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09章 你是真凶

当然了,齐家人本来不想让我过去,可说着,我看向了其他人:“咱们是来吊丧的,那就说明跟齐家关系不浅,齐家遇上事儿,那就不能袖手旁观,一起去抓贼,给齐家出这口气,让齐老爷子知道,他虽然没了,齐家,咱们是帮衬的。”

其他人一听,一呼百应:“对,齐老爷子尸骨未寒,绝不能放过那个贼!”

有一些,确实是跟齐家亲厚,可还有一些,也是心怀鬼胎,正愁找不到机会浑水摸鱼,图谋传家宝呢!

群情一激动,齐家就拦不住了——拦也不好,大家好心帮你抓贼,你不识好歹还是怎么着?

成功带上节奏了。

人越多,越乱,那就越可能救出二姑娘。

二姑娘,你可千万别出事儿。

程星河也瞅着我,我点头让他放心。

一边往里走,我一边问齐家人:“对了,那位齐鹏举先生,今天怎么一直没出来?”

“我们先生悲伤过度,身体撑不住了。”

撑不住?老爹都去世了,这长子不在这守灵,真是因为身体?

进了一重门,就看见好些人围在了一个屋子前面,包的水泄不通。

情况跟刚才我和那人差不多。

而那两个怪东西我认识,确实是二姑娘惯用的。

好几个齐家小辈被那俩煞给伤了,回头一看齐雁和来了,都精神了起来:“您可算来了!”

齐雁和显然动了气,那个黑煞奔着他扑过来的一瞬间,他不过是一抬手,那个黑煞跟个纸片似得,瞬间就被一撕两半!

二姑娘要心疼了。

周围顿时都是叫好的声音:“不愧是齐老爷子老来贵子!”

“怕是得了齐老爷子的亲传,齐家这十二天阶的位置,有他也能保住!”

齐雁和往里一冲,后头的人也哗啦啦全跟进来了,我插在里面,早看见了内里的生人气。

二姑娘的生人气是很怪的,几乎可以说是不人不鬼,扮个贞子也毫不违和。

大家还四下里找呢,我浑水摸鱼,就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那地方有很多的柜子。

先进去的一个齐家小辈正在那找人——他跟着黑白双煞的阴气找来的。

挺有本事啊。

果然,下一秒,他就打开了一扇小门,二姑娘正蜷缩在里面。

他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我找……”

“到”还没说出来,我一手刀就砍在了他脖子上,生人气被斩断了一瞬,人就没知觉了。

二姑娘只知道有人出现,还想抬手抵抗呢,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:“别吭声,是我。”

二姑娘猛地抬起头,眼神惊喜交加:“怂货?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上厕所路过。”我立马说道:“跟我走。”

可二姑娘直接挣脱:“我不走,我还要找涅槃圈呢!哎,怂货,你来的正好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你陪我一起找。”

我恨死这句话了。

“那不行,”我反手拽住她手腕子:“跟我……”

“李先生?”这一回头,又一个齐家小辈出现了,一看见我抓住了二姑娘,别提多高兴了:“多谢你先说……”

我点了点头:“不用客气,哎,你看你身后,又有个贼!”

那小子往后一看,也跟他兄弟一样,挨了一手刀。

二姑娘抓紧了我的手:“怂货——你不怂的时候,挺帅的嘛!”

我一般帅不过三秒。

我拽她就走:“你别找了,实话告诉你,那东西已经丢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二姑娘的指甲死死嵌入到了我肉里:“你放屁!谁有那么大本事,比我们下手还早?”

“是真的,我亲眼看见的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咱们怕是让人给耍了,这地方,是个圈套。”

“圈套?”没想到,二姑娘更兴奋了:“那不是更有意思了吗?怂货,咱们去找那个偷东西的,抢回来!”

你能别这么想当然吗?过家家呢?

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你现在已经倒了霉了。

我一边找机会出去,一边问她池老怪物怎么跟她在一起?

二姑娘摇摇头:“我早说来找东西,他非说时候未到,还老盯着我,说怕我惹上麻烦,我嫌他烦,就自己先出来了,不行啊?”

他肯定也四处找二姑娘呢。

可这个时候,出门的地方已经封住了,得带着二姑娘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“这地方风水就不行,老有点怪东西。”二姑娘答道:“我来的时候还看见了,不过一出手就降服了,你真该看看我的身手……”

我也没顾得上听二姑娘吹牛逼,现如今怎么出去呢?

对了,还走那个夹道!

可才刚一转身,我就听到头顶“哗啦”一声响。

梁上有人!

我猛地抬起头,一串梁上土就落了下来,二姑娘一下激动了起来:“贼!怂货,咱们追上去,把东西抢回来!”

说着,奔着那个方向就跑,跟个脱缰野马似得。

池老怪物这些年,真是辛苦了。

我刚拽住了她,对面就来了人,赶紧把她给摁在了墙角里。

“那东西就在这附近,”一个人声响了起来:“闻到味儿了。”

这个声音,是我们进门的时候,狗字辈里,嘴巴特别乖觉的那个。

我记得,他叫齐金麟。

“这次千万别让它跑了。”齐雁和的声音:“怎么也得让老头儿瞑目。”

“是,可是,那个李北斗……”

“关于那个李北斗,顺其自然。”他声音含着浅笑:“他那条胳膊不行了,好办。”

我一皱眉头,他果然觉出来了。

不过,这个“贼”,怎么又跟齐老爷子扯上关系了?

难不成……

啊,好像一根线,把一切全串联上了。

那我就明白,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他们四处里找了找,可没找到,也就走远了,而我摸了几扇窗户,终于找到了那个遍布尸骸的位置,拽过了二姑娘:“走。”

二姑娘一愣:“这是哪儿?”

“那个贼就在里头呢,追上他,东西就是你的了。”

我不爱撒谎,可这下,是没辙了。

二姑娘顿时就兴奋了起来:“真的?”

我们俩下去,我就暗暗的松了口气,心说她再折腾,一拳打昏。

结果刚没跑几步,我就拉住了二姑娘。

“又怎么啦?”

一个人,跟我们撞了个满怀。

“啊……”

那人一声惨叫,我也听出来了,郝秋薇。

二姑娘借着我的手机微光,也看出来了:“是你?”

“你认识?”

“是啊!”二姑娘连忙说道:“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?我在这见过怪东西——就是她身上的,被我搞定了。哎,你没事了吧?”

郝秋薇脸色惨白:“已经没事了——后来,这个李先生也帮了我……”

二姑娘还想说话,我推了她一把:“你听我的,先一直往外跑,在外头等我——要不,贼就追不上了。”

二姑娘没辙,让我搞快点,自己闯了出去。

郝秋薇也要跟着出去,我却拽住了她。

她回头看着我,满是惊讶:“怎么了?”

我盯着她眼睛,答道:“你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,辛苦你了。”

郝秋薇顿时一愣: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我演戏?”

“你早就知道,你肚子里是什么东西吧?”我接着说道:“齐老爷子之所以会死,是不是,也跟你有关系?”

她后退了一步,满脸难以置信:“李先生,你吓到我了——我听不明白……”

“行了,别装了。”我盯着她的肚子:“有人托你,用肚子里的东西,来咬我右臂的,对不对?那人谁啊?”

郝秋薇连忙摇头:“我不是……”

“你养了那个怪物,还想方设法,让怪物吞了涅槃圈。”我答道:“所以,齐老爷子才封不住怪物,送了命——你跟齐老爷子,什么深仇大恨?”

“我真的……”

“别撒谎了。”我答道:“你身上中蛊了,这就是在证据。”

她瞳孔一缩:“中蛊?”

中蛊的人,眼白有黑线。

对,就是阿丑给我的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