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37章 手中之笔

等问完了卷毛,卷毛就装成云淡风轻的问我,她跟她喜欢的男生有结果没有。

我说按兵不动有好处。

卷毛寻思了一下开始高兴:“他是不是也喜欢我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卷毛十分泄气,看我的眼神失望了不少:“装神弄鬼故弄玄虚,难怪只能干坑蒙拐骗的工作,我爸爸说了,底层之所以为底层,要么懒,要么把聪明劲儿放在没用的地方了。”

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青春叛逆很常见——有一小部分这个年纪的孩子觉得成年人都是傻子,不为别的,只为他们见识少。

我也在这个年纪活过,太明白了。

所以我也没说啥,我自己的日子还没整明白呢,没法教别人做人——这是社会毒打的工作。

我接着就说:“那今儿晚上和亚男再出来一下,我们抓邪祟。”

卷毛十分不满:“拿我们当饵?”

“不乐意来也没啥。”

卷毛高兴了起来:“那我才不来。”

“那我们抓不住邪祟,们就继续担惊受怕吧。”江采菱抢着说道:“忘了昨天梦游了?也许,下一次,就直接梦游进相思湖了……”

卷毛的脸灰了。

家境优渥,必定惜命。

跟卷毛约好,看卷毛气鼓鼓的走了,这会儿吴主任凑过来,就问我跟卷毛说什么了?

我笑了笑说没啥,顺带请吴主任帮俩忙,第一,把受害的学生资料给我看看。第二,帮我弄点白鸡血和黑狗血,再来一个坛子一挂鞭炮。

但是要注意,这个坛子最好是吃过香火,庙里的东西。

吴主任一皱眉头,但校长发话,让他力配合,他就答应了下来,反正对他来说,这东西也不难。

江采菱一听我要的这些东西,眼睛就亮了:“知道里面怎么回事儿了?”

“八九不离十,就等着晚上验证一下了。”

继郭老师之后,最先受害的一对情侣——男孩子长得很帅,不过,也是一对断眉。

而那对断眉,又是春心眉的形状,这孩子短暂的一生,桃花运一定不少。

天重新黑下来之后,吴主任弄来东西,本来还是想继续监视我们,无奈何“肠胃炎”复发,再次去了厕所。

到了时间,卷毛和亚男果然如约而至。

不过亚男脸色很难看。

哑巴兰憋了半天,憋了个脸红脖子粗,才说了一句:“,别害怕,我哥会保护们的。”

要是夏明远的情话本事肯匀给他点就好了。

亚男莞尔一笑,点了点头,卷毛嘴欠:“哥哥,那呢?”

哑巴兰瞬间就把单薄的胸口挺起来了:“我肯定也一样。”

我们几个对看了一眼,都想乐。

因为昨天已经弄了个打草惊蛇,所以那东西未必容易引出来——但有一个法子,笔仙。

亚男和卷毛就坐在了一起,眼巴巴的盯着水面,开始请笔仙。

既然是迷神,那肯定是扛不住这种诱惑的——这里,有信仰,他急需的信仰。

果然,没过多长时间,那支笔开始动起来了。

亚男和卷毛都紧张了起来,奔着我这开始看。

我躲在后面,示意她们别动,问问题,她们也只好继续盯着笔,问了之前准备好的问题:“笔仙笔仙告诉我,郭老师——是怎么死的?”

那笔猛然一颤。

接着,拼命的在纸上划了起来——力气太大,甚至把纸都划破了。

卷毛的脸一下就白了——那笔真的跟凭附上什么似得,活了,而且跟疯了一样,谁不害怕!

卷毛条件反射,就想把手给缩回来,可倒是亚男镇定,居然死死攥住了卷毛的手,不让她松开。

我们几个一看划破了的纸面,心里都是一提。

满纸只有一个字。

“冤!”

我回头就看向了哑巴兰:“现在,鸡血,往文昌帝君的神像上泼!”

哑巴兰顿时愣住了:“文昌……”

在行内,谁敢对文昌帝君这么不敬?

可哑巴兰素来听我的话,甚至没有犹疑半秒,一小桶白鸡血奔着文昌帝君的塑像就泼过去了!

这一瞬间,亚男和卷毛手里的笔就给停住了。

“苏寻,放炮!”

苏寻手脚快,只听“噼里啪啦”一阵响,一大圈炮仗同时点燃——他早设好了阵,把卷毛和亚男一起围住了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。

这些炮仗同时炸了起来,亚男和卷毛也没扛住,都吓了一个激灵,而我把那个大坛子,直接滚进了鞭炮圈子里。

鞭炮声熄灭了,我一看,那个坛子当当正正倒扣在地上,就是一拍大腿:“成了!”

接着,跑过去,就一下把赤水青天镜从坛子底下铲过去,把坛子翻了过来——这样,赤水青天镜就能盖在坛子盖上了。

亚男和卷毛同时抬起头,这才发现,手里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动了。

但是下一秒钟,那个坛子里面,“咣”的一下,就传来了碰撞的声音。

这一下,亚男和卷毛同时缩了手,那只笔直接跌在了地上。

卷毛又是大惊小怪一声叫唤:“这下坏了,笔落地了……”

“不用怕。笔上的东西,已经被封在坛子里了。”

江采菱也跑了过来,满脸不可思议:“这么简单?”

那是因为,我有赤水青天镜。

哑巴兰也跑了过来,叹为观止:“不是,哥,这文昌帝君……”

我喘了口气:“把狗血擦下去仔细看看,那个神像,其实根本就不是文昌帝君。”

“啥?”哑巴兰一愣:“可这分明就是……”

是啊,头上是文士巾,手里是如意,看上去,不是文昌帝君是谁?

我过去,把“文昌帝君”手里的如意往下一拉,他们看清楚了,这才“咦”了一声。

没错,这个“文昌帝君”手里的不是如意,是一支笔,不过,被木料给修补过,外头看不出来。

我之前摸它一下,其实,也是为了这个理由。

那个时候,我就看出来了,这个文昌帝君不对劲儿。

他手里的东西,肯定是不对——手里拿笔的,只能是判官像,而现在里面住着的,是迷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