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30章 文昌帝君

那就是,监控拍摄到,那几个学生死亡之前,都曾经在相思湖附近经过。

而且,到了相思湖,都有一种很奇怪的反应。

那就是,好像被某种东西吓了一跳。

吓了一跳之后,爬起来,对那个位置伸出了两只手。

可监控只拍到了,他们对面,是空气,什么都没有。

这监控一曝光,家长们都跟着毛骨悚然——孩子们,对什么伸出了手?

难不成——鬼?

对那些接受过最好教育的精英家庭来说,这几乎是荒谬的,可事实摆在眼前,谁也没法说出什么理由来。

可相思湖是进教学楼的必经之地,家长们立刻说相思湖肯定有问题,赶紧封闭。

可封闭了也没用,还是继续死人,死的人,手里也没了纹路。

“学校里的老师们没找到问题根源,”校长叹了口气:“我自然也不懂——术业有专攻,我是搞管理和经营的。商人!”

难怪这里收拾的一副能招商引资的样子。

校长接着说道:“这一阵子,上头可是要来评估资质的,咱们怎么着也得在这次评估之前,把事情给平了,要不然的话,咱们这个学校就保不住了。”

之前也找过其他看风水的,可看风水的来了之后,只说这地方看着没什么问题啊,也或者一番操作,可不起作用,这校长都信不过一般人了,后来有学生家长人脉通天,找到了江采菱,江采菱本来看不上这个买卖,但是机缘巧合知道了校长的金杯,这才把我喊过来帮忙的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儿。

哑巴兰看着我:“磨平纹路,这是个什么操作?”

其实,纹路代表的,也是一个人一生的运势——有不少先生,就是专门看手相的。

夺走纹路,跟夺走运势是不是有关系?

还没等我答应,江采菱就着急忙慌的说道:“你放心吧——我请来的这一位,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,你把金杯准备好了就行了。”

校长连忙说道:“只要能把这个根源找到,保住学校——别说金杯,我那一屋子东西,你随便挑!”

要是程星河在这里,肯定一拍大腿,说你别后悔。

我说那我就先看看这地方的风水。

校长室的落地窗十分广阔,正能俯瞰整个学校。

整个学校的布局显然也是高人看过的,两头微微隆起的高地上,种了两排雪松,中间地势是规整的长方形,这叫“金榜题名”,正呼应笔架山,这里的学生差不了。

看上去,确实一切正常。

中间确实有个大湖,已经被封上了,从上面俯瞰,跟一大块蓝玻璃一样,美不胜收,估摸着,就是他们说的那个相思湖。

而我的视线,落在了相思湖前面,那个塑像上:“那是……”

“那是文昌帝君!”校长就给我介绍:“花了重金请来的——是一位姓姜的大师雕琢出来的,怎么样,是不是栩栩如生?”

文昌帝君?

在这里当然合适——这是管理人功名禄位之神,有七十三次化身,在周为张仲,在汉为张良,在晋为凉王吕光,在五代为蜀王孟昶,在姚秦之世为张亚子,秉性仁厚,爱民如子,古今学者尤为尊崇。

只是,说不出为什么,这个文昌帝君,看着怎么不太对劲儿?

我就下了楼,想看仔细一点,校长因为大腹便便,一动就连呼哧带喘,连忙就让那个戴银丝眼镜的知识分子陪着我们,提供必要的帮助。

我就看了那个知识分子一眼:“咱们见过吗?”

知识分子连忙说道:“不不不,我刚才——是认错人了,把你看成我一个学生了。”

我就说,我是个大众脸,人人看我眼熟。

在这念书,上完大学就是大人物,怎么可能来看风水。

知识分子叫吴有用,以前是个老师,研究历史,后来因为被一个学生投诉,学生家长施压,不让他教课了,校长也知道工作不好找,顾念着同窗之情,就留他在身边跑腿,人称吴主任。

等到了那个文昌帝君的雕塑附近,我们就看见,文昌帝君台子前面摆着很多的零食——对了,这是学生们献的祭品,毕竟文昌帝君是“考神”。

我就绕着文昌帝君走了一圈,还真发现了,文昌帝君身上的气息不太正常——虽然这不是寺庙,香火气可能没有寺庙里的那么繁盛,可好歹也得到了学生的信仰,神气怎么这么不稳定,若有似无的。

我想摸一摸材质,可这个时候,身后就一声喊:“千万别!”

一回头,是吴主任,他已经退出去了老远,似乎并不敢靠近这个文昌帝君。

我有点纳闷,吴主任就摆了摆手:“不瞒您说——其实,学校里,关于这位文昌帝君,还有另一个传说。”

那就是,这位文昌帝君不喜欢人触碰,一旦碰了,就要倒霉。

吴主任苦笑了一下:“当初我也不信,还以身作则的教导学生们,千万别信这些传说,就亲手摸了一下,后来……”

当天就在课堂上出了个错,被学生揪住投诉,从老师的岗位上给退下来了。

他露出了几分苦笑:“我那会儿还觉得,其实也好——不教学,时间充足,更能专注研究学术研究,可当上这个主任,嗨,比以前可忙多啦!”

反正,他要早知如此,肯定不会当初。

我回头就说道:“你放心吧,你迁移宫上有了祥云,马上要官复原职,可能,比以前发展的更顺利……”

话没说完,那一瞬间——我忽然觉得,文昌帝君的一双眼睛,顺着我看了一眼。

我心里一个激灵,就回过了头。

可文昌帝君塑像还是跟刚才一样,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。

眼花了?

可经验告诉我——每次我以为我眼花的时候,都是我错了。

文昌帝君身后,还有一些雕塑,是各色的奇珍异兽,金毛从后面凑过来,看其中一个雕塑——正是“犼”。

大犼瞪小犼,倒是有点搞笑——雕塑上的犼,威风凛凛,比金毛可威武多了,金毛似乎颇有不服,一副“把我拍丑了”的表情。

吴主任看着金毛,这才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大师,我还忘了跟你说了,我们这地方不能带狗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因为有一位千金小姐……”

正这个时候,忽然有一声尖叫响了起来:“狗!”

回头一看,几个女学生过来了。

其中一个女学生看见了金毛,吓的花容失色,几乎要倒下去。

金毛浑然不觉,还回头“嗷呜”了两嗓子,意思像是说有啥大惊小怪,没见过帅狗?

我立马把金毛喊回来了。

她身边一个卷发小姑娘怒气冲冲的就说道:“你们哪儿来的,谁许你们在这里放狗的,还不拉狗绳?什么人都能上我们学校来了?我要投诉你们!”

吴主任一副“怕什么来什么”的表情,赶紧道歉:“是我没跟这几位大师说清楚……”

“那就连你一起投诉!”那个卷发小姑娘气劲儿更大了:“看你把亚男吓成什么样了,出了事儿,你八个脑袋不够砍!”

江采菱冷笑了起来:“嚯,这个口气,前清的和硕公主都没这么大的威风。”

那卷发小姑娘冷笑:“你这个口气,你见过和硕公主吗?我祖上可是真真正正的……”

江采菱一掰手指头:“我还真见过——当初好几位,请我进去做过萨满……”

这话我倒是信,可其他人谁信,我就把她拉回来了——有的人确实是怕狗,再说现在城市规矩养大型狗是得带狗绳,也出过几档子血粼粼的意外。虽然金毛不是狗,可以这个身份生活,少不得也得委屈一下,我就道了个歉,说是我们考虑不周全。

那个花容失色的小姑娘却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你是——大师?难道,你是为了相思湖的事儿来的?”

我一眼就看见,这个小姑娘耳轮子上带红光,她肯定知道这里面的某种线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