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31章 畏罪自尽

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,哑巴兰上去把该说的话给说了一遍:“我哥出马,就没有不能成的。你们,别怕。”

哟,哑巴兰夫妻宫上冒亮,又动了心了。

白藿香和苏寻对看了一眼,都是心照不宣的样子。

那个亚男还没说话,卷毛小姑娘挡在前面,冷笑了一声:“哦哟,神棍不说,还有女装大佬呢?你们这样的人我们见的可不少,跟前面那几波一样,干拿钱不办事儿的吧?哪怕干拿钱不办事儿,也不收拾的像样点,又是野狗又是人妖,上天桥搓大力丸都没人信。”

尤其还多看了哑巴兰一眼:“变态,色眯眯的,恶心。大师的门槛,就这么低吗?”

哑巴兰一脸通红瞬间就白了。

江采菱叹了口气:“早说让你别带他们几个来——咱们俩就够了,带他们添什么乱?”

白藿香也看了江采菱一眼。

这话谁能爱听,我刚要说话,江采菱先挡在了哑巴兰前面:“笑话,你还没门槛高呢吧?”

卷毛脸色一变,吴主任一把拉住了我:“大师,您看我的份儿上,宰相肚里能撑船——这几位,那可都是……”

是啊,这几位,额头上的日月角都极为丰隆,显然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“贵族”,学校都得罪不起。

不过,那卷毛小姑娘嘴边一亮,冒出了一个朱赤光,这叫“吐红丹”,主祸从口出,要犯口舌官非,眼瞅着要为此付出代价,恐怕代价还不小。

而卷毛小姑娘迁移宫上的贵气来的又短又细,前有崎岖,后有坎坷,说明小时候过的并不好,父母一夕之间暴富,才跻身“上层社会”的,是电影里常出现的“暴发户”,难怪这么躁。

而她身后那个“亚男”就不一样了,那个小姑娘的迁移宫缓和而高,贵气耀目,祖上积德,到了她这一代应该富贵三辈了,人纤细,但是面庞珠圆玉润,书里的薛宝钗应该就是这一路长相,一辈子是人上人。

不过,跟这个卷毛一样,她的运势,最近也不怎么好。

而那个“亚男”拉了卷毛一下:“蓓蓓,算了,咱们走吧。”

卷毛显然是通过巴结亚男才跻身这个小圈子的,立马小丫鬟似得答应了下来:“对,不跟他们这种人一般见识。这种底层骗子,估计这辈子也见不到咱们这种人几次。”

我却叫住了亚男:“关于相思湖的事儿,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

亚男的背影一僵,卷毛张牙舞爪还想说话:“你们别给脸不要脸……”

可亚男回头:“我只知道,他们胆子都很小。”

胆子小?

吴主任连忙说道:“这倒是没错,那几个胆子都不大,都是听话惯了的,身体素质也差。”

亚男接着就来了一句:“你说,是不是神鬼怕恶人?”

她眼圈红了,显然,那些死去的人,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冲击。

我愣了一下。

而她补上了一句:“我们现在,都很害怕,如果你真的是大师,就拜托你了。”

话没说完,就被卷毛搀走了:“亚男,你就是太心软了,不能搭理这些底层……”

而江采菱一只手就拍在了卷毛的肩膀上,把个卷毛吓了一跳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帮你扫扫晦气。”

“你神经病啊,谁用就扫晦气,恶心死了……”

说着,还一个劲儿的拍自己肩膀,好像江采菱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一样。

我倒是看出来了,江采菱是把什么东西“种”在她身上了,还跟哑巴兰挤了挤眼,意思是说,她给他出气。

哑巴兰勉强笑了笑,我就把他肩膀搂住了:“你放心吧,穿男装的时候,不远了。”

哑巴兰不会跟这种人计较,他在意的,是白虎局的禁锢。

他想自由。

一听我这话,哑巴兰眼睛才亮了亮:“嗯。”

那些男装,在他购物车里趟是够久了。

江采菱又问了一句:“哎,你们学校闹的这么厉害,还没停课呢?”

“是啊,”吴主任也开始倒苦水:“这不是快赶上那个大评估了吗?万一这个时候停课,那对学校大大不利,所以,没对外部泄露更多的消息,校长的指示,不正常,这一阵也得一切照常。”

原来,这里的事儿都给压下去了。

能把那些天之骄子的家庭给平住,这学校挺又能耐。

“嗨,这不都是因为投资人厉害嘛。”吴主任指着那个亚男的背影:“就是她们家,所以……”

所以,谁也得罪不起她?

“这个亚男,跟那些死了的人都认识?”

“自然认识,整个学校,谁不认识她,那是天之骄女,全学校学生的榜样。”吴主任叹了口气:“可惜……”

“可惜?”

“啊?”吴主任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说走了嘴,赶紧摆了摆手:“没什么,没什么,你们还要看哪里,我领着你们去。”

跟校长一样,这个吴主任,恐怕也压着什么事儿呢。

“您不会还瞒着我们什么吧?”

“那怎么可能?”吴主任抬起头就擦起了自己的秃额头:“没有没有,大师别多心。”

就差把“我是说谎”几个字写脑门上来了。

我和江采菱对看了一眼,也都看出来了,这吴主任不说,那就只能问问别人了。

毕竟,为了金杯来的,金杯的事情不能黄。

白藿香是何等聪明,走到了吴主任身边,假装问了几个问题,吴主任刚回答没几个字,忽然就捂住了肚子,脑门上滴答滴答往下冒汗,把个背弯的跟虾米似得:“告罪告罪,我肠胃有点不舒服——马上回来!”

说着,一溜烟就上厕所去了。

没人看着,就方便了,我转过了云杉树丛,就看见了一个校工正在修剪树枝,立马就过去了:“跟您打听点事儿。”

那个校工的耳轮,也微微发红,显然也知道些内部消息。

“啥?”校工耳朵有点不好:“您说啥?”

“关于相思湖的事儿……”

“热水壶?哦,几位要喝水?”校工擦了擦脑门的汗水:“我领你们去!”

“不是喝水……”

白藿香仔细看了看校工的耳朵,上次就是一针。

这一瞬间,校工眼神一变,忽然就捂住了耳朵:“哎,这是……”

白藿香把校工的脑袋往下一按,就拍出来了一团子东西。

这个时候,半空一阵鸽哨的声音,校工眨巴着眼睛抬起了头,喃喃说道:“我,我听清楚了……”

接着,看着我们的眼神,简直感激涕零:“活神仙,你们是活神仙啊!”

说着就要跪下。

这下,江采菱看着白藿香的眼神都变了:“厉害啊……”

白藿香一歪头:“刚才不是还有人说,带我们来多余吗?”

江采菱立刻装成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:“谁说的?你把她找出来,我打她的嘴!”

我赶紧拦住他,说我们岁数小,受不起。

把来意说了一下,校工歪着脑袋想了半天,露出很遗憾的表情:“我这耳朵也聋了一段时间了,知道的不多啊……”

“就从第一对牺牲者开始,您想想有没有什么离奇的事儿,”我说道:“什么都行。”

“第一对?”他一拍大腿:“你说殉情的?”

我点了点头,他却露出很迷茫的表情,说道:“不对啊——第一个死在这里的,不是殉情的,我看见了。”

奇怪,这里还死过其他的人?

他点了点头:“是啊,是一个老师——这事儿千万不要传出去,学校不让往外说,那个老师,是畏罪自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