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26章 陈年旧照

我答道他:“之前,齐鹏举让齐金麟取出我的太岁牙。可我身上有太岁牙的事儿,他怎么可能知道?”

太岁牙是我刚拿到的,这地方,除了自己身边这帮人,按理说,不该有人知道。

只一个——跟我交过手的齐雁和。

而齐雁和身为“私生子”,全程在线,可偏偏最后却不出来对付笑脸人,也不争遗产,一副事不关己,坐山观虎斗的样子。

谁都知道不对劲儿。

齐雁和一笑:“你果然是个聪明人。不过,我也就是提了那么一嘴,要不要做,是齐鹏举自己的事儿。”

果然,人人都是棋子。

“你也跟屠神使者有关,”我问道:“可你跟那些笑脸人不应该是一伙的吗?”

“谁跟他们一伙?我们这种人,也是互相井水不犯河水,”齐雁和缓缓说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——别拿那些跑腿的,跟我相提并论。”

屠神使者,也不一心?

也是,有人的地方,就有利益冲突,就有江湖。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是觉得好玩儿。”齐雁和站起来,眼睛映出我的影子来:“我想看看,你这一次回来,能掀起多大的浪头。”

好玩儿?

他好像,一直在观察我——和我头上的旧伤疤。

这一瞬,我额头上的旧伤疤猛地就疼了起来。

他觉察出来了,微微一笑:“我改主意了,你可别死的太早,你死了,就不好玩儿了。”

他未必是我这一边的,不然也不会教唆齐鹏举害我,但是,他好像观察出来,我对他来说,有什么用。

“关于四相局,你知道多少?”

齐雁和抬起手,手里有个之前摆在供桌上,上头还贴着白纸的梨,“咔嚓”就是一口:“四相局就是为你做的,有些人不想让你回来,可有些人等你几百年,眼下,能看个大热闹了。”

“你是哪一种?”

不想我回来的,还是等我的?

“我?”他一笑:“我要看看,谁输谁赢——我不帮输家。啊,对了,提前给你个预告,那些笑面虎素来小肚鸡肠,你这次得罪了他们,做好准备,你以后的日子,不会好过的。”

我用作什么准备——我日子什么时候好过过?

“怂货!”这个时候,我身后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叫声;“你上哪儿去了?”

二姑娘。

“你身边,这种人可不少。”齐雁和缓缓说道:“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我一回头,齐雁和却转身就走了。

我还没问完呢!

但是,我也补上了一句:“你最近也小心点——当心计划落空。”

他印堂上有一点黑,像是个黑洞,我们叫“马蹄窝”,也就是一脚踏空的意思,主猝不及防,计划生变。

他的背影,猛然一颤,像是没想到,我连他们这种人的运势都能看。

可二姑娘一把抓住了我,左看右看,高兴了起来:“你真是皮糙肉厚,没什么事儿?”

我点了点头,看她也没事儿,就放心了。

不过,我皱起了眉头,怎么二姑娘的灾厄之相——还没过去呢!

可二姑娘自己浑然不觉,还摇头叹气的说道:“老头子怎么说死就死啦!还说什么,子债父偿。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子债父偿?

我忽然明白过来了,立刻看向了梁柱后面的齐鹏举。

已经有人出现在了齐鹏举身边,把齐鹏举的伤臂卸下,他身上,有了几丝活气。

果然——齐老爷子,也许本来不用死的,他寿限一定没到。

不然的话,那些笑脸人怎么会跟他定个二十年的约定?

他有可能,把剩下的寿命换给齐鹏举了。

他的嫡长子。

“他还说,人老了,越来越没出息,也就只为着儿女后代了,”二姑娘抓了抓满头乱糟糟的长发:“人家养儿防老,他可倒好,养出了一窝报应。”

齐老爷子把一切留给程星河,也是知道齐家确实没有能托付的人了——要想齐家不散,只有程星河这个人选。

虽然程星河的寿限,也在眼前了。

难道,齐老爷子也在赌——赌程星河,能终结他们程家这个诅咒?

而且,那些红衣人到底要齐老爷子这两年干什么呢?

我琢磨了起来,齐老爷子,对他们来说有用,肯定是齐老爷子有某个不可替代的方面,比如,齐老爷子擅长的“封”。

他们要借齐老爷子两年——让他去封某种东西。

比如——我后脑壳一炸,我?

“呜呜……”

唢呐吹出的大统领令猛然再一次奏起,哀声和行礼的声音,再一次熙熙攘攘的响了起来。

唢呐这玩意儿,不是大喜就是大悲,生是它,死是它。

太阳从灵棚顶端倾泻下来了。

我还发呆呢,身后被人一拽。

程星河。

“跟我过去看看。”

我知道,他要去看,老爷子在万年紫花斛木下,给他留下了什么东西。

我跟着过去,和他一起往下刨,刨出了一个小箱子。

吹掉上面的泥土,打开一看,我们俩都给笑了。

珍藏版《花花公子》。

齐老头子,果然说话算数。

“老流氓后继有人……”程星河一边自嘲,一边把那个铜版画册拿出来,这一拿,却发现底下还有一个相册。

相册上面写着两个字:“家人”。

翻开,里面全是老照片。

其中个十分英俊的男人,那双眼睛非常澄澈,跟程星河几乎一模一样。

程星河一下就笑了,虽然他眼圈子发了红。

是曾经把短命女婿给揍过,可他还是拿着女婿,当做家里人了。

还有程星河的照片——包在襁褓里,又白又胖,稍大一点,蹲在墙柜上嗑瓜子。再大一点,在院子角撒尿。

程星河一边笑,一边流眼泪:“老头儿挺爱偷拍啊……”

他小时候,总被舅舅欺凌,他也恨过,为什么收留他,却对他不好?

也许,舅舅是迫于齐老爷子,不得不收留。

我跟着他看,正跟着笑呢,猝不及防,就被其中一张照片给刺到了眼睛。

那张照片上,有个非常美丽的女人。

看模样,是程星河他妈,可他妈身后还有一个人。

也是美丽的女人。

是我妈。

她们——认识?

不光这一张,后头还有!

后头,跟她们一起拍照片的,还有几个陌生的男人,有一张,是他们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,有个穿白衬衫的男人,后续几张,都有那个身影,一直在他们附近,可是,却一直没拍到脸。

程星河终于觉出不对劲儿来了,抬头看了我一眼。

我知道他看出来什么了——那个穿白衬衫的身材,居然跟我十分相似。

他是谁?

一个答案几乎呼之欲出。

我爹?

他们这些人,全认识?二十年前四相局打开的时候,他们也在其中?

程星河抬头就看着我。

我继续翻照片,就看到了——一个照片上,还有一个背影。

一个腿脚显然不方便的背影,仿佛,只是一个路人。

看到这个背影,我和程星河都屏住了呼吸。

江瘸子。

这个死瘸子——到底想做什么,又到底做过什么?

这些线索,像是一块又一块的拼图,这个关于四相局的拼图,到底有多大,我不知道的,又到底还有多少?

要是能找到他,所有秘密,大概就都能解开了。

等丧礼结束,大家离开的时候,我和程星河照着规矩送客。

这宾客一走,我就看到了一个略微有点眼熟的背影。

这个背影——就是想偷涅槃圈,结果腿脚受伤,跟我“狼狈为奸”一起出来的那个人!

我说什么看着眼熟呢!原来是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