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13章 生前遗嘱

“还以为我他娘眼花了。”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今儿怕是真安生不了了。”

原来刚才灯一灭,普通人眼睛都没法适应光线,可他的二郎眼得天独厚,真就看见一个人影在棺材附近徘徊。

这地方眼睛好使的不光他一个,有武先生也发现了,大喊一声有贼,上去就是一杵子,灯再亮起来,其他人去看棺材,他却注意到,那回魂茶就少了。

没有哪个贼,会专门来偷回魂茶喝。

人们一描述某事儿天怒人怨,就会说“谁谁的棺材板压不住了”,今儿齐老爷子眼看丧事儿闹的厉害,一气之下也出来了?

照着齐老爷子吃阴阳饭的资历,真保不齐真跟阴差有什么交情。

这是往好里想,要是往坏里想……

程星河担心的,是惊尸。

“那还愣着干什么?”我立马说道:“打开棺材看看,别真出了事儿。”

程星河跟齐家人那边一使眼色:“你觉得,可能吗?”

这时一个武先生已经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:“刚才,确实是老头子鲁莽了——惊了齐大先生,实在不好意思,要不,开开棺材,看看内里齐大先生的遗容,别出了什么问题吧?”

那个武先生老态龙钟,上了公交车你不给他让座都不合适,没想到一伸手就打烂半个灵堂——年轻的时候得有多猛可想而知。

那些狗字辈的孝子贤孙论起血缘都稍远一些,齐鹏举又不在,就都看向了齐雁和。

而齐雁和直接说道:“谢谢关心,不过,家父已经受了惊,不宜再扰,好意心领。”

那武先生有点不高兴了:“那万一齐大先生土下不安,怪罪老头子怎么办?”

这种传说不少——有的时候死人托梦,说自己住了破屋,直漏风,让孙儿去修东南角,刨开一看,棺材东南角肯定是有窟窿。

还有说硌得慌的——就是尸身的寿衣没放平。

可齐雁和坚决不肯开棺,说内里很妥当,大家不用多心。

这一下,有个素来毒舌的文先生冷笑了一声:“也是——没准人家传家宝压在棺材里呢,就怕咱们惦记上,当然不肯开啦,人家拿咱们当贼防着,你就别热脸贴人冷屁股了。”

能有这想法的,自己也不干净——八成就盼着开棺看看涅槃圈有没有在里面,能不能顺手摸鱼。

这哪儿是吊丧啊,这他娘是来寻宝的吧。

人死了之后混到这个份儿上——人人拿你当肥羊,我忽然也觉得,这丧礼办不办,真没多大意思。

周围也是一片抱怨,意思是齐雁和年轻不会办事儿,败路人缘。

其实,谁心里几个小九九,谁不知道?

可那些齐家小辈呆不住了,看向齐雁和的眼神,也有些不对:“别是棺材里,真有什么猫腻吧?”

“那是咱们整个齐家的东西,捂不住,别便宜了别人去。”

可齐雁和咬死了,说他有老头子遗嘱——天塌下来,不许开棺,他也只不过是完成父亲遗愿。

不过这空口无凭,好些人认定他自己心里有鬼,凭空捏造,越不开棺,周围的质疑声,也就越大。

正一团乱呢,忽然门口有人通报:“来人吊唁了!”

大半夜的,来吊唁?

这可真是份情义。

“什么人?”

“说是……”来通报的压低了声音:“也是咱们齐家的。”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不对啊,齐家的已经到齐了啊!”

说话间,外头来了几个人,一水的麻花帽子,其中一个个子高的对着棺材就行了大礼:“爹啊……我来晚了,您起来,看看儿子啊!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——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这个人:“这是……”

跟齐雁和一样,自称是齐老爷子的私生子。

不光如此,还亮出了一个婴儿和一个老爷子的合照——甚至还拿出了一份手写的遗嘱。

遗嘱的内容,是给这个儿子留下一份遗产,以弥补这么多年无名无分的亏欠。

而且让这个儿子自己选,什么都行。

好家伙,跟留个支票随便签数字一个意思。

周围轩然大波,那些齐家子弟不乐意了,说着遗嘱来的不对劲儿。

可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屁,就是老头子的鬼画符——我都认识。”

这齐老爷子一个爱好是女人,还一个是风雅,很喜欢写写画画,字体很有特色,熟人都认识。

那个自称是私生子的——自称叫齐翎生,冷冷一笑,说老爷子早预料到了,这地方肯定有人不认他,就让几位老资格来辨认作证,也说是老爷子遗言。

被他点名的,也确实是老爷子好朋友,都认识这就是齐老爷子的字。

好几个岁数大的忍不住摇头:“不愧是老流氓,生前留下一屁股风流债,死了让儿孙擦屁股,都是报应。”

程星河也低声说道:“人一死,什么牛鬼蛇神都钻出来了。”

齐雁和就装听不见:“那你的意思——要家里什么东西?”

那个私生子立刻说道:“老爷子跟我提过,我也不敢违背父命——就要涅槃圈一样。”

这话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那私生子继续问道:“那——涅槃圈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呢?”

这你问谁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