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323章 起死回生

脑袋顶上“哗啦”一声,就流泻出了很多东西。

抬起头,我们所有人的鸡皮疙瘩同时炸了起来——是数不清的虫子。

“快把眼蒙上!”摸龙奶奶第一个护住了自己的孙子:“鬼眼蛾!”

鬼眼蛾——上次皇甫球也用过,它的鳞粉不光能让人产生幻觉,引着人靠近,一旦靠近,它们就跟行军蚁一样,把人吃成了骨头。

身边的人立马全部捂眼蹲下。

齐鹏举路子挺野,连这个也弄的到?

不对。这振翅的声音不对——这里面不光是鬼眼蛾。

观云听雷法能感觉出来,鬼眼蛾振翅的声音十分绵软,可这里面夹杂的振翅声,激烈脆亮,应该有大量的硬壳冲。

抬起头看清楚了,我的心更是猛然一沉。

龙虱子!

连这个都预备好了,摆明了,一早就是冲着我来的啊!

齐鹏举因为那只伤胳膊的原因,整个人异常虚弱,站都站不住,只能靠在柱子上,可他还是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今天,这里的人死了,也都是你李北斗害死的——你造的孽,今天,都得给我还清了!”

我抬起手,七星龙泉寒芒一闪,龙虱子和鬼眼蛾被扫下去一片。

可这些东西的数目太多了,纷纷扬扬,像是根本就没有个头!

杜蘅芷夏明远他们听见了动静,都抬起头要帮我,可这一瞬间,齐老爷子那些失败的试验品,竟然也趁乱过来了——这些东西,是最欺软怕硬的,一旦人产生了畏惧感,他们立刻就会感觉到,趁虚而入来攻击人,吃生人气。

他们没法子,只能又抵御起那些行尸来了。

齐鹏举笑的越来越大声,以至于咳的站不住了:“凭什么——你凭什么把我们齐家害成这样,你是个什么东西……还有你们,你们阳奉阴违,背地说老头子风流,我们齐家上梁不正下梁歪,是不是?行啊,我今天,就歪给你们看!”

他以前虽然凶狠,可不是这么偏执的人。

际遇会改变人的一切,他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。

他没了一切,几乎疯了。

齐金麟已经觉出不对来了,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这个时候,我听见杜蘅芷大声说道:“北斗,快跑!”

我却感觉出来——有一个接近无极尸的东西,对着她跑过来了。

可她似乎腾不出手对付,她还要护着西派的人,不要被鬼眼蛾给吞噬了。

我没犹豫,劈开眼前云雾一样的虫子,护在了她面前,对着那个接近无极尸的东西就砍了下去,

那东西啪的一声被劈开,可下一瞬间,龙虱子跟疯了一样,对着我就笼罩了下来。

杜蘅芷愣住了:“北斗……”

来不及了……

数不清的龙虱子,全对着我覆盖了下来,跟看见了肉的苍蝇一样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出,面前的一切,倏然停止了。

有些龙虱子张牙舞爪,有的鬼眼蛾撑起翅膀,要抖落满身的鳞粉,可它们都在空中,以不可思议的模样定住。

就好像,按了暂停键一样。

听说,人在十分危险的时候,眼前的景象会自动放慢,是让身体有反应时间。

可——这感觉,不对!

果然,下一秒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。

头顶所有的虫子忽然跟没了电的小飞机一样,哗啦啦就从半空坠落了下来!

这个情况,异常的熟悉。

跟池老怪物以前用的,非常相似——但是,池老怪物用出来的时候,这些东西全被点着了,现在是被定住了。

这么大的数量,同时定住。

我忽然想起来了,齐老爷子的成名绝技,不就是把东西给封住吗?

不光是我,所有人都觉出来了。

齐老爷子出现在了一片虫子后头,皱着眉头抬起脚:“呀喂,不行,我密集恐惧症要犯了。”

奇怪,他不是要躲债吗?怎么,会出来了?

所有人全愣住了:“齐老爷子……”

是啊,他们跋山涉水,来参加的是齐老爷子的葬礼。

可现在,齐老爷子施施然从虫子尸体上走过,坐在了棺材前面的位置上,又喝了半盏回魂茶。

事情冲击力太大——尤其是对齐鹏举来说。

他往前迈了一步,张大了嘴:“爹……”

“受不起。”齐老爷子眯着眼睛一笑,放下了茶碗:“你的事儿干的很有主见,我看,你才是齐家的老子吧?”

齐鹏举张大了嘴,这才说道:“您,您不是……”

齐老爷子一乐,弯腰捡起了遗照——遗照几乎要被花瓣埋了一半。

他擦了擦遗像上的自己,回头看向了自己的灵堂:“办得好——我想了很多次,自己的丧礼是个什么样的,可怎么也没想到,是这个样子的。办的好啊,我齐家满门的孝子贤孙……”

这话音落了,哗啦一声,齐家的人全都诚惶诚恐的跪下了:“曾祖……”

那几个捋舌头的小辈瞪大眼睛看了半天:“曾祖,您,您怎么会起死回生——肯定是曾祖功德大,被阴司礼遇……”

“礼遇个屁,”有个岁数大点的齐家人上去就给那几个拍马屁的小辈一巴掌:“曾祖生人气这么足,一丝阴气没染,哪儿像是上阴曹地府走过,他根本就……”

是啊,根本就没死。

齐鹏举也终于觉出来了,立刻往前几步:“爹,我不明白——眼看着,儿子就能报仇了,他李北斗是咱们齐家的仇人,您忘了您亲孙子是怎么出的事儿了?”

齐老爷子冷笑了一声:“你想报仇——我没问过你,这个仇是怎么来的?不管是对谁,先动手的,就是自找的。”

齐鹏举一张脸发了灰:“您,你能不能胳膊肘往外拐!”

“我也是人,当然做不到帮理不帮亲,”齐老爷子以十分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,胳膊搭上扶手,十指交叉,缓缓比上了眼睛:“可你做的,有点过了。我一辈子放养,可能也错了——到了这个时候,再不管你,你酿成了大错,我怕下了黄泉,被祖宗收拾。”

齐鹏举咬了咬牙,还想说话,可他只迈出了半步。

他的身体,已经彻底支撑不住了。

齐老爷子睁开了眼睛,对着所有人笑。

有些跟齐老爷子熟悉的也反应过来了,气的拄着拐杖直抖:“好哇,姓齐的——你一辈子老没正行,大家都还以为你只会骗女人,现在好了,连我们也骗,你没有心啊!”

齐老爷子眯起眼睛,笑的更开心了:“别生气——你们一会儿就知道了,不让你们白跑一趟。”

那几个跟齐老爷子关系好的来了精神:“怎么,你不会还要给我们什么赔罪礼吧?告诉你,这次来的,除了涅槃圈,看不上别的!”

齐老爷子摆摆手:“放心放心,不让你们失望。”

而那几个笑脸人勉强着起来,看向了齐老爷子,脸色阴晴不定:“涅槃圈,还要你,都得跟着我们走——这是早先就说好了的。”

齐老爷子点了点头:“是,我是答应了,不过呢,我的先说几句话。”

齐老爷子不是打算赖账吗?这么简单,就答应了?

而齐老爷子把遗照擦干净,摆端正了,露出了跟遗像一模一样的和煦笑容和两排白牙,对着一个人伸出了手:“你起来。”

他对的,是郝秋薇。

郝秋薇顿时就紧张了起来,眼神有怨恨——被父亲抛弃这么多年的怨恨。

但我看得出来,怨恨再多,也盖不住那一丝期待——能重新回到父亲身边的期待。

齐老爷子对她笑了笑:“那件事儿,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,我本来以为,是为了你们好,原来,是我弄错了。”

郝秋薇一愣:“弄错?你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