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0章 盖世英雄

一听这个“不识抬举”,我们就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。

这是个桃花劫。

“一开始——我根本没多想什么,是他先来招惹我的!”

亚男从小是个千金小姐,被保护的妥妥帖帖的,跟童话里的豌豆公主一样。

世上就没有她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。

她现在这个岁数,正应该是春心萌动,开始对异性产生好感的时候,

可身边的男孩子,在她眼里,甚至还不如她优秀,追星也没什么兴趣——那些明星对她来说,几乎一句话的事儿,就能见面,交朋友,太简单就能到手的,自然称不上珍贵——少女的幻想里,意中人理所应当是一个盖世英雄。

她对任何东西都很挑剔,认定自己就该拥有最好的。

吴老师讲课,出现了一个错处,也是被她发现的——这种老师,没资格教自己,也是她一句话,吴老师变成了吴主任。

郭老师取代了那个位置。

郭老师跟其他的老师不大一样,是个农村人,第一堂课,竟然给他们每人带了一把大枣——说是家里晒的。

她觉得很有意思——因为很新鲜。

郭老师还有很多其他有趣的事情——比如在教师宿舍种扁豆,种白菜,种小青椒。

很好玩儿。

她很喜欢上郭老师楼下的小菜地。

那天她过去看看野葡萄成熟没有,不知道从哪里,窜出了一个野狗。

她从小就怕狗,当时吓得站都站不住了,而那个野狗是疯的,很凶,张开嘴就要咬她,她那一瞬,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么死了。

但是下一秒,一个瘦削的身影挡在了她前面,被那个狗给咬住了。

是郭老师。

郭老师手忙脚乱,抓起来一边的树枝赶狗,姿态可不怎么好看,甚至十分狼狈。

她愣了一下,郭老师平时没什么脾气,可那一瞬,是她见都都没见过的勇敢。

郭老师眼镜歪了,满头是汗,顾不上自己的伤,先问她有事儿没有。

好像——盖世英雄。

她忍不住问:“要是为了我,你得了狂犬病怎么办?”

谁都知道,得了狂犬病就等于宣布了死刑。

郭老师愣了愣,说他没想那么多。

接着就是一笑:“换成别人,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
说着,也不管伤,拖着新鲜血淋漓的腿,先给她摘了一串野葡萄:“知道你为这个来的。”

野葡萄很甜,喜欢上他,好像就那么一秒的事儿。

世上的人,做事都是有原因的,你心里没我,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

郭老师在她眼里有了滤镜,就变得跟美颜相机里一样完美,她看着,哪里都好。

她甚至开始想,如果家里不同意,她甚至愿意跟家里断绝关系——家里就她一个继承人,不可能跟她断绝。

等长大成人,就在一起吧!

可那一阵子,她忽然发现,郭老师跟一个女老师走的很近,而且,跟女老师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脸红红的。

跟给自己讲课的时候,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她心里开始不舒服起来,旁敲侧击半开玩笑的问,郭老师的脸就红起来,讷讷的说,我们挺好的,年底请你们吃糖。

她的心倏然就冷了。

可她不甘心。

她还没有过喜欢的东西到不了手的经验——一次都没有过。

她抓住了郭老师的手:“我也可以。”

可郭老师跟被吓住了一样,瞬间就甩了她的手,说别跟老师开这种玩笑。

亚男却死抓着不放:“我比她年轻,我比她好看,我能给你的,比她多!你考虑考虑我!”

郭老师自然拒绝了,先是好言劝慰,可她认定,郭老师看她的眼神,跟看怪物一样,而且,以后就开始跟她疏远了。

这样不行——她看中的“东西”,怎么可能就这么让给别人?

她得想想法子——对了,就比如,让郭老师有求于她!

可从哪里下手呢?

就在这个时候,她发现了同桌的秘密——同桌好像经常私下跟郭老师见面。

她一调查,不光查出了她偷东西的事儿,还查出,她偷吃禁果怀孕的事儿——那个男生说会帮她解决家里的困境,可她上当之后,男生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。

对她同桌来说,那应该是人生最黑暗的时刻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。

可对她来说,这是个好机会。

她问那个女孩儿,你想重新过上新生活吗?我帮你。

那女孩儿当然愿意,她就说了条件——把一切罪名,都安到了郭老师的头上就行了。

女孩儿吃了一惊,郭老师帮过她,她怎么能反咬一口?

可面对诱惑,她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郭老师的恩德,下一辈再还——谁知道,还有没有下一辈?

亚男想——这事儿闹的这么大,那女老师,一定会离开郭老师的。

而郭老师除了吴主任那个没用的东西,一点人脉都没有,走投无路之下,如果自己伸出了援手,那会怎么样?

他一定会感恩戴德,知道自己需要的是谁。

亚男越想越高兴,觉得这个主意真是聪明透顶,就找了一些比较懦弱的同学。

那些同学听了这谎言,哪儿有不义愤填膺的,也有个别的聪明一些,觉得还没有真凭实据,就去作证,不好吧?

但是他们不敢违抗亚男。

这样,“目击证人”也找好了。

不少男生听见那“惨绝人寰”的事儿,自己冲到了老师宿舍。

她知道,但是没拦着——给郭老师多吃一点苦头也好。

那他就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甜了。

结果她不知道,那是她见郭老师最后一面。

不用说,那些死去之后,被磨没了掌纹的,就是那些做证的同学了——第一对“殉情”的学生,就是偷东西女孩儿胎儿的真正父亲。

郭老师,甚至不知道,真凶是她。

这是个独角戏,一个人,从头唱到尾。

郭老师的冤屈——就在于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人冤枉。

这一瞬,他手里的黑气。逐渐扩散开了。

我盯着亚男:“你后悔吗?”

亚男抬起头,怔怔的望着我,声音还是倔强:“这不是我的错,我没想让他死。”

江采菱忍不住暴跳如雷:“你到现在还……”

她到现在,还是觉得错不在自己。

但是,看着那些跟这事儿有关的同学,一个一个的丧了命,她也害怕,所以,她才会出来给我们提供线索。

她也想结束这一场噩梦。

我看向了“哑巴兰”:“那天救她,你后悔吗?”

“哑巴兰”缓缓说道:“我确实没法原谅她——可是,我不后悔救过她。我是她的老师,老师就应该保护学生,引学生走上正路,这是我的老师教给我的。”

是啊,老师总说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

亚男抬头看着哑巴兰的脸,忽然就流下了一脸的眼泪。

也许,她心里,也有很多的为为什么。

我叹了口气,就看向了那个“文昌帝君”的塑像。

这事儿,跟他也有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