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6章 花团送子

儿媳妇这才陪着笑脸说道:“妈,我就是躺的实在累得慌,起来溜达溜达。”

老太太两只眼睛一立:“你难受?你也太自私了,怎么不问问我乖孙想不想躺着?”

说着,就颐指气使:“张阿姨,你把我昨天炖上的冰糖蹄髈给端上来,让小红喝了。”

被称为小红的儿媳妇脸色一下就白了:“妈,别呀,我刚吃完了一碗粉蒸肉,真的吃不下了……”

老太太勃然大怒:“你吃不下?你一个当妈的人,怎么这么自私?自己吃不下,不管我乖孙需不需要营养?专家说了,补充钙质,我孙子才会瓷实,你想把我孙子饿成了猴儿?”

白藿香忍不住了:“孕妇不能吃的过剩,可能会导致自己妊娠三高,还会影响生产……”

“生产怎么啦?”老太太梗着脖子说道:“不是有剖腹产吗?医生一刀,她又不用出什么力气——还省的挤我乖孙的脑袋。”

“那也不行,如果是超重儿,胎儿自己也……”

“行啦,你生养过吗?你说这种废话?”老太太更不耐烦了:“我可是生过儿子的人,我有经验!我要是不懂,我儿子能白白胖胖?”

一个阿姨忍不住说道:“我也生产过,真的不能再让她勉强吃了……”

“你生的不是毛丫头吗,能跟我们大乖孙比吗?”老太太更蛮横了:“我给你们发工资,可不是为了让你们来跟我抬杠玩儿的!”

那几个阿姨虽然对儿媳妇也一脸同情,但看的出来,她们对老太太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,知道说了也没用,索性也没敢说什么,就下厨房,端来了一个砂锅,一打开,蹄髈滋滋冒着红光,油水咕嘟咕嘟的。

那个量,目测我们几个吃都够了。

老太太指着那些蹄髈:“你一口别剩,都吃了,把我乖孙吃的壮壮的!”

儿媳妇虽然高壮,但是显然逆来顺受惯了,一边吃,一边犯恶心,还一边掉眼泪,眼泪都砸肥油上了。

哑巴兰没忍心往下看,低声说道:“当个妈这么受罪?不行,我以后得对我妈好点……”

我妈怀我的时候,也受过这种罪吗?

老太太视而不见,指着儿媳妇就说道:“你们给我好好看看——我儿媳妇这一胎怎么样?”

我摇摇头:“要是放着不管,还是保不住。”

老太太脸一下白了,儿媳妇勺子里的一块肉也掉了下去:“啥个?”

“别说你们村土话,我乖孙学会了怎么办?说普通话!”老太太指挥完了儿媳妇,就看向了我:“你再说一次,怎么着?”

我重复了一遍,老太太吸了口气:“那,那你赶紧给我看好了,还等啥呢!做人不能忘恩负义,当年没我,你早饿死了!”

我一看那儿媳妇倒是怪可怜的——看得出来,儿媳妇的兄弟宫塌陷,把自己命宫都连累了,想必,嫁入这一家,做生育工具,是为了给兄弟筹钱堵窟窿。

于是我四处看了看,就指着窗户外头:“你先想想办法,去找几棵九年以上的石榴树,在门窗外种上,再在那块对角,摆几缸荷花,要有莲蓬的那种。”

这叫花团锦簇留子局,专利产子。

老太太激动了起来:“这样就行?我现在就置办!”

这地方离着花鸟市场并不远,很快就送来了,石榴硕果累累,莲蓬圆润饱满,我挺满意,就指点着摆好了,老太太挺高兴:“这下,我乖孙能顺利出生了吧?”

我答道:“风水讲究人杰地灵,除此之外,你得多行善积德,少喷人,这样才能留住福报,不然再好的局都不起作用。”

一听“行善积德”,老太太十分不屑:“行善积德有屁用……”但还是敷衍的点了点头:“没别的了吧?”

哑巴兰他们都熏的够呛,就在一边一个劲儿捅我,意思是弄完了咱们赶紧走,一会儿隔夜饭吐出来了。

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,这个腥臊的味道肯定不对,但是老太太不说我也没辙,转身就要走。

而且,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,这事儿不是花团锦簇留子局能解决的。

老太太子女宫的黑线,并没有因此消失,孕妇也一样。

果然,就在转身要走的这一瞬间,忽然“咣”的一声,门窗外就是一声巨响。

来了一阵我们这地方少见的狂风。

我们回过头,只见那满树的石榴,像是被什么撞了,哗啦啦一声,全掉了下来,砸在地上,一片狼藉,还没成熟的石榴籽炸的到处都是。

透过窗户,只见外头那个荷花缸也没落好,莲蓬也跌落在地,不比石榴好多少。

石榴和莲蓬落子,都不是好兆头——预示着,流产。

老太太一下急了眼了:“这,这怎么回事——花鸟市场那些王八蛋是不是糊弄我呢?我找他们算账去!”

这些东西,不会平白无故裂开。

我看见了一些黑气,还有一些青气。

儿媳妇显然也吓的够呛:“妈……”

老太太立马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上屋里躺着吃去,想吓着我乖孙啊!”

说着就拽我:“快想办法!”

“等会儿。”我看向了儿媳妇:“你跟我说说,你怀孕以来,身边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儿?”

这一瞬间,我看到儿媳妇的肚子上,有几个小小的黑气,形状并不清晰,倒像是小手的形状。

于是我就问儿媳妇:“大姐,你跟我说说,你怀孕以来,身边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儿?”

儿媳妇眼睛一亮,立马说道:“你咋知道滴……你怎么知道的呀?我还真的……”

“哎,”老太太插进来:“瞎说什么呢?这家里把你护的固若金汤的,你能遇上什么怪事儿!”

老太太满眼的威胁,显然不想让儿媳妇说。

儿媳妇垂下眸子,不敢说了。

这他娘上哪儿找这种婆婆去?

我刚要开口,程星河先说道:“算了,七星,老太太都不关心她孙子的安危,咱们就别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,这送子局你也布完了,账也还了,带我上雄霸叔那吃海鲜去,我刚才那些腊肠都吐了,肚子里空。”

我知道程星河故意激她,老太太一听跟“乖孙”有关,也没之前那个嚣张气焰了,立马就对儿媳妇说道: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,说啊!还是当妈的呢,一点不给孩子想!”

儿媳妇如蒙大赦,立刻放下手里的蹄髈。

原来,儿媳妇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倒是还好,但是后来第一次怀孕,到了三四个月的时候,她晚上睡觉,迷迷糊糊,就觉得有个手在摸她的肚皮,那个手,像是在她肚皮上画圈子呢。

她也纳闷是怎么回事,可就是挣扎不起来,隐隐约约,就看见床边有个黑影,还有个细细的声音:“揣一揣肥瘠……到日子了。”

她又害怕又纳闷,这才三个月,怎么就到日子了?

接着,她就觉出,那只手要往她肚皮里伸!

她一害怕就醒过来了,可眼前什么也没有。

也跟她老公和她婆婆讲过,但是她老公和她婆婆都说她吃饱了撑的才做的梦,没啥。

她一开始也没当回事,可很快,孩子就掉了。

第二胎也是一样,现在……

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婆婆。

我也看着老太太:“关于这个,您知道什么吗?”

老太太眼神闪烁:“我怎么会知道?我要是知道,还喊你来呀?你还不快给想办法!”

老太太肚子里有鬼啊!

而儿媳妇盯着我,恳求道:“先生,你能不能,在我们家多留一留,我,我害怕呀!”

“是呀。”老太太赶紧说道:“不给解决好了,你就别想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