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47章 嘴里活物

哑巴兰和程星河都露出了十分为难的表情,显然并不想在这里闻味儿。

我说来也来了,你们要不先回去,我在这里再住一晚上。

白藿香第一个说道:“我不走。”

哑巴兰也摇头:“哥你上哪儿我上哪儿。”

程星河更别提了,二话没说,上院子里透气去了。

老太太连忙说不白留,管饭,接着就喊阿姨做饭,结果我们一瞅,没熏吐也得给看吐——那是一桌子血糊淋淋的动物下水,做成了毛血旺,溜三样,杂碎汤什么的,估摸是给儿媳妇买肉饶上的,我只觉得肠胃一起扭了起来,想吐。

东西也没吃,我们就一起上院子里透气去了。

穿过树影,能看到九鬼压棺的山。

隔着窗户,老太太说我们没福气,自己得意洋洋一勺一勺吃上了。

还是儿媳妇趁着老太太吃饭,偷着过来,给我们塞了个点心盒子:“我婆婆这人就那样,你们别见怪,不嫌弃的话,这个给先生们吃,是我从老家带来的。”

点心盒子是少见的粗纸和草绳包的,是山楂枣泥馅的粗点心,小时候商店街有出摊子卖的,一块五俩。

原来,是她怀孕的时候想吃酸的,老家邮寄来的,可她婆婆说山楂对孕妇不好,不许吃,光用大鱼大肉填塞她,自打进家门来,吃了吐,吐了吃。

我们几个虽然恶心,可也确实饿了,一人一个也就吃了。

这点心看着粗糙,但是酸甜可口,止渴生津,别说还挺好吃,程星河一口吃俩。

我看出这儿媳妇夫妻宫也不平坦,就问她丈夫也不怎么经常回来?

她叹了口气,说结婚以来也没见过几次——都是晚上来了,跟牲口配种似得,天不亮就又走了。

程星河一边吃点心,一边嘀咕:“好家伙,跟那个童话故事差不多——不能点灯的新郎……”

儿媳妇摸着自己的肚子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先生,你说我这次能保住孩子吗?我也害怕,要是再没了孩子,那我这辈子,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我答应她尽力而为,接着就:“那你丈夫之前的女人流产,也出过怪事没有?”

儿媳妇摇摇头:“这位就不知道了,丈夫没提过——不过,我见过一次他前妻,回来取一件丢下的要紧东西,我婆婆不让,说怕她冲撞了我的胎气,那个前妻就骂了一句他们家干了那么多丧良心的事儿,断子绝孙也活该,被我婆婆赶出去了。”

“断子绝孙?”我来了兴趣:“你婆婆干什么了?”

儿媳妇继续摇头:“我也不清楚,除了催我生孩子,没听我婆婆说过其他的。”

果然,这儿媳妇是山里人,穷了几辈子,有天她婆婆上村里选女人,看她胯骨大,相中让她结婚,彩礼给二十万。

这二十万在城里姑娘看来啥都不是,但是对儿媳妇来说,这是救命的钱——她弟弟也二十八了,还没娶老婆呢,这钱够盖房买车娶媳妇了,嫁给谁不是嫁呢,就答应了。

程星河插嘴:“选女人——这是慈禧太后选秀女呀?”

儿媳妇忙说是她运气好,多少姑娘想来呢,可胯骨屁股都没她大,落选了。

我一寻思,这不光是第三个儿媳妇流产,前面两个都难逃厄运,说明问题不在儿媳妇身上,而是在这块地上,这会程星河吃的发噎,抱着水咕嘟咕嘟往下灌,我顺口就问他:“你看见什么没有?”

“看见还能瞒着你?”

这么说,这地方还没出现过死人。

不对啊,按理说,婴灵是最难缠的,流产这么多,合该怨气不散,在这成群结队。

可这地方怎么干干净净的?

我有了个猜测。

而这家人这么有钱……

“那你婆婆平时干什么买卖?”

儿媳妇还是一问三不知,说来了之后,一直就没见她婆婆出去过,也不知道这家产是怎么来的,不过……她说着说着还想起来了,说有的时候半夜会有人上门,悄咪咪的,不过婆婆不许她见,她也不知道干什么的。

哑巴兰一拍大腿:“难怪遮遮掩掩的呢,难道是卖违禁品的?”

我一寻思,没准真跟这个有关系,随手就在他们家门口的财位上,放了一块圆石头,三块小石头。

儿媳妇好奇,问我这是啥。

这是厌胜术——三脚金蟾兴客局,只要是做买卖的,当天肯定有顾客上门,见效神速,这样我们就知道是个什么买卖了。

儿媳妇不明觉厉,看着还挺新鲜,而白藿香已经忍不住了:“你就没想到,离开这里吗?”

儿媳妇一愣:“离开?”

“他们根本就没拿你当人看!”白藿香平时冷冷的,经常噎人是不假,可我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生气:“拿你当个机器!这种男人,要他干什么?”

程星河拽她:“正气水,这就是你不对了,宁拆一座庙,不拆一桩婚……”

“你懂什么?”白藿香甩手一把针:“人一生就一辈子,一点爱都得不到,甘心吗?”

程星河摆出了个很浮夸的姿势,跟黑客帝国里躲子弹似得:“说就说,动什么手呢……”

我说反正又打不着你,退一万步说,打着了也能治好,不怕。

程星河搭在我肩膀上:“重要的不是能不能打着我——是爱,听懂了啵,一辈子,不能一点爱都得不到。”

白藿香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又是一把针:“我就说,你懂个……”

好家伙,名场面——差点把白藿香逼的动了粗口。

儿媳妇看着我们,忽然就笑了。

哑巴兰一边吃点心,一边说道:“大姐见笑了,程狗就是我们家的祖传活宝。”

也或者,是快乐源泉。

儿媳妇连忙摇头:“不是不是,我是……羡慕。你们这样,真好啊。”

说着结巴了起来:“我不会说话,就是……能在一起,开开心心,你也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——嗨,我真不会说话……”

她说的,是友情吧。

是啊,这友情真好,难怪她羡慕。

我也说道:“大姐,我们医生说得对——以后,你考虑考虑,可能你觉得,人生就是这样了,可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?更高的地方,才能看到更大的世界。”

只能活一次,不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,太可惜了。

儿媳妇一愣,眼圈忽然就红了:“我这样的人,也能……”

“人人都是平等的,不是裹小脚的时代了,”我答道:“你有权力过想过的日子。”

“哎,说什么呢,搞传销呢?”老太太吃完了下水,打着嗝过来了:“哎,小红,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睡午觉去?想困死我乖孙啊!”

儿媳妇连忙站起来,跟我们陪着笑就回去了,还一步三回头的,好像舍不得走。

闲着也是闲着,反正天还没黑,我也靠着墙犯困——躺在了程狗的大腿上。

他嫌我脑袋沉,让我滚,被我几杵子打服了。

进入了梦乡,却觉得,那种腥膻的味道更浓烈了。

朦朦胧胧,我看到一个床头,床头上挂着一幅麒麟送子图。

一个人影跪在床前,正在数数,声音含混不清:“这个行,这个差一点,到日子了……”

到日子了?

月光从窗口照下来,那个人低着头,声音之所以含混不清,是因为她嘴边有血淋淋的东西。

我一看,就愣住了。

她嘴里的东西,还在动!

是老太太。

而老太太不住的往嘴里塞东西:“这个也行……”

腥膻的味道铺天盖地,我歪头就想吐,睁开眼睛,才看见漫天残阳似血,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?

程狗歪着头也睡着了,嘴边还有一条干了的口水痕迹。

他腿估计都被我枕麻了。

我刚回过神,就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——老太太不知道啥时候,正蹲在我面前,面无表情的盯着我。

我激灵一下就起来了——联合那个梦——就跟她要下嘴吃我一样!

老太太冷冷的说道:“真能睡啊,燕巴虎投胎吧?那我就指望着你夜里欢了——快上去看我儿媳妇去。”

我连忙问道:“你儿媳妇怎么了?”

“你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我拽上程狗,这才发现,白藿香和哑巴兰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