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50章 白虹之剑

大花旦忽然回过神来了,立马挣扎开,声音有了警觉:“不是,你谁啊?”

但是这么一挣扎,她的大墨镜掉下来,露出了半张脸。

一看这半张脸,我就认出来了——妈耶,我小时候天天等着看她演的电视剧,跟着她哭跟着她笑,大花旦这个称号,一点错也没有!

她觉察出来,脸色一白,立马就把大墨镜给扶稳了,转过身要走,我却拉住了她:“你想要孩子?”

她的手顿时就僵住了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,谁告诉你的?”

这还用说?

她上了岁数,跟年轻时候有了一定的区别,现在,她的子女宫双双凹陷,妥妥当当是生育困难,这事儿影响到了她的财帛宫——这是她目前最要紧的事儿,也就是……要用孩子来争家产?

既然这是她最大的诉求,那就没错了,程星河冷笑了一声:“那个胎儿膏,原来是助孕的。”

大花旦不吭声了。

果然,她也是经人介绍,听说这有个特别神奇的老太太——只要吃了她的胎儿膏,肯定能怀上孩子,百试百灵,所以才赶过来的。

“你知不知道,婴儿膏怎么做?”

她吸了口气,破罐子破摔似得说道:“说是——四十九种不一样的胎儿,熬制四十九天成膏,最后拿一个最好的活胎做引子,活胎要在客人面前拿,保证新鲜,她还会现场吃一口,表示无毒无害。”

跟预知梦里一样,我嗓子眼儿痒痒了起来。

程星河忍住了干呕:“妈的,有这个手艺,怎么不去炼尸油小鬼,准能成就一番大业。”

难怪自己落不下后代,还来找我看风水,难道她自己心里不该有点数吗?

现在儿子也搭上,妥妥是杀生太多的报应。

我已经看到,那个儿子身上的活人气已经一点一点消失,人是不行了。

也许,白藿香在这里还有希望,可偏偏白藿香不在。

我心里更乱了,他们俩到底上哪儿去了?

还没想出来,一团子佝偻的身影跟个炮弹似得冲了过来,死死抓住了我:“小兔崽子,你不是说帮我摆多子多孙的局吗?那我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我答道:“你还问我,你自己儿子让人弄死了心疼,那别人的后代让人弄死,不能心疼了?”

老太太嘶声就吼道:“那些——那些是胎,又不是命!”

“是啊,”我盯着她:“你们家流产的那些胎儿,也只是胎,又不是命。”

老太太盯着我,就张大了嘴,噎的说不出话来了,但下一秒,她扯着我的衣领子就吼:“你这么多屁话,到底是来帮我的,还来帮那些畜生的!”

程星河点评了一句:“呕吼,七星你胸肌露出来了。”

露你大爷。

话没说完,身后就是“扑”的一声。我越过老太太就看见了,一个硕大的身影跌坐在了地上。

儿媳妇。

老太太回过头,也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立马就跑了过去,厉声说道:“你——你跑出来干什么,吓着我的乖孙怎么办?”

儿媳妇指着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:“那——那是小刚?”

老太太喘了半天气,才说道:“一个当妈的,什么事儿都不懂——这是我乖孙能看的吗?我乖孙——我乖孙……”

她终于反应过来了,儿子已经不行了,现在,儿媳妇肚子里这个,已经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了。

这个要是再掉了……

而这一瞬,儿媳妇受到了惊吓,两只手就捂在了肚子上:“哎……疼……”

程星河眼睛比我亮:“来了。”

是啊,数不清的东西,对着这里围过来了。

好像暴雨之前的雾霾一样。

青气,铺天盖地。

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——这些年,这老太太到底祸害了多少胎儿了?

而一重一重的黑影子,对着儿媳妇就抓了过去。

我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还来的及引龙气上耳朵,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七星,它们这次不光要拉下胎儿,还要把这地方的人都灭了。”

是啊,老太太断子绝孙,这妥妥是报应,可是——我不能看着儿媳妇搭上命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对着那一片黑影就削了过去。

那些黑影瞬间退散,对着后面聚拢过去了。

那里面,有一道十分明亮的青气。

这些东西的主心骨。

“还挺帅……”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是个穿长袍的男的——长毛的,看上去九丹左右。”

我也看清楚了,一个男人站在数不清的黑影中间,那个气度,好像一个神祇。

大花旦哪儿见过这个阵仗,早晕过去了。

而老太太没法跟我们一样看的这么清楚,直接躲在了我们后面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去把那个玩意儿给我打发了,保护我儿媳妇!”

说真的,要不是儿媳妇无辜,我他娘才不管你家的子孙。

没等我说话,忽然一道破风声对着我就劈了下来。

我立马把程星河退推开,七星龙泉出鞘,就撞在了那个破风声上。

当的一声响,两下一撞,手上的龙鳞就滋生了出来。

是一柄长剑——锋锐的像是一道白虹。

看到了我龙鳞,一个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也不是人?”

我答道:“我是。”

“难怪……”那个声音很好听,却带着十分明显的嫌弃:“我就知道,这种恶人的帮凶,也只有人了。”

那道长剑压了下来,龙气顺着太岁牙崩发,死死顶住:“老太太的罪孽,报在老太太身上活该,可那个怀孕的女人是无辜的——你既然是修正道的,不会不明白。”

我这话倒是让老太太听见了,立刻扯着嗓子说道:“你说的是人话吗?”

是最优美的中国话。

那道长剑有了一瞬的迟疑,但很多凄厉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:“公道!”

“我们得讨个公道!”

那个“男人”立刻说道:“那些胎儿和胎儿的母亲,也是无辜的。”

话音未落,带了一丝狠意,那道长剑,以极大的力道压了下来。

“七星,当心!”程星河甩手就是一道狗血红绳——卧槽,不对,这不是以前的狗血红绳了。

那几乎是一道璀璨的流光,破空而出!

这一次在南派,看来他没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啊!

结合上次吃了皇甫球的灵丸,呼啸而出,摧枯拉朽!

我还没来得及替他高兴,“啪”的一下,那个新绳子打歪,倒是把那个男人身边的一片黑影打碎了一片。

“你他娘实力不行就去配眼镜!”

“屁话,老子飞行员视力……是手滑了!”

不光手滑,我看出来,老太太跟个大蜘蛛似得,死死的包在了程星河身后。显然把程星河的精准度给影响了。

而那个男人冷冷一笑,长剑倏然对着我劈了下来,这个力道很大,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甩手把七星龙泉的锋芒翻过,那道长剑擦过我身边,轰然坠到了地上,“乓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土块全部炸开,就是一道深坑。

但那个长毛的美男反应极快,手腕一翻就是一个变招,快的跟闪电一样!我翻身躲过去,长剑跟着我一路砍下去,我抓住空门往前一顶,对着他脖颈就削了过去。

谁知下一秒,长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回旋,直接对着我砍了下来。

我立马用七星龙泉挡住,但是来不及了,七星龙泉被重重一压,打在了我头上!

这一下——我眼前顿时一花,天地万物,似乎都哥白尼跑马灯一样,发花!

脑袋上也是一片温热,剧痛像是把脑袋整个劈开,不偏不倚——打在了“赤毛癣”上了!

那男人轻笑一声,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,对着我就又是一剑——按理说,能把我给搞定了。

可这几招下来,我已经看熟了他的动作——举起剑的同时,肋下是空门。

就在那一瞬,我一脚踹在了他的肋下,他颀长的身体瞬间就往后飞了过去——脸上,还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还好,我够快。

等他落地,瞬间就想起来,可来不及了。

七星龙泉已经先一步,横在了他脖子上。

他咬了咬牙,眼里满是不甘,我刚要说话,他忽然薄唇是个冷笑,抬起手,就对后面一指。

我顺着他指点的方向一看,顿时就愣住了,程星河也看见了,当时就“卧槽”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