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353章 断子绝孙

程星河一脚就往我腿上踹:“你钱多了烧的?你不知道,下山灵鹿称得上是准山神,对山上的情况了如指掌,你让它给你找矿,那遑论什么矿都能找到,你孙子都不用愁了……”

我一寻思,就看向了那个下山灵鹿:“你要是真想报答我,倒是有个事儿。”

那个男人眼里有了光:“你说,我和他们,肝脑涂地。”

程星河看着我也激动了起来,直挑大拇指说乖儿子开窍了。

我就问道:“既然你是山上来的,我想跟打听一下,你知不知道胡孤山的山神,名字叫阿满的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胡孤山?”那个男人想了想:“我认识那地方的麂子,给你打听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程星河还搓手呢,一听这话眨了半天眼:“不是,这就完了?”

那个男人也是一个想法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我答道:“我有真山神,要什么准山神。”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,把个眼睛翻的跟樟脑球似得:“你牛逼。”

我一直惦记着阿满,上次在银河大院,她为了我,冒天下之大不韪——要是被发现了,会怎么样?

“阿嚏……”

白藿香好像真的感冒了。

我回头就看哑巴兰:“开车吧,咱们连夜回家算了。”

哑巴兰得令,就去取车,而那个男人一下往前一步,似乎想说什么,可他身后的下山灵鹿一动,他立刻回去抱住了它,抬头看着我,眼神复杂:“你跟其他人,不一样……”

是啊,我头上有犄角,我身后有尾巴。

“你妈的臭小子……”

一股子腥膻的气息猛地扑到了我背上。

我一回头,好么,那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死死抓着我肩膀:“你有没有点良心了?你良心让狗吃了!我让你来给我摆局护子孙,你可倒是好……你吃里扒外!你把我们家下水吐出来!”

你们家下水都你自己吃的,管我屁事?

我反手把她胳膊一拧:“局我摆好了,话我也说前头了——让你行善积德,口下留情,可你自己作死,怪不着我。”

老太太脸色一僵,咬牙说道:“那你也不能一走了之——你是人,还是牲口,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!”

程星河骂道:“你自己干的什么事儿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……”

说到了这,他转脸看向了那个男人:“不是,你进不去地下室就算了——怎么不直接找老太太报仇?就这骨质疏松的劲头,推一把就是个粉碎性骨折……”

我盯着老太太,说道:“她有东西护身,那些东西靠近不得。”

那个男人再一次跟看天神一样看着我,点了点头。

“东西?”程星河眼睛里倒是冒了亮:“值钱不?”

“不是,你好歹一个南派继承人,能不能有点排面?”

“行行行,”程星河咳嗽了一声:“何物?来给本继承人掌掌眼。”

何你大爷。

我盯着老太太:“那把小刀子,您不离身是不是?”

老太太护住了腰间,一脸警惕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她刚才拿那个东西要剖开胎兽的时候,我就看见了。

那个小刀子上的煞气,不是一两百年就能形成的。

这些年,那个小刀子不知道喝了多少灵兽胎血,之前流产的婴灵,不敢回来,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“这东西哪儿来的?”

老太太往后退了一步,张牙舞爪:“管你屁事?”

“没谁天生就会那个胎儿膏的阴毒法子,”我答道:“有人教给你,还把这个小刀子一起送给你了,你才干上了这一行吧?”

老太太嘴角抽了抽。

“可能,你以为你交了好运,通过这些手段得到了财产,可用你事情做的太过,注定断子绝孙。”我答道:“你没守规矩。”

一听守规矩三个字,老太太浑身一个激灵:“那个人——那个人……”

果然,原来老太太以前孀居,日子过的苦哈哈,有天晚上进来个人躲雨,本来寡妇不好让外人进屋,可那人可怜,老太太也就心一软。

那人一进来,看见家徒四壁,一寡妇抱着一个孩子,正在整理附近屠宰场的下水果腹,就叹了口气,说你怪可怜的,这样吧,我教给你个谋生的法子,就当谢你。

就把胎儿膏和小刀子给她了:“你一年弄一次,千万别多了,应该就足够谋生了——真要是多了,后代要倒霉。”

老太太——当时的寡妇,拿到了这个法子,一开始半信半疑,但是对她来说,东西不难找,一试,竟然真灵!

这下子,制作出来的胎儿膏卖了大钱。

不少生不出孩子的女人把她门槛都踏破了,求她给自己弄点。

可按着那人说的——一年只能弄一次。

她犹豫,那些女人争先恐后,就把人民币给送上来了。

数不清的人头,照的花人眼,沉甸甸,厚实的跟板砖一样,像做梦。

她也就顾不上那一年一次的禁忌了。

她成了远近闻名的送子娘娘,发了大财。

是时候收手了,可她收不了,人心不足蛇吞象,谁会嫌弃钱多?

不光如此,她开始谋算更好的灵兽——灵气越大的,效果越快,换来的钱就越多。

她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,她所在的地方,一片膻气。

可膻气可怕,还是穷可怕?

她收不了手,胃口越来越大。

一直到了最近,她才发现,自己的儿媳妇都成了不下蛋的鸡。

她开始害怕了,心里虽然多少知道一点,可她对钱成了瘾,不可能把满地下室的“心血”给扔了。

这不是,后来想起了那个借条,想起了我三舅姥爷。

这个胎儿膏的法子,不是谁都能想出来的。

我立马问道:“教给你这个法子的人,什么模样?”

老太太嘴唇一哆嗦,盯着儿子的尸体,又盯着儿媳妇的肚子,颓然坐在地上:“是个瘸子,瘦的很。”

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。

江瘸子。

又是他!

一推算时间——难怪他在这里出没,应该是他刚断了腿,从银河大院拿了那个东西出来的时候。

那么久之前,他就开始打算四相局的主意了。

老太太一把抓住了我:“我,我儿媳妇的胎儿你得保住了——该说的,我可全说了!”

我看向了白藿香。

不出意料之外,白藿香摇摇头:“那个胎儿,因为先天不足和母体受损,已经留不住了——在肚子里,也活不过这个月。”

老太太抓住我的手,瞬间就松开了。

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——没错,人是万物之灵,人也凌驾在一切长毛的之上,可你做的太过了。

人跟长毛的应该是共存,你赶尽杀绝,到最后,倒霉的就是自己。

果然,这个时候,儿媳妇皱着眉头,就是一声呻吟:“疼……妈呀……疼!”

白藿香立刻蹲下去照料她,但是,跟她说的一样,那个孩子没留住。

老太太盯着那个下山灵鹿:“畜生的后代都留得住,我的留不住……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有的时候,人比畜生过分。”

一夕之间,她终于断子绝孙,成了个自己最忌讳的绝户。

她瞅着儿媳妇,忽然扑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地上的血:“唷,乖孙诶,白白胖胖,好像你爹……”

她的眼神,是癫狂的——魂魄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,散开了。

儿媳妇盯着她,一脸恐惧:“妈……”

她疯了。

我看向了身后富丽堂皇,却散发着挥之不去怪味儿的独栋别墅,叹了口气。

她是挣到了财产,可已经没法享受了,又有什么用?

这一辈子,你图个什么呢?

“乖孙,奶奶给你唱歌——风儿明,月儿静,树叶照窗棂——哎,乖孙笑了,再笑一个!哈哈哈,嘿嘿嘿……”

我们同时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