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2章 白色皮毛

难怪有这种想法,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江辰知道我让她妹妹倒了霉,梁子怕是会越结越大,甚至——他可能会以为,我是故意对他家里人下手的。

但我跟他已经把仇结倒了这个程度了,虱子多了不痒,债多了不愁,也不用在乎。

江采菱倒是皱起了眉头,在想什么事儿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”

江采菱这才回过神来:“没有——我在那个金杯。”

她的眼神是散的,摆明,是在说谎。

她担心的是其他的事儿。

吴主任把我们安排好了,自己就继续出去解决事儿了。

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出来,背包里微微一动。

豢龙匣?

把豢龙匣抱出来,我立马就觉出,潇湘的重量,似乎比之前要大一些了!

而豢龙匣周围,也出现了一些烟灰色的气。

这是说明——刚才那个迷神消失的时候,神气被潇湘给吃进去了?

我一下振奋了起来,神气对潇湘来说帮助原来这么大,比那些八丹灵物什么的强多了,要是——再多遇上几个迷神,她是不是就能回来了?

终于,像是看见了希望,她的需要,不再是个无底洞了。

只是,一想起了她之前那些罪孽,我就心里发沉。

她当初到底做过什么,又是为什么那么做?

真龙穴,景朝国君……

过一阵子,能见到了我妈,是不是,能弄清楚我的身世?

先看看那个金杯上,到底有什么线索。

可这一等,不知不觉,就是半个小时过去了。

校长怎么还没来?

哑巴兰已经睡了一觉了,回过神来,哈欠连天:“哥,校长怎么还不来?”

我也想知道呢!

江采菱也坐不住了:“这老胖子这么不靠谱,我找他去!”

结果刚一转身,就见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进来了,又是吴主任。

“不好了,坏事儿了。”吴主任上气不接下气:“校长……校长……”

我早就看出来,校长要倒霉,立马站了起来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校长一些经营上的黑料被人给查出来了,说他贪污公款,正在查抄他的财产呢!”

我立马就明白了:“校长是不是把这件事儿,告诉江亚男的家里人了?”

吴主任连连点头: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,当然是要告诉她的家人了!再说了,这个学校……”

这个学校,她们家是大股东。

真要是这样的话……

江采菱立刻拉住他:“那我们的金杯呢!”

“金杯也是校长的个人财产,这当然在被查抄之列了。”吴主任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我想找校长问问金杯的下落,可连人都见不到……”

“几位亲自过来,怎么没提前打个招呼?”

修长挺拔的身影,赫然正是江辰。

只是,这一瞬间,我就发现,他身上的气不对。

之前,他身上的气还是正常的,可现在,一丝一缕,夹杂着黑气。

那不像是人身上有的。

可我没见过那种黑气,那是什么?

吴主任还要说话,一个穿西装的过去,跟吴主任交代了一下,意思是——这里的事情,江辰接手管了。

吴主任也知道江家的地位,自然不敢插嘴。

我暗暗攥紧了拳头——来的好快。

可还没等我反应,我身后倏然一阵疾风,一个人对着江辰就扑过去了:“你把司马长老弄哪里去了?”

这一下,又狠又锐利。

江采菱虽然怕黑,但是她的能力很强,哪怕是我,被她突然这么一扑,恐怕也得一个踉跄。

可谁知道,江辰手都没抬,他身后就出现了一个人,对着江采菱一摆手——是个涂着红指甲油的纤纤细手——江采菱的身体猛地就在半空之中改了轨迹,转而奔着一堵墙撞过去了。

我二话没说,立马过去护住了江采菱,可这一护,哪怕是我,也觉出这个力道,大的邪乎!

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体转过去,挡在了江采菱身后,江采菱的体重压在了我身上,我就听见“咔”的一声,后背一阵剧痛。

而身后那一面墙,直接就撞出一个大裂!

这一瞬间,金毛奔着那个人就扑了过去,可那个人五指一曲,以极快的速度奔着金毛反抓了过去,金毛也吃了一惊,空中灵巧转身,勉强落在了地上,但我就看见那只手上,抓了一大把夹杂着金色的毛。

我心里倏然一痛。

接着,一个妩媚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想不到,世上竟然还有犼——幸亏是个幼犼。”

江采菱顾不上疼,而是直直的看向了江辰身边的人。

江辰身边,是个很妖娆的女人。

戴着宽沿帽子,大墨镜,遮了半张脸,只露出了一张红唇。

她纤细的手指上,夹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。

乍一看,是好看,可也怪的很。

这大热的天,那个女人竟然一身厚重的白色皮草。

这个女的——不是人。

那一身澄澈青气,长毛的?

江辰怎么跟长毛的勾结到了一起去了?

而且,这个长毛的,身上竟然也有跟江辰一样,青气之中,缠绕着一丝一缕的黑气。

江采菱喃喃的说道:“灵魁……”

我的心倏然一紧。

所谓的灵魁——就是有灵之物里,最厉害的。

一般来说,长毛的修行,就是为了成仙,比如琵琶蝎。

它们一旦练成了十丹,就妥妥是个记录在册的仙了。

可有的,修成十丹,也不愿意成仙,更愿意自由自在,或者留在地上,保护自己的种族。

这种类似辞官不做的灵物,就被称为灵魁。

十丹以上的能力……那得修行上千年吧?记录在册的,都没有几个。

难怪,江采菱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江采菱低声说道:“你小心——这个灵魁,认他做主了。”

我确实看出来了——那一丝一丝的黑气,就是佐证。

来头这么大的东西,认江辰做主?

去蜜陀岛这段时间,他好像,跟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做了某种交易。

江采菱还要过去,可聪明如她,知道并不是那个灵魁的对手,就看了我一眼,我则直接把她拉到了身后:“江辰这次有备而来,别轻举妄动。”

江辰盯着我,愉悦的说道:“我妹妹的事儿,劳烦你操心了。”

“天道轮回,恶有恶报。”我对他笑:“不客气。”

可我心里清楚,既然那个亚男是江家人,那她还会受到应有的制裁吗?江家,怕是一手遮天。

江辰眼神一暗,嘴角勾了起来:“对了,李北斗,听说,你是为了一件东西来的?”

说着,他就举起了一个小盒子:“是不是这一个?”

盒子里面,确实有跟去四相局相似的气息!

跟我猜的一样,江辰赶来,是来截胡的。

哑巴兰第一个着了急:“这东西是我们跟校长说好的报酬……”

“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。”江辰把盒子交给了身边一个人,露出了个很诚恳的笑容:“校长的事情,你们应该也听见了,现在,这是我们江家的东西,我先收缴了。吴律师,没什么问题吧?”

被称为吴律师的西装男点了点头:“合情合理。”

合你大爷。

哑巴兰急了:“出尔反尔,还要不要脸了?”

江辰盯着我,微微一笑:“咱们是老相识了,你要是想要,也可以商量——拿你的豢龙匣,跟我换。”

他跟我有几分相似的眼睛里,就没遮掩过野心,明亮又坦荡。

哑巴兰脑门上爆了青筋:“士可杀不可辱……”

苏寻没吭声,可已经默默的把袖子撸起来了。

白藿香手在袖筒子里没动,但显然也早准备好了一手的针。

他们都看见了灵魁的能耐,可他们没一个怕的。

我拦住了哑巴兰,低声说道:“别着急,保护好你藿香姐,我马上就把东西拿回来。”

江采菱有些担心:“可他那有灵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