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1章 搭奈何桥

当然了。那个由判官像改成的文昌帝君现在已经没主了,那个迷神,已经被我们给关到了坛子里面。

现如今,郭老师附身在哑巴兰身上,把一切事情说开,也弄明白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个坛子也没了撞击声,像是内里的那个迷神,也已经老实了下来。

江采菱也察觉出来了,就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:“哎,你说,这个迷神,为什么要帮郭老师?”

一般来说,迷神既然已经“黑化”,那就是六亲不认,见什么屠戮什么。

我看向了“哑巴兰”:“也许,跟那一次,学生们玩儿笔仙,被郭老师拍开有关系。”

众所周知,玩儿笔仙的时候,是绝对不能松开手的,一旦松开手,内里的恶灵,有可能就会跟着人回去。

郭老师那个时候,肯定也是一样。

那个迷神,跟着郭老师回去了。

可巧得很,还不等迷神对郭老师做什么,郭老师就先遭遇了这个大难。

白藿香立刻就想明白了:“那个迷神——眼看着郭老师受到了冤屈,所以,想帮郭老师讨回公道,才会让郭老师的尸体,变成了游尸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江采菱看着白藿香,更有点刮目相看了:“福生无量天尊——你身边的人,脑子也挺好使的嘛。”

白藿香骄傲的一歪头:“近朱者赤。”

亚男看着那个罐子,皱起了眉头:“公道?可他跟郭老师非亲非故,为什么……”

“因为他的职业。”我答道:“你不是也知道,盖学校之前,这地方有一个巨石阵吗?那其实不是什么巨石阵,是奈何桥。”

这跟真正的奈何桥,还不太一样。

哪怕在现代社会,冤案也屡见不鲜,在旧社会就更别提了——多少百姓惹上官司,屈打成招?打一次官司,就跟过一次奈何桥一样,所以,都管打官司叫“过奈何桥”。

至于来历,是说以前有一个小吏,发现了一个株连案的冤屈,请上头雪冤,可上头不肯,小吏气的撞墙而死,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,就在他坟前搭了很多“冂”字形的小石头桥,意思是送他过奈何桥。

再以后,那些百姓们,有的连进大庙的香火钱都没有,也不好意思去,就会在外头搭三块石头,搭成奈何桥,点香求保佑,希望那位刚烈廉洁的小吏,能保佑他们,从这个灾难上平安走过。

之前那个石头阵,就是干这个的。

这种比野神还野的小神,能有多大本事可想而知。

何况,现在他容身之地都没有了。

黑化成了迷神,简直再正常不过了——可他应该没忘记,自己那个身份。

评判是非黑白,辨别冤情诬陷,不正是跟判官一样嘛!

既然以判官自居,他就不会不管。

不过,迷神是没有太多神智的,就剩下报复了。

所以,他给尸体招来了魄,让郭老师的尸体变成了游尸,他要亲自来主持这一场是非黑白——他们逼死人,那就一命换一命。

苏寻也像是想起来了什么:“手……”

“对啊!”不等苏寻说完了,江采菱就抢过了话头:“那些手又是怎么回事?”

那些死去的人,掌纹都消失了。

那就更简单了——现在,这个判官迷神应该也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,磨平掌纹,是为了自保,所有玩儿过笔仙的人,都曾经跟他接触过。

他唯恐自己身上的气息粘在他们手上,被屠神使者发觉,所以才顺便把他们的掌纹给磨了。

江采菱看向了亚男的手:“那她……”

那就只能说明,她根本就没玩儿过。

亚男脸色灰白,也没否认。

主导一切的人,手往往是最干净的。

一切真相都查清楚了。

我看向了亚男:“人做过什么,都得付出代价。”

亚男厉声说道:“你要我付出什么代价?我送那个破产的女同学出国,不也算是积德行善了?对了,我警告你们,今天这里发生的事儿,都不能告诉其他人,否则的话……”

这个时候,远处一阵脚步声,是吴主任来了。

他连呼哧带喘:“我——我没错过什么吧?”

吴主任这一来,亚男顿时就慌了——她不怕别的,就怕自己做的事情曝光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她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哎,我这脑袋……”

卷毛醒了。

亚男反应过来,就要把卷毛给拉起来,可卷毛跌跌撞撞,被她一拉,一脚就踹在了一个东西上。

“咣”的一声。

她把被赤水青天镜压住的罐子给踹翻了!

这一下,那个罐子瞬间倒了,里面出来了个东西。

神气。

但是神气飘飘忽忽的,像是大风时候的蜡烛。

而那个神气,一下落在了亚男身上。

吴主任到了我们跟前,刚要喘气,看到了地上的尸体,一个横蹦就给蹦起来了:“这是……”

他手忙脚乱就把手机拿出来了——要拍下来发给校长。

“是我害的。”

手机一亮,一个空洞的声音,从亚男嘴里响了起来。

吴主任看向了亚男和卷毛:“你们两个……”

卷毛也看向了亚男:“你,你怎么了?”

亚男盯着吴主任,微微一笑:“我说,这个死人,是我害死的。”

她把一切,原原本本,清清楚楚就说出来了。

当然了,说话的不是她,是罐子里的迷神。

吴主任听完了一切,浑身不由自主就抖了起来:“你……他……”

说完了这些话,亚男脸上是个古怪的笑容,忽然躺下,就不动了。

迷神也消失了。

想来——迷神的执念,也许,就是没有裁决最后一桩官司。

而“哑巴兰”也像是如释重负,长长出了一口气,那个重叠在哑巴兰身上的黯淡影子,就消失了。

他也完成了自己的执念,应该可以再入轮回了。

哑巴兰打了个寒颤,睁开眼睛,迷迷瞪瞪如梦初醒,苏寻把他扶住了,问他感觉怎么样,他说想吃早餐。

我忽然想起来,潇湘跟我说过的话,就蹲在了那个游尸前头。

游尸的头上,确实有几根草。

上头,有神气。

“咦。”白藿香皱起了眉头:“这是,留魂草。”

什么玩意儿?

白藿香就告诉我,顾名思义,这东西能在人死之后,把魂魄留在体内,是十分少见的,靠着神气和香火气滋养,一般在大庙的香炉底下生存,只有三片叶子,是血红色的。

是迷神留下的。

“这草种的很巧妙。”白藿香说道:“只留下了魄。”

有魂才有神志,没有魂,只有魄,那就是个穷凶极恶的行尸走肉,才可以充当报复的工具。

潇湘说的有用的东西,原来是这个。

我就请白藿香帮我拔下存了起来。

这聚魂草一取下来,那个尸体倏然就变了样子。

开始腐朽了。

校长闻讯而来,弄清楚了这一切,表情别提多为难了:“这,这要是别人还行,怎么偏偏是她……”

千金大小姐做出这种事儿,不是大丑闻嘛。

郭老师的老父母来了,也哭的不成人形。

这事儿不知道怎么解决,但吴主任说,他一定妥善解决。

吴老师眼睛是定的,没说谎话。

江采菱就拉过了校长:“金杯呢!我们把事儿办完了,金杯在什么地方?”

校长焦头烂额之余,就让吴主任带我们先休息一下,他处理完这里的事情,立刻就去,接着,自己在一边拼命打电话。

我看得出来,他身上也有一些香灰色——这是神气的残留。

说明,那个迷神,曾经找过他,可能是希望他能主持公道,但是校长可能根本不信。

吴主任领着我们往里走,到了校长办公室后面。

后面也是很大的厅堂,两侧摆满了历届毕业生的照片。

这一过,吴主任忽然就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回头看了看其中一张毕业照,恍然大悟,擦了擦因为郭老师而留下的眼泪,就带着重重的鼻音,指着上头:“我说看着大师这么眼熟,差点认错人呢——你看,你跟我这个学生,长得是不是很像!”

我顺着他的手指一看,就皱起了眉头。

照片上的人——是江辰。

高中的时候个头就很高,鹤立鸡群,哪怕是一众贵族子弟里,他也是最抢眼的一个,总像是能在人群之中发光。

也对,他上这种贵族学校,简直理所当然。

“也巧……”吴主任接着说道:“他,就是江亚男的哥哥。”

亚男也姓江……

我们几个顿时全愣住了。

江辰还有妹妹?

这是何等的冤家路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