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3章 金杯害人

我对他们几个低声说道:“放心吧,咱们等江辰被那个金杯害死,再来找不迟。”

江采菱脸色一凝:“金杯还能害人?”

哑巴兰他们也都紧张了起来。

“你们忘了,四相局是厌胜门造的?”我接着低声说道:“厌胜门在其中带着帝皇气的东西上,都下了一个古法的厌胜咒,专门妨主,就是为了防盗墓的——景朝的规矩,底下人拿了上头人的东西,该死。那个金杯上,就带着帝皇气。”

“就是说——拿了那个金杯,江辰会被上面的厌胜咒影响?”江采菱半信半疑:“真的假的?”

“不信你看那个校长,他好端端的在这里经营,为什么突然被查抄?”我接着说道:“你们再看看捧盒子那个人,印堂是不是有黑气?”

捧盒子那人头顶的黑气十分明显。

“只要碰了那个东西,不光自己,整个家族,在七天之内,也必有大劫,等金杯把江辰的运势影响了,咱们手到擒来,岂不是更省事儿。”

哑巴兰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这江真龙可终于有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——不过,哥,要是你拿到了金杯,会不会……”

“你忘了我是厌胜的家主了?”我答道:“那个咒,只有我能解开。咱们先走。”

说着,我第一个带头就往外头走。

哑巴兰可高兴了,回头看着江辰:“你自己留着吧,我们不稀罕。”

白藿香和苏寻也都松了一口气。头都没回。

在我刚要迈出门槛的一瞬间,身后果然响起了江辰的声音:“李先生留步。”

我回过头,装成天真懵懂的样子:“什么事儿?”

江辰微微一扬下巴:“李先生不能白来一趟,这个金杯,请李先生鉴赏鉴赏。”

我立刻露出很意外的表情:“不了不了,不是自己的东西,就不染指了。告辞。”

可门口忽然就出现了一道娇俏的人影——那个穿白色皮草的女人。

好快。

江采菱冒了火:“你什么意思,不光让我们白干活,还不让我们走了?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?”

江辰温文尔雅的说道:“难得到了我们家的地方,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了。”

说人话,也就是不摸摸这个金杯,就没完?

哑巴兰咬了咬牙:“他肯定是听见咱们刚才说的话了,存心想让哥你摸了,给他解咒!”

“你可以好好想想。”江辰缓缓说道:“也许,你能全身而退,可你这些朋友们未必能行。”

对方是个灵魁,当然。

我咬了咬牙,露出个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,对他伸出了手:“我拿了你的金杯,你就能放我们走了?”

江辰点了点头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“那好。”

西装男立刻把盒子递给了我,打开一看,耀目璀璨,是繁复无比的花纹。

一边的吴主任刚才被皮草女的能耐吓住,本来靠在墙边快站不住了,可一见了金杯,眼睛也直了:“这是——景朝的真东西!”

景朝存在的时间虽然短暂,但是冶炼建筑等工艺,都是十分卓越的,但是连修四相局带灭亡,很多工艺失传了,造假都不容易造。

尤其像是眼前这一个,镶嵌工艺鬼斧神工,上面的各色宝石熠熠生辉。

而上面的花纹,果然像是包含了什么信息。

江辰的视线,也被金杯牢牢锁住。吴主任还想往前一步看一看,我却摇摇头,对着皮草女抬起头:“那位灵魁,借你的手用一下。”

灵魁看江辰,江辰点了点头。

灵魁把手伸出来,我伸出右手握住,回头就对苏寻喊了一声:“设阵,跑!”

半秒不到功夫,苏寻就回过神来,抬手就是一个阵,拽着他们就跑,

江辰一愣,这才知道中了我的圈套,厉声说道:“追!”

追?

灵魁倒是想转身,可太岁牙引了龙气的力量,死死扣住了灵魁的手,那灵魁被龙气牵制住了三秒。

可这三秒,就足够了,苏寻他们一行人,已经没了踪迹,捎带脚把吴主任也带走了。

江辰大怒,我立马就从灵魁身上,感觉到了一股子杀气。

下一秒,灵魁的手倏然翻起,对着我就劈了下来。

我以最快的速度闪开,“咣”的一声,刚才站的那块地砖,立刻分崩离析,炸的到处都是粉尘。

这个力度,恐怕龙鳞都扛不住。

但是下一秒,我忽然有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。

这个女人,我是不是见过?

跟这个记忆一起出现的,还有一股子血腥气。

那是什么味道来着?

“果然是你,”灵魁的红唇一斜,一片萧杀:“我找的就是你。”

想不起来,就不想了,我集中注意力,就往后翻了过去,眼看着那五根雪白的手指,宛如五根利箭,对着我就掏了下来,下一秒,“咔”的一声,好几片龙鳞直接在我眼前碎开,后心不由一凉——但凡退晚了几步,心口是不是就开膛了?

这东西够猛的。

在那五根手指再一次抓过来之前,七星龙泉出鞘,猛然往前一抵,只见那雪白五指跟七星龙泉的锋芒一撞,竟然毫发无损。

这手是金刚石做的吗?

但是下一秒,我已经翻身对着一边的江辰抓了过去。灵魁确实是厉害,但是认主之后,跟主人是一体同心的,主人受到了什么伤害,她也就会感觉到什么伤害。

江辰呼吸一滞,可几道破风声从他身边一炸,好几个人影就从暗处就冲了过来——其中,就有那个矮矮的,排名第一的打虎客。

果然是有备而来,江辰这次,怕是不打算让我走了。

那个打虎客在万龙阵被我收拾过,看着我,眼里像是要冒火。

“我记得你……”我立马说道: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

那个排名第一的打虎客胸口立刻起伏了起来:“我跟你商量商量,这一次,你留下就别走了!”

又一道破风声对着我一炸,我翻身一躲,来了主意,奔着兑位就跑。

打虎客往前一追,那道破风声对着我劈下来,但我身子一折,直接让过,看着那个破风声对着后面包抄来的灵魁就砸了下去。

我刚才,就是故意往灵魁所在的方向跑的。

灵魁自然不可能被打到,甩手就把破风声打开,可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翻身就上了窗户。

他们还要追,七星龙泉已经对着梁柱劈下去了。

“轰”的一声,这个地方就是一声巨响,要塌。

他们顾不上我,立刻护在了江辰身边。

这么多人,自然只能走为上策,我对江辰一笑,摇了摇手里的金杯:“我拿了金杯就走了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“对了,”我补上了一句:“忘了告诉你,这个金杯,根本就没什么诅咒。”

江辰的脸色顿时一僵。

“我刚才,跟我手底下人说着玩儿的。没想到,江先生当真了。”

我就知道,那个时候,我就知道灵魁听力过人,而我跟身边人说话,江辰不会不想知道,必然会让灵魁偷听。

我就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。

“李北斗,你这个卑鄙小人……”第一打虎客急了眼,还想追我,可他追不上。

江辰喜怒不形于色惯了,可光洁的额头,也猛然炸了青筋。

我就知道,多疑的人,必定上当。

“卑鄙不敢当,跟你们比还差点。”我答道:“被逼还差不多——那,我先走一步,有账,咱们日后一起算。”

可离开的那一瞬间,我注意到,灵魁的嘴角上,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。

像是,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