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22章 啮骨之虫

我看向了柱子后面:“齐先生,听说您身体不好,怎么,终于能出来见客了?”

果然,柱子后头出来了一个人,盯着我,眼神阴森森的:“我一直想不明白,你运气怎么会这么好。”

当不起——要是运气好,我能走到哪儿,把锅背到哪儿?

周围的人愣住了,我们来了之后,嫡子齐鹏举却一直没出现,问就是说悲痛过度倒下了。

可怎么也没想到,这事儿跟他有关系。

我倒是清楚——世上要说有谁对我深仇大恨,巴不得要我死的,他算一号。

西派一个岁数大的忍不住了:“齐先生?你……你为什么?”

“你说为什么?”齐鹏举一只手扶着柱子,露出了右臂。

所有人见到了他的右臂,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他的右臂攒簇着许多小小的活物。

蛆虫。

“你的胳膊……”

“拜这个李北斗所赐。”他咧嘴一笑:“我们齐家,多少年,胼手砥足积累出的声望,都被他给毁了!毁了!”

他的声音,不由自主的打了颤。

“一开始,他不过是打碎了我的玄武鳞甲……想笑你们就笑吧,当时,他好像只是个玄阶,”他缓缓说道:“我儿子气不过,要给我讨回个说法,仅仅是讨个说法而已,他把我儿子,弄成了废人,那是我的独生子。”

那个小胖子,不光是在琵琶蝎那倒了霉,他做的事儿,也成了行内的笑话,齐家名誉扫地。

“如果是你们,为人父的,能不给儿子出这口气?”他接着说道:“我听说,四相会也要对付这小子,当然去了——这小子不对劲儿,老是死不了。我杀不掉,多找几个人,也是一样的,可没想到……”

没想到,井驭龙刚把四相会重开,他第一次去,就遇上了二姑娘。

他要收拾二姑娘,而我当时正好在二姑娘背上。

他是之后才知道,自己的手腕,是因为我废掉的。

他拼了命,想把右手恢复好——齐家就靠着他这个右手了。

当时,他找到了一个很厉害的鬼医,那个鬼医给了他一种虫子。

只要一天放一把,三个月,那虫子就能把他的胳膊修补好。

可他着急啊!

他知道,程星河活不过今年的生日,我到时一定会跟他去玄武局,真要是这样,我可能也会死在玄武局,他还怎么亲手找我报仇?

他就加大了虫子的量——一天一把三个月,一天三把,虫子,是不是,一个月就能修复好了?

那虫子上身,不是好玩儿的,简直跟万蛊噬心一样,可他硬咬着牙扛下来,想想能找我报仇,这点疼痛,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可他运气不好——虫子过量,非但没能提前把手臂治好,等他觉出不对劲儿来的时候,他的那条胳膊,已经整个全腐烂了。

再去找鬼医,鬼医摇头——这下,谁也帮不上你的忙了,这胳膊都保不住了,而且得快,再不卸下去,你人都够呛。

当然,看他现在这个样子,他到底没舍得把右臂给卸下去,估摸还盼着,会有什么奇迹发生,右臂还能回来——也正是因为那个腐烂的右臂,他的身体现在很差,生命确实垂危,因病不适宜在葬礼上出现,也不是假的。

他不甘心啊!

为什么——为什么最后变成了这样?都怪李北斗!

要不是他,齐家怎么会变成这样,他怎么会变成这样?

他盯着我的眼神,简直恨不得把我抽筋扒皮。

哑巴兰忍不住了:“你放屁,我眼睁睁看着——是你先去抢金蟾,对我们以大欺小,我哥不打你,我们就……你儿子也是自找的,是他骗了琵琶蝎,放了琵琶蝎,死的那些人也都是他害的,你这胳膊就更别提了,你自己着急,管我哥屁事……”

“闭嘴!”齐鹏举的眼睛是赤红赤红的:“我只知道,没有他,我齐家还是响当当的天阶前四!可现在……”

“就算这样,你跟自己的爹有什么过不去的?”那个一杖平了半个灵堂的武先生气的直哆嗦:“咱们这个行当完了……你们这些小辈,就是知道耗子扛枪窝里横,你爹,是你害死的?”

“呵,”齐鹏举吸了口气,回头盯着那个空了的棺材:“这老头子,也没拿自己当我爹。”

我盯着他:“你指使齐金麟去偷涅槃圈,也是为了对付我?”

这东西是个利器,传闻之中,三界的界限都能切开,更别说切一个我了。

可这东西的名声,一半是齐老爷子对外吹的牛逼,当然不可能借给他了。

不借,就想法子偷?

当然了,他那个身体也做不到,他儿子齐胖子更是没法指望,可齐金麟跟他一拍即合。

哑巴兰盯着他:“原来就是个狗腿子……”

齐家略微清醒点的人听到了这一切,也气的跺脚:“糊涂啊……”

未必是糊涂,我盯着齐金麟:“你是个聪明人——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是不是?”

齐金麟本来事情暴露,很有些忐忑,可一听我这话,倏然就抬起了头:“你……”

很简单,齐金麟的迁移宫是极为高耸的——迁移宫高耸的人,一般事业运极佳,为什么事业运极佳?因为这种人,野心极大。

为了前途,不择手段。

我盯着他:“能引的你这种聪明人冒险——只有整个齐家吧?”

没看错的话,他图的是齐鹏举儿子,齐胖子的位置。

他自己是齐家旁支的亲戚,这种地位,只能给嫡系跑腿。

但他未必甘于跑腿。

可眼下有机会——齐鹏举这个未来家主的儿子,齐胖子已经废了,如果,他能做齐鹏举的过继儿子呢?

那是跳上枝头成凤凰。

这多少代人经营的家族,就是他的了,让他干什么,他不去?

齐鹏举也确实需要这样的人手,对他们来说,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双赢。

齐金麟是个聪明人。

他虽然得了令,给齐鹏举办事儿,可他不想承担风险,就跟做买卖的层层转包一样,他盯上了郝秋薇。

我看向了郝秋薇:“你当时,对齐金麟倒是忠心耿耿的,是不是——拿他当家人了?”

郝秋薇没吭声。

想也知道——在大宅子里,饱受欺凌,人人说自己是私生女,眼看着“亲生父亲”拥有一切,“兄弟姐妹”是万人艳羡的富二代,可自己好像被扔进了垃圾堆,没有人用得着自己……

这个时候,有人对你伸出一只手,跟你叫小姑姑,说你妈当年受了胁迫,可因为地位悬殊如何无助,但他拿你当家里人,跟你说血浓于水,你会怎么办?

郝秋薇死死盯着我:“你为什么知道……”

我也过过那种日子——那种暗无天日,似乎永远看不到光的日子。

溺水的时候,谁看见绳子都会追过去的吗,虽然,那个绳子,有可能是想缠住你脖子的。

我曾经抓住的那个绳子,是高亚聪。

齐金麟呼吸剧烈了起来。

剩下的可想而知——郝秋薇几乎立刻就上了当,她觉得,自己理所应当得到自己该有的一切,即使不这样,她也要报仇,给自己报仇,给她妈报仇。

哪怕,把自己的命搭上,也没关系。

她用身体当容器,拿命养尸蛔,那些失踪的女佣人,大概,都是欺负过她的人。

她可算是出了一口气,帮你实现梦想的人再次出现,请你帮忙,偷出涅槃圈——你怎么会不答应?

她就带着尸蛔,在某个齐老爷子没有防备的时候,偷走涅槃圈,攻击了齐老爷子。

她以为齐老爷子送了命,仓皇逃脱的时候,大概正好让某个齐家小辈撞见了。

心虚的人当然是惊弓之鸟,她怕自己暴露,也想跟齐金麟商量,齐金麟告诉她不用害怕——我教给你一些话,说出来就行了,比如,说自己是为了拴住某个男人的心,打听的什么小法术。

齐老爷子呢,瞬时装死躲债,我看,齐鹏举也被瞒住了。

他不知道,自己竟然给齐家弄成了今天这个混乱局面。

剩下的更是可想而知,他们本想直接从郝秋薇身上拿出涅槃圈,可这个时候,见我来到了葬礼上。

吃了涅槃圈的尸蛔,连齐老爷子都能“搞定”,更别说我了——郝秋薇根本就是故意等在厕所门口,跟我“偶遇”的。

这一偶遇——正好跟我的误会对上,我以为,她是酒金刚的女儿,主动就要保护她。

所以,郝秋薇给我讲故事,把我带到了最后的一排房子里,一切阴差阳错。

齐鹏举往前了一步,对我伸出了手,厉声说道:“你把我们齐家,害的还不够惨吗?把涅槃圈交出来!”

我忍不住也笑了:“我要是说,涅槃圈真的没在我这里呢?”

齐鹏举也笑,似乎对我的回应并不意外:“那我,还有其他法子,能对付你。”

我倒是有些意外:“其他法子?”

都到了现在了,他能有什么其他法子?

他抬起了那只好手,就在梁柱上,重重的拍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