豫了一下:“先生,你对我真好,我……”

“不用谢我,”我全神贯注:“你命里注定能逃过这一劫。”

好些事儿,命运安排的环环相扣。

她没听明白。

月亮升得更高了,皎洁的月光投下,阴影更重了,我瞬间凝住了呼吸,只见肚皮上,倏然出现了一个圈子,接着,好像一个触角一样,从肚皮上凸起,对着粘有人血的娃娃,就扑过来了。

那是什么东西——哪怕我做好了心里准备,也被震慑住了,那个“触角”头上,是白森森一环,黑煞气重的跟浓墨一样!

我还没见过这么重的黑煞气,好凶!

但下一秒,我就运上了行气,就在这东西咬上血娃娃的瞬间,把它抓出来。

出来了!

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——这东西的方向不对,不是对着血娃娃,而是对着我的右手!

我后心顿时就炸了,目标是我?

那东西太快了,要不是我会观云听雷法,可能直接就被吞下去了!

手往后一退,那东西凶狠的追了上来,龙气在右臂上炸起,我就要把它反拧过去,可没想到,“咔”的一声,那东西直接穿破了龙魄和龙鳞,血气往外一炸,我先是一愣,这东西能咬破龙鳞?

在蛟珠的力量下,条件反射闪避,可那东西,比条件反射还快,对着我就追了过来。

这个变化又急又凶,眼睁睁看着手臂被贯穿,甚至没来得及觉出疼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我听到,手臂被粉碎一样的声音!

那下一步,就是……

我立马要把手臂给拉出来,可龙气被堵在肘部,根本就贯不下去!

这个东西——要吞了我!

可就在最后一瞬,那东西忽然跟被什么打扰了一样,怔了一瞬。

下一秒,就有人喊了起来:“快来人,有贼啊!”

贼?

一个颀长的身影,豹子一样迅捷的从围墙上窜过,没入到了夜幕之中,周围的人声,像是为他来的。

咦,这人的身影怪眼熟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