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33章 池中妖风

吴主任看我跟看傻子一样,往一边避让了好几步,好像怕我的霉运会感染到了他身上一样。

路过教学楼的时候,看见教学楼里整整齐齐的学生。

心无旁骛专注念书的感觉,真让人羡慕——家里人为他们遮风挡雨,也不知是什么感觉,那感觉一定很好。

进了贵宾室,喝了一会儿茶,我就一直盯着那个文昌帝君神像,可盯了半天,也没盯出什么结果,我们就说好了,在这留一晚上。

吴主任还是跟之前一样,寸步不离,可天黑下来之后,江采菱就一个劲儿跟白藿香挤眼,白藿香早看出什么情况来了,但支着腮,装成犯困的样子,还在打游戏机里的红色法拉利。

江采菱有点着急,可没多长时间,吴主任又把肚子给抱住了。

谁也没看清楚,白藿香是怎么出的手。

吴主任一走,江采菱伸出了手,拿出了一个小木头人。

我倒是刮目相看:“你还会厌胜术?”

“活的时间长了,自然懂的就多一点。”

木人是傀儡,一身是线,她几根指头敏捷的在木头人上头一牵引,那个木头人就一步一步在她手底下走了起来——木头人背后,粘着一根卷发。

不过江采菱控制木人的手艺很潮,腿脚控制不好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,很不美观。

哑巴兰看的想笑,点评说没三年脑血栓走不出这种步伐。

江采菱被他说得不爽,梗着脖子说会走就行了,要什么自行车。

哑巴兰还想说话,苏寻已经看向了窗外:“来了。”

果然,一个身影正缓缓的往这里走——那个身影,也一瘸一拐,是个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跟江采菱手下的傀儡木人,一模一样。

那个身影一瘸一拐的穿过了冬青树丛,到了有路灯的地方,我们都看出来了——正是白天说哑巴兰变态的那个卷毛小姑娘。

江采菱顿时兴奋了起来——白天我就看出来了,她看卷毛不顺眼,种了个东西在她身上,感情是要拿她当个饵。

江采菱是个人来疯,一看大家都把视线聚集在卷毛小姑娘身上,存心炫技,还弄着那个木人跳了一个特别着落的芭蕾,结果没操控好,卷毛小姑娘直接在路灯下扑倒,一条腿还翘向了天空,别提多诡异了。

江采菱就用肩膀撞了哑巴兰一下:“解气没有?”

哑巴兰有点不好意思:“解气了。”

“要是不解气,我再让她来个广场舞——在我的心上,自由的飞翔……”

“哎,姐,你不是挺厉害的吗?”哑巴兰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这里的事儿,靠着你自己完全没问题,为什么还得叫我哥来?”

江采菱表情一僵,我也感兴趣呢,江采菱眼珠子一转:“我是讲义气——不忍心自己吃独食,凡事照应你哥,怎么啦?”

她还要说呢,我却摁在了她手上:“等一下,有东西被引出来了。”

月色下,粼粼的湖面上,出现了一团诡异的气。

接着,那个东西从水面上冒出了头来,爬了上来。

那个姿态十分诡异,有点像是水猴子——我忍不住就往身边看,可一偏头才想起来程狗不在。

他要是在,肯定要说,七星,你老婆来找你了。

这货在身边很烦,不在身边,又有点不习惯——真跟儿子一样。

不过程狗已经是南派当家了——当初还说,原来除了他都是富二代,现在风水轮流转,终于轮到他身上了。

应该为他高兴才对。

白藿香似乎看出来了,就暗暗拉了我一下,意思是别走神。

我回过神就点了点头,继续看那个“水猴子”。

那东西浑身湿淋淋的,月光下,似乎是挂了一身黏糊糊的东西。

我们几个悄无声息就过去了——那个卷毛小姑娘是不得人心,可到底罪不至死,没必要坑她,在她身上浪费功德。

靠近了,那个东西对着卷毛小姑娘,就伸出了手。

江采菱正用傀儡法控制着她呢,但瞬间就往傀儡上看了一眼。

傀儡的手——竟然要动!

江采菱立马就把那只手给控制住了。

卷毛小姑娘被木人控制着,没能伸出手。

那个水里爬出来的东西显然也有些意外,但他锲而不舍,又伸出了手——示意卷毛把手放在手上。

江采菱还要控制木人,可谁知道,跑起来的时候,串了一阵风,加上她手忙脚乱的,那几根傀儡线竟然直接纠缠在了一起,不好动了!

那玩意儿,能控制人的动作?

而这一瞬,卷毛小姑娘失去了控制,对着水里爬起来那个东西,就伸出了手。

就在两双手要碰在一起的时候,我翻身过去,一脚就把水里那人的手给踹开了。

这一瞬间,水里爬出来那人猝不及防,猛地往后一退,就死死的盯着我,张开了嘴——那是血盆大口,满口白森森的牙。

我一瞬间有点失神——简直,像是鲛人。

不过,最后一个鲛人,已经永远把自己关在了那个棺材里面了。

这东西浑身都覆盖在滑溜溜的水草下面,看不太清楚本来面目,似乎全身都跟水草同化了,都是青灰色的。

而它身上,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气息。

灵气,神气——还有一丝生人气?

以前就看见广告里洗发水有三合一的,想不到,这年头邪祟也有三合一的!

我就更来兴趣了——倒是要看看,这东西什么来历。

右手奔着那玩意儿就抓了过去,那玩意儿十分机敏,瞬间往后一退,就要下水。

这东西挺精,打不过就跑。

不过,让你跑了,这一趟不就白来了吗,金杯我还管谁要去!

龙气顺着右臂炸出来,奔着他一只手就抓过去了。

那只手湿滑的要命,像是有一层粘膜——或者,鳞。

这东西似乎吃了很大一惊,回手就要挣扎,可他力气没我大,根本挣脱不出来,倒是也下了狠心,要把我直接拽水里去。可一回头发现晚了——他回不去了。

苏寻早绕到了后面,给这块水域设了一个阵——这一瞬,它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

这东西着急,忽然抬头对着我就咬了下来,变守为攻,是逼我让开,可龙魄龙鳞猛然滋生了出来,那东西一口咬在了龙鳞上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就是个碎裂响——它的牙掉了。

这东西一碰到了我,似乎被烧红的老铁给灼了一下似得,几乎绝望,我反手拽住了这玩意儿,就要把他给拖上来。

哑巴兰瞬间就叫了医生号:“太顺利了!”

接着,早就准备好的金丝玉尾出手,就要把这个东西给缚上来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那一道金丝玉尾,冷不丁就断了!

江采菱一见,立刻骂道:“你家什么伪劣产品……”

哑巴兰也一愣: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这是能捆麒麟的东西,怎么可能说断就断?

“兑位!”

对面苏寻就是一声喊。

我立马就觉出来了,一个身影神不知鬼不觉,出现在了兑位——金丝玉尾,就是那个人影给削断的。

江采菱往上一赶:“好哇——还有同伙……”

可刚往上抄了一步,她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,人瞬间僵住,甚至都没注意到了脚下,险些就绊倒了,还是哑巴兰把她扶住了:“姐,你怎么了……”

“李北斗,小心!”可她甚至都没顾得上自己,冲着我就是一嗓子:“这东西的来历不对劲儿,别跟它硬碰硬!”

下一秒,那个人影鬼魅似得冲过来,对着我的左手就是一把。

一股子神气,十分凌厉!

我条件反射闪避,水里的东西趁机沉入到了水里,这一瞬间,我就看见,这个东西头顶有三根红色的东西。

是三片草叶子一样的东西。

这个,是预知梦里见到的,潇湘说,有用的东西。

庙小妖风大,池浅王八多,这个相思湖看着简单——内里有点说道啊!

我回过头,还想看看那个救兵什么情况,可一回头后脑勺就麻了。

跟来的时候一样,悄无声息就消失了。

江采菱扔下了手里的木人,喃喃说道:“我没看错,果然有怪东西……”

我说她非得叫我来助阵呢——她肯定也有什么没告诉我的事儿。

回过头看向了那个文昌帝君塑像——难不成,摸了塑像,真的会倒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