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363章 满头耳朵

枯大先生抬起了头,漆黑的眼睛一丝反光。

那是一道雷。

我拼尽全力闪避了过去,在地上就是一个滚,姿势十分狼狈,以此同时,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那道雷坠下,空气中顿时都是烧灼的气息,不少东西被直接劈碎,隔着炸起来的粉尘,我就看见了枯大先生也退到了后头。

一个声音倏然在耳后响了起来:“替老头儿给你带句话——傻玩意儿,还等着硬碰硬?赶紧跑!”

小白脚的声音,老头儿的口气!

我立马爬起来,可是——下山灵鹿,那些灵物,还有老头儿……

“你放心吧。”小白脚那个尖细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我帮你管,新来的这个暴脾气,更难对付。”

新来的?

我忽然就看到,我左侧的檐角上,蹲坐着一个轮廓。

一身澄澈极了,甚至逼近神气的青气。

几乎,跟小龙女的气息,不分轩轾!

卧槽——之前亓俊还带话,说是有个能引雷的东西,专程过来杀我,就是他?

我立马翻身,顺着另一侧墙角就翻过去了——没忘了吹一个短促尖锐的口哨。

这是我跟程星河的暗号。

身后嗤的一声响,一个硕大的身影以跟体型不匹配的灵敏追了上来,是金毛。

身后噼里啪啦一阵巨响,不知道什么炸开了,数不清的碎片在我四周呼啸而过,我没命的往前赶,头也不回——谁知道身后,是他妈什么东西!

那一片嘈杂,有喊有叫,有被掀翻的,又被炸裂的——一听就知道,要命!

而且,有杀气。

就在那杀气要将我包围住的时候,我觉出,有什么东西,抚到了我的后背。

我一身鸡皮疙瘩全炸起来了,玄素尺奔着身后一削,龙气在背后炸起,就听见“嘶”的一声,就觉出后心整个露了出来。

晚一步,那……

身体猛然往前一窜,就从那个杀气的范围之内挣扎了出去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那道杀气终于感觉不到了。

我滑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,力气都耗的差不离了,蹲在地上,剧烈的喘息了起来——接着就是一阵干呕,一颗心脏几乎都要从胸腔里给跳出来。

空气灌入到了肺里,头上一阵眩晕,才知道刚才几乎脱力。

我得到了龙气之后,其实是有一些骄傲的——除我之外,没有什么人,能有那种气。

可还是那句老话——就跟永远有人比你弱一样,也永远有人比你更强。

三清老人——是什么来历,天师府战力巅峰吗?

比首席天师李茂昌要强的多!也许,能跟公孙统相类。

金毛冲着我就拱,可能怕我死了。我一手拍了拍它的脑袋:“我没事——你放心。”

好家伙,我话刚说完,金毛一串口水就落我脸上了。

所以你到了现在,看到我,还要跟食欲作斗争是不是?

真是辛苦你了。

我掀起衣服兜脸一擦,重重的喘了口气,忽然金毛抬起头,嗷呜一声,凌厉的奔着我右边就扑过去了。

我爬起来,就看见几个长毛的靠了过来,对我没安好心,可见金毛厉害,有了惧意,转身要跑。

坏了,是去报信儿的!

可没等我起来,金毛扑过去,甩头就把那几个长毛的摔在了墙上,跟我刚才一样,也干呕了起来。

它把那几个长毛的咬死了。

干呕完了,就守在了我身边,机敏的盯着四周。

我一只手摸在了它毛茸茸的脑袋上——心说我要是有俩脑子,肯定给你吃一个。

不长时间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:“七星!”

程星河来了,亓俊蹲下,也开始喘气,喘完,把刚喝的酸梅汤全吐出来了:“你们家的好处,真是难占……”

我有点同情他。

他们俩比我好不了多少,跟刚从火场里逃出来的一样,浑身黑的像是糊雀,脸上都是擦伤,程星河的脑袋上,甚至少了一块头发,像是被狗啃过。

程星河二话没说,抓住了我跟验货一样仔细看了看,这才喘了口气,骂道:“你个不孝子,天天害的你爹跟你担惊受怕!”

我惦记着他被枯大先生甩的那一下,看意思脊椎没事儿,也就放心了——应该是多亏了白藿香给的强身健体药,还有皇甫球的九灵丸。

“你看什么呢?”

“听说狗脊值钱,怕摔坏了。”

“你他娘……”

我挡住了程星河的手:“怎么跑出来的?”

亓俊把酸梅汤吐干净之后,神清气爽,说道:“这还用问,你可是主角,你一动,所有人一窝蜂奔着你追,谁还顾得上不才等人。”

“别提了。”程星河说道:“你一跑,那叫一个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那个能引雷的一道雷砸下来,天师府的好几个以为自己天劫到了,都给愣了,那个雷震子一看没打着你,气的火冒三丈,还要追你,可你猜怎么着,那个枯大先生不知道啊!还以为雷震子是你的外援,同样火冒三丈,当时就要跟雷震子干起来,两下一扯,再一低头,好么,你跑了!”

“这下,雷震子和枯大先生都急了,拼了命就追你,你爹这叫给你捏一把汗啊!不过,他们都看对方来历不明,不想你落在对方手里,两下又争执了起来,你撞了大运,这才逃出去的,不然,也悬!”

我摸了摸自己后背,是啊,悬。

一瞬间,就想起了门脸里的动静。

老头儿肯定是背着那些人,做了什么。

难不成,那个“雷震子”,是老头儿引过来,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形下,给我解围的?

就好像下棋一样,一子落地,会引来各方面的连锁反应,而每一步,似乎都落在了老头儿算好的位置上。

老头儿以前,不愧是个黑先生,从外黑到里,堪称墨鱼成精。

“那刚才……”我立马问道:“你们看清楚没有,那个雷震子是什么来历?”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我倒是看见了,可我不大认识,乍一看,跟普通人差不多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

程星河寻思了一下:“他脑袋上,有很多东西,我看着,像耳朵。”

耳朵?

我第一个反应就是:“六耳猕猴?”

程星河推了我脑袋一把:“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人家六耳猕猴跟齐大大圣一个等级,至于来收拾你。再说了,没听说过六耳猕猴能引雷。而且——如果它脑袋上真是耳朵,那不止六个。”

那能是什么?

我一边琢磨,一边看向亓俊:“对了,那三清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果然,亓俊答道:“天师府的最高战力——据说是历任天师里,最厉害的三个,一文,一武,一卜,谁都不知道他们活了多长时间了,前些年一直在各地镇压什么大东西,后来那东西搞定,他们才回来的,平时不太参与天师府的事儿,首席天师都对他们礼让七分,这一次能把他们请动,你面子不小,得有磨盘那么大。”

我不想那么大。

不过……我看向了亓俊:“老亓,你一个倒买倒卖的,对天师府的事儿还这么熟悉呢?”

“查的呗,你也知道,不才跟井驭龙仇深似海,当然要知己知彼,”亓俊摆了摆手:“再说了,不才这一行,卖的不光是有形的货,还有一些,是无形的货。”

比如——消息?

这小子藏挺深啊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那你跟我说说,关于那个吃灵物真凶的线索!”

不找到了那个真凶,我他娘天天被枯大先生和雷震子追杀,谁受得了?

亓俊咧嘴一笑:“这也不难,走,不才带你们去个地方,肯定能弄到第一手消息。”

程星河来了劲:“什么地方?百晓生,千机局?”

“好地方。到了就知道了——正好,离着这里不远。”

亓俊一摆手,我们跟着他就从肮脏的小巷子里往里走,不长时间,亓俊就冲着胡同口一指。

我们俩一看,胡同口一个破牌子,红灯上四个大字“洗浴休闲”。

程星河一愣:“28号技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