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18章 独脚金神

哑巴兰。

之前他一直跟兰家人在一起,这乱子一闹起来,我们没找到他,不过料想他跟兰家人在一起更安全,也没惦记他。

平时这货不声不响的,遇上事儿了,胆气是足的。

程星河立马看了我一眼:“这小子……”

不能放着不管。

我刚要动身,齐老爷子却说道:“这是你们的朋友?要为他好,就得撒开手——小树长在大树后头,就难以成材,看上去,大树是能给小树遮风挡雨,可阳光雨露,小树也分不到,一辈子长不大。”

程星河盯着齐老爷子,忽然跟想通了什么似得。

我也一样。

哑巴兰往前一挡,他身后那小子抬起头,眼神一凝,好像看到了一尊天神。

他们家几个阴阳身都过来了,兰红梅看清楚了罗大花脸,脸色一白:“如月,那是尸王,快退开!”

哑巴兰梗着脖子说道:“不行——我哥说了,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兰建国也跑了过来,一看这个情况,骂道:“那也是在你能力范围之内,你问问你自己,对付的了尸王吗?”

哑巴兰死死盯着尸王:“没试过,怎么知道?”

我忽然想笑——这个口气,竟然跟我一模一样。

尸王哪儿会管你是来干啥的——他要的是生人气,奔着哑巴兰就扑过去了,哑巴兰矫捷的一让,金丝玉尾弹出,稳准狠的勒在了尸王脖子上,以不思议的速度缠出了一个活扣,直接把尸王给吊了起来。

只要吊在了半空,尸王再厉害又能怎么样?它谁也够不着。

周围先是沉默,接着就是一片叫好的声音:“好!”

“不愧是兰家的阴阳身!”

“这个手段——是兰老爷子的真传!”

哑巴兰白净的一张脸顿时就泛了红——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,也觉得,自己经得住夸。

他很少站在这种聚光灯中央。

我这才想起来——在刚认识哑巴兰的时候,他的品阶是比我们高的。

可是后来,我们一起做事,他力气没少出,却什么都不去争抢。

其实,他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我为他高兴。

可下一瞬,我的心立马就揪了起来——我看见,那个尸王身上爆发的尸气,猛地更浓重了。

程星河一把抓住了齐老头子:“罗大花脸怎么回事,哪怕是尸王,这尸气也不能没完没了——这他娘是尸气还是燃气啊!”

齐老爷子被他摇的发晕,扶住了额头:“你不知道——罗大花脸活着的时候,就为了增加尸气,镇压行尸,吃了不少尸肉,什么旱魃印堂,水尸脚心……”

“呕……”二姑娘一只手遮在了嘴上:“不炸不腌,生着吃?”

“那可不,炸了腌了,还有什么尸气味儿!”

这罗大花脸是个狠人。

哑巴兰一开始没觉出来,可觉出来之后,就来不及了——他的脸色,也发了灰,被尸气给侵蚀了!

眼看着哑巴兰那吃力,我也着急,恨不得现在就下去保护他,兰家人要过去,哑巴兰却厉声说道:“别过来——危险!”

“嘣”的一声,罗大花脸就挣断了金丝玉尾,直接坠下来了!

哑巴兰翻身让过去——可他的身体出现了明显是迟滞,那东西抓住机会,对着哑巴兰就扑过去了。

那手一插,穿皮裂骨,跟之前跑过来的武先生一样,嗓子上,得盖上了一个“戳”!

哑巴兰尽最快速度避让开,那东西的爪子擦着他的脸落在了地上,“蓬”的一声,整块石板全部裂开,炸了一片土。

哑巴兰大口呼吸了起来,他被尸气侵蚀的越来越厉害了。

程星河也坐不住了——哑巴兰岁数最小,跟我们的弟弟是一样的,谁不心疼?

兰家人还有周围的武先生是想去帮他,可尸气实在太浓烈了,现在去救他,除了把自己搭上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兰建国则立在原处,把西装和衬衫的袖子给撸上来了。

她刚要闯过去,却被人拉住了。

“这种事儿,怎么能让小姑娘冒险?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们这些男人,又没死。”

夏明远。

兰建国一愣,夏明远对着尸气一头就冲过去了。

“你也等会儿。”

但没想到,最后一瞬,夏明远也被人摁住了肩膀,那只手,有一寸长,凤仙花染过的指甲。

兰老爷子。

“让他试试。”

在污秽的尸气之中,我们全看到,哑巴兰身上忽然出现了一层灼眼的气息。

神气。

而且,他缓缓抬起了一只脚。

那是——大威金甲神!

大威金甲神,也被称为“金鸡独立”神,因为他的神像,一只脚抬起,踩着一只魃。

这是个名声不大,却专门收行尸下黄泉的神灵。

那道子金光一闪,罗大花脸接近两米的身体,猛然就是一颤——像是要跪下!

而哑巴兰跟大威金甲神的塑像一样,一脚把他仰面踹翻,而一只手,直接抓在了它胸膛上,两根指头,夹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。

我忽然想起来——尸王之所以得到这个名称的原因了。

因为尸王身上,有尸丹。

很多行尸身上都有尸丹,这倒是不稀奇,但是尸王的尸丹——能号令其他的行尸。

果然,哑巴兰把尸丹一举,周围一片行尸,忽然都不动了,接着,对着哑巴兰就拜了下来!

周围一片沉默,接着,掌声雷动!

兰老头子,笑的尤其得意。

程星河也高兴的跳起来:“哑巴兰出息了!”

我的视线,却落在了哑巴兰脚下,只是按理说,取出尸丹的行尸,就是一堆死肉了,可罗大花脸,竟然还能动。

难怪齐老爷子说,这东西死不了。

无论如何,这可称得上哑巴兰的高光时刻了。

二姑娘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看向了齐老爷子:“既然拿个尸丹就能控制那些行尸了,你早怎么不这么做?”

“怪我咯?”齐老爷子翻了翻眼皮:“因为没想到他们会凿下水道。”

底下的危机,终于解除了,我刚要松一口气,立刻又觉出了不对来——不好,哑巴兰危险!

果然,就在这一瞬,一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,从哑巴兰身边擦过。

落地瞬间,我就看见,哑巴兰手里号令行尸的尸丹,竟然落在了那个人的手里。

那个人——是来讨债的笑脸人!

齐老爷子顿时“嘶”了一声。

这一场灾难的正主,刚刚登场。

可这是哑巴兰千辛万苦拿到的,他说抢就抢?

也太欺负人了。

但是,那个速度和力量——比哑巴兰不知道高到哪里去。

而笑脸人研究了一下尸丹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:“没错——是帝流浆做出来的,虽然不到家。”

接着,他看向了周围的人,冷冷的说道:“涅槃圈到底在谁手里?交出来。”

周围一片安静,有几个小辈看不惯他那么狂,想说话,却被家里长辈拉回去了。

“那是我们的东西,要交,就趁早,”笑脸人继续说道:“不然的话——谁也出不去这个门。”

齐老爷子的眉头锁紧了。

程星河给齐老头子来了一肘:“哎,我还没问你呢,你避让他们,跟避雷似得,他们到底什么来头?”

齐老爷子嘴角一扯:“你不知道?他们,是屠神使者手底下的,赖他们的账,他们要追到了十八层地狱底下去。”

又是屠神使者。

程星河一愣:“你——到底怎么跟他们粘上关系的?”

齐老爷子舔了舔嘴唇:“因为,二十年前,四相局打开过一次。”

就是十八阿鼻刘倒霉的那次?

“那次——我也去真龙穴了。”齐老爷子视线牢牢的盯着那些笑脸人,百无禁忌的眼神终于有了忌惮:“就是在那,拿到了涅槃圈,碰上了他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