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都1319章

程星河看向了齐老头子:“……”

“我还能是为什么,还不是为了妈。”齐老头子吐了口气:“我就那么一个闺女。”

这话,跟齐鹏举说的一模一样。

可齐鹏举说的咬牙切齿,齐老头子,是孤寂凄凉。

当时程星河他妈看上他爹,他们家上下就是一致反对——长着二郎眼的,那跟死刑犯有什么区别,图他什么,图他让当寡妇?

齐老头子甚至带着齐鹏举,亲自把程星河他爹揍了一顿——说再靠近齐家大小姐,见一次打一次。

程星河他爹自己也不想耽误人家,这不是才有了一次一次的拒绝嘛。

可齐家大小姐也跟齐老爷子一样,是个情种,就是铁了心了:“跟他一天,我就高兴一天,们要是拦着,我寡妇也不当,直接当个讨债鬼!”

所谓讨债鬼,就是孩子成人没成家,得了父母养育,却一天不肯回馈父母,完全沉没成本。

这下齐老爷子不敢吱声了——哪怕当个寡妇,也比死了强。

活着不就有希望嘛。

可齐老爷子能不惦记着女儿的终生幸福嘛!那姑爷,能不死,也别让他死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就有人邀请他,上四相局。

他自然也动了心——是啊,真要是找到了四相局,破了局,那女婿家就不用承载那个二郎眼的诅咒了。

他跟着那帮人一起去了,可说到了这里,他的脸色就变了——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二姑娘急了:“倒是说啊,看见什么了?”

齐老爷子说道:“真龙穴——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地方,那地方封着……”

他的眼神,有了忌惮。

“总之,我没能打开玄武局,但是,在真龙穴附近找到了涅槃圈。”齐老爷子抓了抓自己梳的一丝不乱的绅士背头:“没鱼虾也好,能弄出帝流浆,也一样能救女婿。”

可是,真龙穴在那个时候,好像出了什么纰漏,他立刻就往外跑,终于是跑出来了,但是他回头就看出来,刚才真龙穴的纰漏,是有人从里面动了很要紧的东西。

他没拿准动局的是谁,他为了获取涅槃圈,跟那批人走散了。

于是他带着涅槃圈就往回走,正遇上那帮人。

齐老爷子是何等的流氓,东西到了手里,死也不撒——哪怕打不过,以死相拼也是做得到的,流氓有流氓的气节。

那帮人却竟然没强求,说齐老爷子要涅槃圈,可以跟他们谈个买卖。

租借买卖。

到时候,让齐老爷子,为他们做两年的事儿。

齐老爷子素来拿承诺当唾沫,吐的毫不心疼,当时就答应了——二十年,那二十年之后再说呗,还早着呢。

齐老爷子拿回涅槃圈,才得到了一个糟糕的消息——女婿已经死了,这玩意儿没来得及救他。

还有一个更糟糕的消息——女儿又生了个儿子。

他气的好险把地板跺个窟窿。不过那地砖的材料少,没舍得,于是他盯着涅槃圈发怔。

帝流浆还是得做。

不过,这些年一直没进展——他就担心那些使者来抢涅槃圈,提前把这玩意儿的功效夸大,引的人人心痒,就为了讨债的来了之后,有人能帮他顶雷,到时候推说圈子丢了,就是无头公案——圈子丢了,那就没满时间,没满时间,我干啥给租金?

谁知道,千算万算,没想到一语成谶,真的丢了。

程星河半晌没吭声,半晌才说道:“我可谢谢了。”

而这个时候,底下更乱了,有人已经开始明哲保身了:“我只是来参加丧礼的,跟那什么圈子没关系——们找们的,我们先走了。”

齐老爷子伸脖子一看,骂道:“杨三莲?我就知道这老小子第一个打退堂鼓——一辈子没成事,就在这上头呢。”

其余的一看有人先开了口,也跟着响应:“对,我们也走,们慢慢算账!”

“那不行。”

笑脸人却并不是吃素的:“交不出涅槃圈,谁也别想走。”

话音未落,有个人头破血流的从外头爬进来了:“大伯……”

那人是杨三莲的侄子:“我,我想溜出去,可这地方,有阵……”

这种人下的阵,当然难破了。

程星河盯着齐老爷子:“造的孽。”

“是他们杀人,管我屁事。”齐老爷子理直气壮:“再说了,一开始我就传了话,除了亲的近的,谁也别来,上了金銮殿,我也有理。”

之前被狗字辈的盘查,合着还是因为齐老爷子的好心——是啊,不这样,被困进来的更多。

所有人都死死盯着他们——能上这里来的,都是老资格,谁受过这种气,可对方是屠神使者的手下,什么本事大家都看见了,谁也不想去当出头鸟,跟他们撕破脸。

不过,涅槃圈确实没在他们手里,让他们说他们也说不出来,这笑脸人一边笑着,一边把尸王丹举起来了。

这一下,刚才对着哑巴兰跪下的那些行尸,霍然全站起来了。

“拿不出来。”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些东西替我搜。”

我火一下就起来了,把他们围在这里不让出去,又放行尸,是拿他们当羊宰吗?

也他妈的太欺负人了。

这些人是有胆小的,可见惯风浪的也不少,有不少忿然作色,已经准备反击了。

“们太欺负人了!”

可这个时候,哑巴兰的声音却响了起来。

笑脸人回过头看着他。

哑巴兰梗着脖子:“那东西是我的,还给我。”

笑脸人当时就要笑,可哑巴兰矫捷的扑过去,好似一只猎豹。

卧槽,不是对手!

果然,笑脸人一抬手,哑巴兰纤细的身体一绕,倏然就摔在了地上,一声闷响。

笑脸人根本没拿哑巴兰放在心上,可一低头,哑巴兰的手还是死死抓着他的腿:“我的,还给我!”

兰家人已经上去了,西派也一样——都知道,哑巴兰是我的人,其他好些人早就忍不住了:“比起让人当羊宰,还不如拼了!”

一时间群情激奋,可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倏然响了起来:“们别打了——何必伤了和气呢,我知道,涅槃圈在什么地方。”

我一愣,就看见一个人走了出来。

是齐家那个能说会道的小辈,齐金麟。

笑脸人看着他:“说。”

他大声说道:“被一个叫李北斗的拿走了。”

哦,是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