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12章 回魂茶碗

二姑娘比我来的早一天,她来的时候,正忙着浑水摸鱼找涅槃圈呢,就看见有人在欺负郝秋薇。

郝秋薇晾衣服,几个又高又壮的姑娘经过,就把手里的麻辣串,臭豆腐什么的,往她洗干净的白衣服上蹭。

郝秋薇一看就是个包子,那些姑娘怎么欺负她,她都不吭声,跟个鹌鹑一样,缩着脖子缩着。

二姑娘气不过,就让自己的煞去吓唬那几个姑娘,那几个姑娘屁滚尿流跑了,郝秋薇就抬头四处看,看到了二姑娘。

二姑娘问她,那些人为什么欺负她?

她嗫嚅了一下,说,因为她来路不正。

二姑娘不明白——犯法的东西才来路不正呢,人怎么还有来路不正一说?

郝秋薇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,她出生,是因为她妈勾引了有妇之夫,知道的,都管她叫小骚坯子。

其实,这什么年代了,在外头断然是没这种事儿的,可齐家不一样——齐老爷子风流成性,所以宅子里的规矩极严,但凡打扮的招摇点,这地方就容不下你了。

按理说郝秋薇长得也就那样,不至于成了全民公敌,可她从小让人骂,好像什么事儿都是她的错——她妈生她难产而死,是她的错,小时候拿不住馒头滚地上,是她的错,长大了,哪怕只是在路上走,挡住了后头的人,也是她的错。

她唯唯诺诺,不敢抬头,老觉得,这一切都是应当应分的。

二姑娘把那个性格,最喜欢打抱不平,立马就要帮她把那帮人教训教训,可郝秋薇拦住她,露出了一个很奇异的笑容,说不用了。

她活不了多长时间了,没必要了。

二姑娘这才发现,她身上寄生着什么东西。

二姑娘一下更生气了——好人不长命,坏人留千年?于是她就想把郝秋薇身上那个邪祟给赶出来。

可那玩意儿挺厉害,二姑娘不是对手,她就把自己的翡翠挂件拿出来了,挺义气的说:“你先带着,渡过难关,我再管你要。”

郝秋薇十分感激,眼圈就红了——说很少有人对她这么好。

二姑娘说只要你活下去,总会遇上更多的好事儿,说话间,池老怪物也来到了附近,二姑娘转身就走了。

这就是翡翠挂件的来历。

被欺负——她没跟我提过。

但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大概能明白,她为什么那么死心塌地给那个黑手办事儿了。

而这个时候,眼看她的生人气像是稳定下来,蛊应该是差不多了,只要找到了白藿香给她治伤就可以了。

不过,现如今到处风声鹤唳的,我怎么把她背出去?

而二姑娘一下就把她背在了后背上:“我找去。”

“不行,你最近运势很差……”

别说,二姑娘这次偷着从池老怪物身边溜,要没有我,不知道倒霉多少回了。难怪从酒金刚的身上,看到她有危险。

二姑娘梗着脖子说道:“那怎么啦,她——估计是一时猪油蒙心了,也算我朋友。”

见个面就算朋友了?不过也是,见到个男的就问要不要处对象的,啥事儿干不出来。

二姑娘也不知道我想什么,还要往外走:“把她安置好了,你就把那个涅槃圈给我用用……”

“不用这个,也能找的你妈。”我说道:“我知道你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这个时候,池老头子的声音倏然响了起来:“哎呀这个地方好臭。”

二姑娘一见池老怪物就不高兴:“老跟屁虫。”

我看出来了,池老怪物不想让我把二姑娘的身世说出来。

这老头儿葫芦里卖什么药呢?俗话说宁拆一座庙莫拆一桩婚,你要是存心让人母女分离,那罪过更大。

不过,没弄清楚,确实不好轻举妄动,我就用眼神问池老怪物什么意思?

池老怪物一翻眼皮,意思是容后再叙。

二姑娘看我们俩挤眉弄眼的,忍不住问我们是不是得了沙眼,互相传染。

“外头都闹翻天了。”池老怪物侧头在肩膀上把汗擦了下去:“有贼惦记上那口棺材了。”

卧槽?

翻翻书房库房,在我看来就是极限了,竟然有人为了涅槃圈,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棺材?

“现在是乱成了一锅粥了。”池老怪物一双眼睛上下看我:“小孩儿,你这福星高照,红光满面的……”

我只觉得池老怪物从我身边一擦,就看见,那个小圈,落在了他反绑着的手里!

他是怎么做到的,这个速度——真不愧是池老怪物。

二姑娘一看,也急了眼:“老怪物你要不要脸?我们俩差不点把命给搭上,你来吃小辈的瓜落!”

池老怪物跟个南疆人似得扭脖子:“脸皮厚,吃个够,脸皮薄,吃不着,怎么,有本事你抢回去!”

目前我们俩还真没这本事。

二姑娘气的就要上去拔池老怪物的胡子,池老怪物连忙说道:“我就摸摸,又少不了一块半块的!摸完了,一准还给你!再说了,外头找这个东西,正找的急呢,我帮你们收着,避避风头。”

跟小时候过年收到高老师压岁红包的时候,老头儿说的一模一样。

这些老怪物们,都是批量生产的吗?

不过他这话也有道理,现如今,这个涅槃圈是个定时炸弹,放谁身上,都说不好要炸。

二姑娘听我劝,这才拉倒,转而把郝秋薇放在了池老怪物身上,让池老怪物背着去找白藿香。

池老怪物装成理亏的样子,就答应了——其实,还是对二姑娘的宠溺吧。

郝秋薇交到了她手里,一准比跟我们在一起安全。

池老怪物刚要转身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你赶紧回去看看,你那个狐朋狗友,东张西望贼眉鼠眼,像是在找你呢。”

程狗?我心里一提,别是我不在身边,这货遇上什么麻烦了吧?我就赶紧带着二姑娘上去了。

一走,就听见池老怪物在我身后说道:“把二百五看好了——护不住她,剥你的皮!”

二姑娘回头就骂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,耳朵却红了。

到了上头,果然乱成了一团,偌大的灵堂,天翻地覆,黄白菊花撒的一片狼藉。

我立马想起了刚才那一声巨响。

出啥事儿了?灵堂让人给炸了?

跟池老怪物说的一样,那帮人都在义愤填膺:“骇人听闻啊!”

“这齐老爷子泉下有知……”

一细听,好么,刚才大批精锐去后院找贼,谁知道灵堂空虚,有人趁虚而入,把这里的灯火全灭了,就要动棺材,看看涅槃圈是不是在棺材里随葬。

有个老资格的武先生脾气大,上去就是一法器——大佛杵,一下把灵堂几乎腰斩。

灯火亮起,就看见棺材已经歪了,这才刚扶正了,齐家女眷一个个哭的都上不来气了,说齐老爷子英雄一辈子,死了让人这么欺负。

这个时候,有人拉了我一下。

程狗。

我刚想问他出啥事儿了,就发现他正在盯着一个碗,让我看看。

供桌上的东西,你也馋,真是个不肖子孙。

可我看清楚了那个碗里装的是什么的东西,后心就是一麻。

那是装“回魂茶”的。

所谓的回魂茶,是人死之后,要被阴差监视着喝迷魂茶的。

可阳间的亲人不忍心让祖先忘记自己——以后那谁保佑自己呢?就会用一个小手段,把回魂茶放在灵前,让祖宗喝了再走,到时候阴差检查,就以为祖宗喝过,祖宗就永远记得阳间事了。

那玩意儿没一个活人会去喝。

可现在,那一大碗,少了一大半!

点灯的时候,孝子贤孙才续上的,不可能蒸发那么快。

谁能喝这个,除非是——我看向了那个阴沉金丝楠的棺材。

难不成——齐老爷子起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