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16章 不死仙药

我们俩赶紧也凑过去看,这一看不要紧,好几个武先生名宿砸开了一扇门,以一种十分狼狈的姿态跑到这里来了。

熊孙子蹦跶了起来:“老婆子,你看他们的脖子,像无花果!像无花果!”

别说还真挺像的,他们脖子上,都有一个无花果大小的伤口,血肉模糊,好赛一人盖了一个戳。

摸龙奶奶也皱起了眉头:“有大行尸?”

他们一见了摸龙奶奶,立刻说道:“胡家阿姐,不知为什么,这地方竟然——不止一个行尸,而且,那些行尸怪的很。”

摸龙奶奶是何许人也,早看出来了:“分明是新尸,却有大本事,是不是?”

新尸……是啊,尸体惊尸容易,可惊尸也好对付,能让这些武先生这么狼狈的,非得是大行尸不可,就好比刚才那个无极尸。

可炼化大行尸,哪怕在养尸地里,也得积年累月的经受精气,就好想头一天开花,不可能第二天果子就成熟了一样。

我想起了刚才那个“类似”无极尸,跟之前那个大磊一比——能耐有余,心智不足,像是速成简易版。

而齐老爷子舔了舔嘴唇,骂道:“这些兔崽子们,什么门也能撬开。”

原来,这些东西,都是齐老爷子养的?

我和程星河立马就反应过来了:“这些行尸,是你养的?”

齐老爷子梗着脖子:“也——不算。”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——明明就心虚了。

二姑娘看他跟看傻子一样:“你岁数大了,脑子也拉胯了,弄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我养了,也不犯法啊!”齐老爷子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更别说——他们要是不撬开那个门,这东西能出来吗?要怪怪他们,别怪我。”

程星河也皱起眉头,看向了齐老头子:“你说实话,这一阵子,你到底拿那个涅槃圈干什么了?”

齐老爷子假装没听见。

程星河气的就推齐老爷子的脑袋:“好几十岁的人了,你干的这都什么粑粑事儿?你跟我说实话——那个涅槃圈,是不是从四相局里弄来的?”

程狗跟我想到一处里去了。

要短时间内成为无极尸,那就只有上真龙穴那一个方法。

而且,他刚才说,为了程星河……

齐老爷子嘴角一扯,赌气似得说道:“算啦算啦,受累是我,落好没我的,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。”

这不就是默认了嘛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我还老说七星他三舅姥爷越老越可恨,合着你也差不多。”

不是,关我三舅姥爷啥事儿?

齐老爷子一转脸,似乎也生气了。

但是,程星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,打开了,递给了齐老爷子面前:“幸亏我没舍得全吃完——你没死就好。”

后头这一句,轻不可闻。

包里,是他没舍得吃完的那几块桃花酥。

二姑娘没听见:“他说什么来着?”

可我们全听见了——齐老爷子清癯的身影一颤。

他接过来,吧唧吧唧吃了。

程星河色厉内荏:“好吃吗?”

老头儿勉强说道:“嗯。”

“好吃就好吃,不好吃就不好吃,嗯什么?”

程星河这话凶巴巴的,可眼圈子微微发红。

老头儿却乐了:“你小子——还记得呢?”

也许,很久之前,这对祖孙俩也有过一模一样的对话,只是,说话的人角色互换了。

底下越闹越乱,有人就说道:“胡家阿姐,您带着娃儿,要不,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——齐家的东西不正常。”

摸龙奶奶骂道:“怂蛋,我都不怕,你怕个屁,涅槃圈还没找到,要走你们走。”

齐老头子吃完了,噎的直锤胸口,可没水,只能干噎,程星河给他后心来了几拳,这才说道:“你跟人借那个东西,到底干什么?”

齐老头子一边咳嗽,一边回答:“那东西能收三界精华,做,帝——帝流浆。”

程星河的手,一下就僵在了半空。

我也愣住了。

这帝流浆——是传说之中的仙药。

集日精月华,哪怕动植物,一旦触碰到,就能成精。

人得到了,长生不老。

程星河骂道:“秦始皇汉武帝弄不到的东西,你能弄到?”

“我试试不行啊?”齐老头子说道:“你今年,不就到日子了吗?”

程星河转脸看向了他,没说出话来。

是啊,程星河的生日——也就是他的死期,很快就要到了。

齐老头子接着说道:“你妈是寡妇——你要是死了,以后,她连个烧纸的都没有。我就想……”

就想把帝流浆研究出来,把程星河的眼睛给点了?

二姑娘没听明白:“长生不死药,跟那些行尸有什么关系?”

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——齐老爷子,做帝流浆,是拿那些人做实验了。

那都是一些失败的试验品——之前夹道里那些尸骸,应该也是一样的。

不过,看来一直到了现在,真正的帝流浆,还是没做出来。

程星河再一次瞅着他:“那你说什么,这玩意儿能开三界之门?”

齐老头子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我不吹牛逼,逼债的来了,他们能上这里来给我顶雷?”

好么,你这是计划多少年了?

这个玩儿赖的样子,跟程星河也是一脉相承。

程星河喘了口气:“老头儿,你变了——为了那个玩意儿,害了这么多人……”

老头儿立马说道:“这那就冤枉我了——都是一些该死的人,杀了,也是为民除害,为科学做贡献——可惜……”

他叹了口气:“没出那件事儿,就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