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6章 扛尸之地

那个地带着一种非常厚重的灰色秽气,跟之前在旅舍和马大柱子家里,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程星河和哑巴兰都跟着高兴,就要过去,我却一把拉住了他们:“别轻举妄动。”

白藿香冷冷的看着我:“你怕了?”

我对她也是无语了,指着那个地方就说道:“你看清楚了,这是个什么地方。”

这个山上林子多,那块地方都是枯枝败叶,乍一看不觉得,但是再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来,那块地方边缘有裂,分明是个地陷。

一上去,保不齐就要漏下去。

我自己则爬到了旁边的一棵槐树上往下看了看,心里顿时明白了,这是个扛尸地。

所谓的扛尸地,就是一方山呈现“c”形,围住一块阴地,这种地地基不稳,土质是一层一层的,跟梯子一样,埋了人进去,棺材可以说是被扛在半空,随时会陷落下去。

死人入土方为安,把尸体放在不上不下的位置,就净等着诈尸吧。

白藿香着急了:“靠近都不能靠近,那你说怎么办?我爹已经消失那么久了,他出事儿了怎么办?”

我比你还着急,我都没几个小时就要毒发了。

我克制住不爽,答道:“这不是有靠谱小路吗?”

那个地陷旁边还有一小片脚滑蹭出来的痕迹,上面还被枯枝烂叶细心掩埋住了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这肯定是马大柱子进出留下的。

我耐心的看了白藿香一眼:“你敢下吗?”

不敢下,你就在外面等着。

谁知道,白藿香看都不看我一眼,过去就把那些枯枝败叶给掀开了,下面果然是个黑魆魆的大洞。

白藿香一点都没犹豫,手灵巧的攀在了边缘,就下去了。

程星河都看愣了,低声说道:“我以前还以为哑巴兰是个女中豪杰,真没想到白藿香才是巾帼英雄。”

我答道:“人家好歹也是鬼医,没准见过的世面比咱们多。”

这时我还想起来了,胡孤山的翠花说过,有一个鬼医虽然是个小姑娘,可是医术见识都特别高明,难不成冤家路窄,就是这个白藿香?

我也没多想,就也一起下去了。

下面竟然别有洞天,还挺宽敞,显然曾经是个挺气派的墓室,上面应该是塌方了,才把这里给露出来。

而墓室之中,还真有一个很大的朱漆棺材——三和金合欢,确实是个女尸。

那棺材的木料一看就是上好的料子,制式还是明清时期的制式,可木料还是历久弥新,说明主家是个大户。

我就想看看这个棺材的主人什么来路,可周围并没有墓志铭之类的,就一个孤零零的棺材,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。

朱漆棺材上三长两短的镇魂钉已经没了,显然棺材盖子被人打开过。

白藿香更着急了,伸手就要把棺材给掀开,不过她毕竟是个女人,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掀开棺材盖子,就冷冷的看着我们:“等什么呢?”

我让她催的心烦,就把燃犀油拿出来大家抹上:“这里的东西很凶,磨刀不误砍柴工。”

这块地正在山脉阴处,是个小阴龙头,灵气很盛,这地方埋的时间长了,出魃都不奇怪。

我们遇上两次魃,其实都不是凭着实力战胜的,更多是靠了运气——沙坪镇旱魃是趁她白天沉睡,天师府阴阳魃是趁他五阳水没干。要是那个红衣女人是个魃,那我们还真是不好对付——就好像刚练武术的少年对抗某种拳法的老师一样。

我们各自做好了准备,提防里面窜出个东西伤人,这才小心的把棺材盖子掀开。

哑巴兰都预备好把里面东西的脑袋拧下来了,可开了棺材,我们三个顿时一愣。

棺材里——竟然是空的。

白藿香顿时急了眼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东西呢?”

你问我,我问谁?

棺材里面还有一些剩余的随葬品——铜钱,锦缎之类的,也还是崭新的。

而棺材显然有被翻动过的痕迹。

看这个形势,应该是马大柱子某天夜归,不小心摔到了这个坟地里,结果发现里面有口棺材,就动了邪念,把棺材给打开了,偷了女尸的东西。

结果老鬼医倒霉,正好买了那个女尸的鞋,女尸上门找马大柱子算账,自然也没放过老鬼医。

程星河倒抽一口冷气:“你还记得马大柱子偷的是什么吧?”

嫁衣红绣鞋。

死人最忌讳红色,怎么这个死人反而是穿着嫁衣入的土,实在是有点不正常。

而且,我一摸棺材的边缘,心里更是一沉,糯米浆。

这说明下葬的时候,怕就是个凶尸。

凶尸进阴地,妈的,还真是大麻烦。

我抬起头就往周围看了看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那你说,马大柱子都被咬了,老鬼医怎么丢了?难不成马大柱子太穷酸,所以只吃一口,老鬼医好吃,她要整个吃?”

白藿香听了这话,柳眉倒竖就盯着程星河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程星河也早看白藿香不顺眼了,不甘示弱的说道:“怎么啦?别以为你能解毒,全天下就都是你爹,得罪了我们,我哥们最多截肢,你爹可是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我他妈的并不想截肢。

白藿香咬紧了牙,像是恨不得撕了程星河,我拉他一下:“行了,好男不跟女斗,时间不多了,赶紧找人。”

说着,我就开始观气。

这地方灰气浓的跟油漆一样,四处都黏糊糊的,正这个时候,我发现这些灰气之中,隐隐约约,像是带着一丝青气。

青色主灵,难道那个尸体还真的成了有灵之物了?

我忍不住就往那边靠拢了一下,想过去看看。

可这一步不要紧,我脚底下一松,当时就知道坏了,可一句话“妈耶”都没喊出来,我就给掉下去了。

对了,这破地方是扛尸地,地基不稳当,头顶塌方完,脚底下也塌方了!

土块石头从我身边蹭了过去,等我回过神来,眼前一片漆黑。

拿出手机四下里照了照,这才发现这里四通八达,跟蚁穴一样,眼前都是分叉口。

妈的,这上哪儿找来路,我要咋爬出去?

我仰头对着上头就喊,可一个回声都听不到。

这才算是把自己给玩儿进去了——再过几个小时不能解毒,我连截肢的机会都没有。想拿电话呼救,可手机半分信号都没有。

也许现在是该惊慌失措,可眼前连选择都没有,我根本没工夫害怕,索性站起来,一路往外找——这地方四通八达,也没准瞎猫碰上死耗子,就找到能出去的路了呢。

可爬了半天,大洞套着小洞,跟蚂蚁爬面筋似得,实在让人泄气。

我出了一头汗,手机也快没电了,一看时间,就剩下一个小时了。

我索性坐在了地上——老天要我死在这里,也只好认了。

一手摸着没知觉的右手食指,心说能跟潇湘死在一起,也算死得其所——她要是只能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九鬼压棺地,大不了我陪她。

给我扛了这么长时间的毒,我会心疼——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,所以我会想加倍对她好。

只是……可惜阿满了,我要是死了,她失去香火,也会消失的,还有老头儿……

正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。

“春秋亭外风雨暴,何处悲声破寂寥?隔帘只见一花轿,想必是新婚渡鹊桥。吉日良辰当欢笑,为什么鲛珠化泪抛?”

这是……锁麟囊?

老头儿那岁数的人都爱听京剧,我小时候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,顿时就精神了起来,这附近有人?

对了,那个红衣女人,不就会唱戏吗?

我立马奔着那个声音爬了过去——死也不能当个糊涂鬼。

“轿内的人儿弹别调,必有隐情在心潮……”

离着那个声音越来越近,我从一个洞口里钻了过去,看见一个人背对着我,正在唱戏。

花白头发……男的?

听到了这个动静,那个男的显然也被惊动了,回头就看向了我,不禁瞪大了眼睛:“你是……”

我一眼就看见,这个男的腰上挂着个虎撑,眉眼和白藿香有三四分相似,瞬间松了口气。

“老鬼医是不是?”我说道:“我是受你女儿之托,过来救你的。”

“藿香?”那男的顿时十分惊喜,对着我就走过来了,但瞬间,他表情一变,喃喃的说道:“可惜,我走不了了。”

我没听明白:“什么意思?”

可我这话还没说完,背后的汗毛顿时就炸起来了——这是一种本能,我身后扑过来了个东西!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身体就做出了准备,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,堪堪躲避了过去,耳朵擦在了洞里,疼的戳心。

老鬼医盯着我,显然也很紧张,想过来,但又不敢——他眼神里,分明带着几分恐惧。

眼角余光往肩膀上一看,我顿时就傻了。

一个干枯的手放在了我肩膀上,指甲又尖又曲,有两寸长,上面依稀,还留着凤仙花的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