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344章 绝户之相

但我也没顾得上细寻思,转身就从窗户上窜出去了。

他们倒是想追,屋子要塌,江辰的生命安全重要,他们不敢离开江辰。

白藿香他们早等在外头了,一看我出来,都松了口气,江采菱看见我手里的金杯,高兴极了,想拿,但是忌惮我说的诅咒,手伸了一半就缩回去了。

我就领着他们先回门脸。

临走的时候,我看了这个地方一眼。

杨水坪……这地方,就是以前的青龙局。

当初,这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

哑巴兰忍不住说道:“哥,江辰欺人太甚,现在你有厌胜门,还有西派,南派,我们兰家帮忙,不如跟江辰拼了算了。”

“哪儿有那么好拼,你当过家家呢!”江采菱说道:“看见没有,就连灵魁都肯给江辰卖命,他有多大的本事可想而知,再说了,为了李北斗的私人恩怨,牵扯上这么多无辜的人,这可不是李北斗的作风。”

我一愣——跟她相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,可她竟然还挺了解我。

江采菱翻了个白眼:“看什么看,赶紧开车——本道长得看看,这个金杯里面,到底包含着什么意思。”

我把杯子递给她:“说起来,你对真龙穴这么热心,是为了什么?”

好些人找真龙穴的原因,是为了钱,长生,可江采菱貌似并不缺这些东西。

江采菱接住杯子,脸色就是一凝,半晌才说道:“我想,不再害怕。”

“害怕?”

我想起来了,她怕黑。

“还有——我想知道,一件事情的答案,”江采菱抱着金杯,就是一个哈欠。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我想知道,他当初为什么选我去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的平平淡淡,却震慑人心:“谁要让你死?”

可江采菱已经歪头靠着车窗睡着了。

晨曦照在了她脸上,活了这么久,却依然看似天真无邪。

选她?

我想起了江采萍来了。

这一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,当初又是为什么反目成仇的?

一个四相局,好像打乱了数不清的人生。

我靠着车窗,不知不觉,也睡着了。

在梦里,看到了潇湘。

她比之前清楚了许多。

她对我笑。

看来,迷神的神气,对她起的作用确实不小。

太好了。

她一只手摸在了我额角的伤疤上,微微皱起眉头:“疼不疼?”

我摇摇头。

其实,是在撒谎。

一旦碰上什么跟景朝国君有关的事情,这地方总是会疼的钻心。

“我以前作孽太多,”潇湘忽然说道:“没想到,要你给我偿还。”

她第一次承认,自己作孽。

“咱们分什么你我。”我答道:“你做的,跟我做的,没什么区别——能为你做点什么,我高兴。”

潇湘一笑,好看的倾国倾城,可转而就皱起了眉头:“现在,盯着你的人太多了,你这一阵子,多帮我找一些迷神,我得快点回来才行,你千万小心,有可能,会有一场大劫难,而且,不好避。”

“大劫难?”

“比以前,都要大。”

潇湘的声音十分肯定。

我也算是多少次出生入死,不都好端端的吗?

再大,能有多大?

我就让她宽心,我自己会看着办的。

不过,我想起阿满说的话了——那个劫难被人挡了一阵子,但是,不会不来。

也不知道阿满现在怎么样了。

潇湘却跟看出来了我心里怎么想的一样:“阿满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,自己自求多福吧。”

提起了阿满,潇湘的声音冷了不少。

我只好点了点头,说我记住了。

“最后,你记着。”潇湘的声音终于重新温柔了下来:“这一阵,多做上门的功德,会有意外的收获。”

意外收获?

车停了,我睁开眼,已经到了商店街。

进了门脸,江采菱迫不及待就把金杯给拿出来了:“快快快,看看这上面什么意思!”

在江辰那我就看出来了,这个杯子上的信息虽然晦涩,但勉强我能认出一些来。

“雷泽前行五百步,兑位有巨树,垂髫万千美人首,千眼万眼顾。”

“雷泽,”江采菱盯着我:“雷泽是哪儿?”

“你都不知道,那我就更不知道了。”

古代的地名到现在,应该早就改了,在景朝生活过的江采菱都不知道,我就更别提了。

这把江采菱给气的:“什么巨树,什么美人……那个工匠留线索也不知道好好留,这什么鬼,谁看得懂?”

不过,这种语言,对工匠来说,是不是太文雅了一点?

江采菱不甘心:“你看,上面不是还有星斗和河川的图吗?你仔细找找,有什么跟钥匙有关!”

那图也跟四相局密卷似得,大小比例都不知道,我怎么找?

再说,这么多年沧海桑田,估计也早变了。

这把江采菱气的,又推了我一把:“我对你给予厚望,你就看出这么一句来……”

接着转身带着杯子就走了——说是找靠谱的人再看看。

哑巴兰十分不满:“不是,她把杯子拿走了,那咱们白跑这一趟买卖了?”

未必,我寻思着那句话——雷泽,雷泽,这句话,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?

金毛靠了过来,翻开了肚皮,我一瞅,好么,它肚皮上巴掌大一块“斑秃”,显然是那个白色皮草女人抓的。

这把我心疼的够呛,蹲下就给它顺毛:“你等着,我给你买点霸王防脱……”

苏寻也想起来了:“那个灵魁,很厉害。”

“哎,哥,你说江辰是怎么找到那个女人为他所用的?”哑巴兰也跟我一起给金毛顺毛:“她也让江辰给诱骗了?”

说不好。

灵魁……她跟着江辰,肯定也是有某种目的的,什么目的呢?

那个灵魁,好像跟我有仇。

“要是你能升阶就好了。”白藿香显然也想起来了那个穿着雪白皮毛的女人了:“如果你的身体被天雷锻过,那再配上你的龙气和太岁牙,也许就不用怕他们了——毕竟,你现在只是地阶。”

是啊,地阶虽然也算是精英了,可对付那些东西,还远远不够。

什么时候能升阶呢?不论大小,得赶紧多做功德。

这样,才能保护潇湘,保护我身边要紧的人。

进真龙穴和玄武局,也就更有底气了。

这个时候,一个老太太忽然到了门口,张开就问道:“这是马连生他们家门脸吧?”

这是潇湘说的——送上门的功德?

我就站了起来:“是,您是……”

老太太谨慎的看着我:“我找马连生。”

我就把老头儿的情况告诉她了,说有事儿可以找我。

她抬起眼睛看了看我,满眼的不信任:“就凭你呀,你毛长全了吗?就出来给人看风水?”

哑巴兰听不下去了:“哎你怎么说话呢?”

我拦住了哑巴兰:“看风水靠眼睛,不靠毛,您跟我三舅姥爷什么关系?”

说实话,我对老头儿的历史,也挺好奇的。

老太太一只手拍了一个字条:“你自己看。”

上头是潦草的字迹:“欠赵桂花一个风水,马连生。”

落款是二十年前。

我一愣:“这是……”

老太太说道:“当初老头儿抱了一个小孩儿,四处找奶,是我给了他半盒奶粉,本来说好给我看看风水,抵扣卦资,可那一年我家搬走了,这个留下了,你自己看看。”

说着她看向了我:“那小孩儿,该不会就是你吧?”

是我没跑。

接着她一扫哑巴兰:“什么牛鬼蛇神的,一看就不靠谱,真没教养,怎么,马老头子开了个育婴堂,专收养你们这些没人要的流浪儿啊?”

一个声音就从后头响了起来:“说别人没教养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——罗圈腿扫帚眉,唾沫星子满天飞,不是我说,老太太,你这是绝户之相啊!”

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,我们都愣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