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21章 双面之人

那几个跟风说我是灾星连累人的,连忙装成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转过了脸。

夏明远他们倒是兴奋了起来:“你可算来了——等雷劈呢你!”

“等劈你,没等到。”我回头就对他笑。

杜蘅芷看我来了,立刻跟有了主心骨一样,腰板都直了,但立刻露出担心的表情来:“你……”

她怕,我真的被这几个笑脸人给怎么着了。

我很自然的挡在了她面前:“别怕。”

“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“师父!”乌鸡蹦过来:“我想死你了——哎,白医生这次怎么没来?”

你就知道白藿香。

笑脸人盯着我,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。

而齐金麟立刻打破了笑脸人的失神:“就是他——你搜,涅槃圈就在他身上!”

我盯着齐金麟:“对了,刚才,你说齐老爷子是我害的,涅槃圈也是我偷的是吧?”

“对!”乌鸡立刻说道:“就是这个小碎嘴子!血盆喷人!”

我则盯着他:“你要我对质,我就来了——你一个伤就能证明我干了这么多事儿,说的有鼻子有眼儿啊,那你看我袖子。”

我袖子被他扯下去半块——现在,他指甲里还残留着孝布的纤维。

“这,”齐金麟张了张嘴:“能说明什么?”

“这说明,你是跟女佣人勾结害齐老爷子,后来被我撞破,想杀我灭口,可后来我跑了,你就来恶人先告状!”

“荒谬!”他拼命把手里的纤维拉出来:“这也算证据?”

“那一个道理。”我答道:“你的伤也算证据?”

众人顿时全不吱声了。

齐金麟大口喘气:“告诉你,我不是来跟你扯皮的,你要把自己择出来,得有证据,好比——人证!”

“人证?”我盯着他:“你的意思,是那个女佣人,叫郝秋薇的?”

“你还有脸提?”他立刻说道:“女佣人怎么不见了?她不是关键人物吗?你要证明你是清白的,让她来作证!还是,你把她也灭口了?”

“要是她来作证,你就承认?”

“没错,我自然承认!”

他倒是有恃无恐——认定郝秋薇已经让阴差拉奈何桥那一头去了。

“也不是不行,不过,得等一等。”

池老头子带着她去找白藿香,估摸着,让阵法给困在外面进不来了,我看向了那些笑脸人:“这件事儿……”

“我们等不了了,”笑脸人厉声说道:“你现在就交出来!”

话没说完,一道子破风声擦着我的脸冲过来,我歪过头躲了,“咣”的一声响,我身后一个什么东西裂开了。

一个柱子上,被穿出了一个洞。

而洞的边缘平滑——竟然连一丝毛边都没有。

瞬间周围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:“下手这么狠……”

对笑脸人来说,不算。

他不分青红皂白,分明就是想试探我。

屠神使者们一开始就对我没安什么好心,这些手下,肯定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

可接近的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得,他们身上的气息,很熟悉。

奇怪,是因为之前遇上过那两兄弟?

不对,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,说不清楚。

那个气息让人憎恨,让人一种发自内心的抗拒。

好像,不知道多少年前,跟我有刻骨的仇。

笑脸人看向了树上的窟窿,那个笑脸,慢慢的敛去,换上了一个十分狰狞的表情。

好像镜花缘里的双面人一样。

我好像有残留的记忆——他们的绰号,叫双面人,一旦停止微笑,就是动杀心了。

而下一秒钟,那个笑脸人抬起手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好快!

身体出于本能翻过去,笑脸人的一只手已经抓了过来,我知道他要抓我右臂,可并不好躲,龙鳞条件反射就滋了出来,“当”的一下,跟他的手撞在了一起。

龙鳞“嘣”的就碎了一半——可带着太岁牙的右手猛然抬起,就把他的手腕反折了过去。

他以极快的速度后退,脸上没表情,可看得出来,他的手也伤的不轻。

果然,他们怕太岁牙。

那几个笑脸人迅速围了过来:“他真的是……”

那个笑脸人吸了口气:“真是。”

他们认识我?

“真是他,就更不能让涅槃圈落在他手上。”

好几个笑脸人一起冲了过来。

我踢开前面一个人,闪避左边一个人,可右边退无可退,挨了一下,龙鳞再次爆裂,还有一个人从后面包抄过来,我后背就是一阵剧痛。

“这么多打一个,要不要脸!”

远处是乌鸡的声音,可这里的速度太快,他们根本就插不上手。

“右臂!”

这个时候,有一个笑脸人下了令。

他们要把最忌惮的太岁牙给取出来。

几道气闪过,锋锐又凌厉——早有资格老的看出来了:“神气……”

那几道神气,对着我右臂就削!

那些神气几乎无往而不利,龙鳞猛然掉落,右臂霎时一阵剧痛。

好几双手,同时对着我的右臂伸了出来,重重一拽。

我整个人被带在地上,根本挣扎不起来,我听见他们像是松了口气:“幸亏,他现在不过如此……”

那一瞬间,不光是他们认识我,我也隐隐约约想起来,似乎,很久之前,也有很多人这样围攻过我……

那个时候,身体深深浅浅,非常疼,仿佛被剥皮抽筋——他们看着我的眼神,跟现在一样,都带着鄙夷和仇恨。

你们来的很好。

我眼里像是充了血。

我想报仇……我想把他们摁在手下,弄一个血肉横飞!

龙气猛然冲到了头顶,眼前一片红。

就在一只手伸下来的时候,要剔除太岁牙的时候,天地忽然翻转,耳边就是一声尖叫。

回过神来,我才发现,我已经把一个笑脸人翻在了地上。

剩下的笑脸人全部愣住,一个反应最快的从斜刺里冲出来,可我一抬手,又稳又准又狠的卡住了他的脖颈。

他嗓子格的一声,不挣扎了——他身上萦绕着的气,断了。

剩下的笑脸人先是往后一退,接着重新冲了上来,可七星龙泉出鞘,对着一个斜劈过去,另一个,被我怼在了柱子上,挣扎了起来。

“你们没完没了……”我听见自己开了口,声音暴戾又阴森:“你们怕我?”

这——是我自己的声音?

“李北斗!”忽远忽近,像是有人在喊我。

女人的声音。

谁啊?

她拦住了我:“你怎么了?”

眼前清明过来,我看见那几个笑脸人有动的,有不动的,但是,都笑不出来了,盯着我的眼神,满是恐惧和忌惮。

“别打了!”

而这一瞬间,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们要人证,我来了。”

齐金麟看到了来人,一下愣住了。

出现在晨曦微光里的,是郝秋薇。

白藿香架着她。

她盯着齐金麟,说道:“是他——是他让我去偷涅槃圈的!”

齐金麟胸口起伏,跟看见了鬼一样:“你……你不可能……”

立刻有人说道:“他让你去,你就去了?他能让你叛主?”

郝秋薇一笑,说道:“我恨齐老头子,怎么了?我恨不得把他抽筋剥皮——就算齐金麟不引我,只要我又这个能力,我早晚也会这么做!”

乌鸡一愣:“不是,你跟他,什么深仇大恨啊……”

“他害了我妈一辈子,也害了我一辈子!”郝秋薇厉声说道:“我也应该姓齐,是齐老头子的私生女!他抛弃了我们母女,他别的孩子登堂入室,只有我……被别人欺负了一辈子!”

众人顿时直了眼:“又是……一个风流债?”

“这也是你跟她说的?”我一把抓住了齐金麟:“谁让你干出这些事儿的?”

齐金麟见到了我刚才的样子,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齐金麟也是小角色,他怎么会知道太岁牙的事儿。

他只是个跑腿的,后头,还有人。

他看向了柱子后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