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58章 借刀杀人

我吸了口气。

有一个祖传的草泥马不知道送给谁。

程星河也一点没意外:“不愧是土灶投胎,专门背锅,牛!哎,你上辈子不是什么真龙,是灶神吧?”

“我要是灶神,你就是灶马。”

灶马是灶膛附近经常出现的虫子,跟蟑螂蛐蛐差不离。

“你个不孝子。”程星河想踹我,被我躲过,自己差点没当街劈叉,还好刹住了。

那几个黄毛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那个被我打断手腕的忍不住了,大声说道:“你别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了……你要是没吃那些同类的灵气,为什么你身上……”

我身上的气,跟其他人不一样?

我居高临下看着他:“你管呢?”

那个黄毛被我震慑住,不敢吭声了。

程星河也揪住了一个:“你们说,这事儿谁传的?”

“谁都知道,那地方,确实有他的气息!”被程星河揪住的说道:“我们也看见了,错不了!”

程星河看着我:“可你的鳞……”

“不用说了,”我吐了口气:“你还记得江辰身边那个穿白皮毛不见光的女人吗?”

“认江辰做主的灵魁?”程星河瞬间就想起来了:“难不成……”

没错,在我抢回金杯的时候,那个灵魁曾经一爪掏在了我心口上。

当时滋生出了龙鳞,碎了好几块。

程星河吐了口气: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我们俩都清楚。

江辰没少给我栽赃陷害。

青囊大会上,冤枉我伤了老黄。

三清盛会,有人冒充我,挑拨厌胜和天师府的关系。

除此之外被冤枉的,也不胜枚举,这些事儿,够给我写一本《背锅秘录》。

他不敢明着对付我,一来,是不想招惹厌胜,二来,外头一直传我是天师府私生子,他也不想招惹天师府,三来,他错过了那几次黄金时机,潇湘已经回来,我也有了一身龙气,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对付了。

跟我明刀明枪,诸多忌惮,不如借刀杀人不脏手。

还有一件,我和程星河都想起来了。

摸龙奶奶和江辰背后的人,都说过一句话。

“动他。是要天打雷劈的。”

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,但江辰显然也忌惮这句话,所以,他更希望别人替他遭受“天打雷劈”。

比起争斗,他更擅长的是权谋。

是啊,既然自诩“真龙转世”,那跟下棋一样——趟雷的有卒子,杀人的有车,他身为“真龙转世”,要做的是掌控全局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

哪个“真龙”自己身先士卒?

一看我们寻思事儿,那几个长毛的也是恶向胆边生,转身就要跑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唰的一下就把他们面前的路面砍出一道深痕。

想跑,把我的人弄成那样,还想跑?

“你,你想怎么样?”那个领头的黄毛梗着脖子说道:“要杀就杀,人生自古谁无死,早死晚死都一样。”

你又不是人,这话说的着吗?

我冷冷的盯着他们:“你们去给我打探一下——丢下龙鳞的那个,到底什么来历。”

那几个东西全愣住了,你看我,我看你,有一个想说话,但是为首的那个立刻说道:“可以!我们这就去!”

说着,跟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,挣脱了就要走。

看意思,不打算回来了。

我转脸盯着他们的背影:“有句话,听完再走——明天鸡叫之前来我的门脸找我,不然你们连骨头带肉,都得变成虫子飞出来。”

那几个东西浑身一颤,都看向了领头的,领头的自认为已经到了我追不上的地方,骂道:“你吓唬谁呢……”

可话音未落,我已经把阿丑给的蛊盒子拿出来了。

他们几个一愣,我就说道:“互相看看对方眼白,是不是有了三道黑线?”

那几个东西互相一看,全簌簌打抖。

那就好,看来,蛊的威力,长毛的也知道。

那几个东西犹豫了一下,撒腿就跑了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江辰摆明是要弄死你——不过,不是说,没你就进不了真龙穴吗?他真龙穴都不去了?”

我答道:“你说,有没有这么一个可能——也许,我是个进真龙穴的关键,但是,这个关键,未必非要活的?”

程星河一个激灵。

我摸了摸自己的脑门。

那个赤毛癣,似乎在生长。

比之前,凸起了一些。

我转身往门脸走。

程星河跟了上来:“那咱们现在……”

“这事儿没完。”

仔细一看周围,四处都是隐隐的青气。

拿我当活阎王,想杀了我这个祸害保平安的,不止那几个黄毛。

借刀杀人……

三十六计,还有剩下三十五个呢。

“回门脸?”

“嗯,一个是要保护老头儿,还有一个,咱们肯定来朋友了。”

“朋友?”

回到了门脸,果然,亓俊已经等在屋里了,见了我一拱手:“最近挺好?”

虽然回到了崇庆堂做主人,可他打扮的跟落魄的时候,也没差多少——褴褛的白T恤,脖子上都磨黄了一圈,人字拖的中间也是半断不断,估摸就快成滑板了。

“不怎么好。”我冲他笑:“你也是因为我不怎么好才来的吧?”

普通人有流浪动物保护协会,亓俊是流浪灵物保护协会的。

上次,井驭龙占了他的崇庆堂,拿灵物练吞天虫,好险就没把县城的灵物给抓绝了,还是他保护了很多老弱病残孕,在灵物里口碑绝不会坏。

在灵物之中,肯定有大人缘。

亓俊也不否认:“不才上次欠了你的大人情,这次就是过来,看看是不是能帮上什么。”

程星河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那什么,别的先不说,批发点燃犀油……”

我开冰箱给他扔了一罐酸梅汤:“关于我的消息,现在灵物们怎么传的?”

亓俊也没客气,咕嘟嘟喝了半瓶子:“我给你证清白,多数不信,那些灵物说,对你,非得杀之而后快,我就是特地来报信儿的——本地一个灵物,有个远亲,来头很大,应邀过来杀你,为民除害,积累功德。”

金毛倒是窜了过来,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我一手摸着金毛的毛,问道:“是什么来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