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65章 结灵之术

现如今,所有灵物都想着弄死我,要是被他们看见我跟老板娘在一起,老板娘八张嘴也说不清。

而这个店是怎么个意思呢——大门敞开,有客人被吸引进来,她们就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吸人的精气。

好些客人还觉得服务挺好,其实那个长爪的是个大狸子,最擅长让人进入幻觉,飘飘欲仙,都是假的,腰膝酸软,倒是真的。这个法子沿袭好几百年了,只是人都不知道。

要是同类来了,另有房间相聚。

亓俊说道:“你就领我们进去八珍房一趟就行了,剩下的我们看着办。”

原来灵物在这里汇聚换取消息的地方,叫八珍房——在那什么消息都能打听出来。

Maria姐不乐意,说亓俊蹬鼻子上脸——我要把八珍堂的全吃了怎么办,让她当灵物里的罪人哇?

亓俊赌咒发誓给我做了半天证,Maria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你给他戴上盘龙丝,我就让他去。”

盘龙丝,什么玩意儿?

亓俊连忙说道:“可以!”

接着就跟我说:“入乡随俗,图个安心——为了打听出来真凶,受点委屈也不算吃亏。”

“那到底什么东西?”

话没说完,Maria姐就拿出来了,看上去像是个流光溢彩的围巾,亓俊咔哒一下,就给我扣脸上了。

这一下我立马就觉出来了——这东西一上身,跟个锁一样,把龙气都给扣住了!

我脑瓜皮顿时就麻了,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就跟遛狗套狗绳一样呗?”

狗你大爷。

我立马就要把东西抓下来,可这玩意儿竟然还挺结实,怎么也拿不下来。

“别费劲儿了,这得有个钥匙。”Maria姐指头一晃:“我Maria说话算数,只要你不吃我们的人,什么时候走我什么时候给你解开。再说了,你要是这么进去,他们看见你的气息,弄你还来不及,能让你打听出消息?”

她手上是有个钥匙——像是个火柴。

对他们来说,确实是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她带到了一个房间——那一进去豁然开朗,跟个地下车库一样,十分宽广,墙是金刚铁柏做的,还挺下本。

这一看,我也算是开了眼——里面青气缭绕,全是长毛的。

是个灵物版的魅力城。

好些“人”挤在一起,喝酒抽烟,不少穿着清凉的长腿“姑娘”穿梭其中——他们买卖,不论钱,论灵气。

有些“人”尖嘴猴腮,活像是豺狼,还有“人”腆胸凸肚,跟海狗差不离——在这里,每个“人”脸上,都能寻觅到某种长毛物的影子。

老头儿从小就告诉我——不是所有人都是人,估计就是见过这种世面,有感而发。

Maria姐刚要进去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拿了一个东西按在了程星河身上——是个尾巴,接着,摇身一变,恢复了以前那个窈窕美丽的样子,还有几个色眯眯的客人顺着她们的腿摸,手被打下去了,笑骂一声讨厌。

把我们领到了吧台前头,就四面逢源打招呼。

“哎,老亓,Maria姐什么路数?”我忍不住问道:“她是有青气,可跟一般灵物,不太一样。”

“她以前是个香婆子,为了永远年轻漂亮,把身体卖给灵物了,”亓俊满不在乎的要了一盘南瓜子,一边磕他一边说:“一会儿把耳朵支棱起来。”

果然,Maria姐跟着几个耳朵特别大的喝了几杯,就把话题引到了我这里来了:“哎那事儿不是把小雷公爷都给惊动了吗?怎么样了?”

原来他们管那个雷震子叫小雷公爷。

“Maria姐也关心这事儿呢?”一个络腮胡子连忙说道:“那家伙不一般啊——刚才来的消息,小雷公爷去劈,都让他给跑了,大家可一定要多长个心眼儿!”

别说,刚发生的事儿,消息就这么灵通,这地没白来。

“可不是嘛。”Maria姐跟着问:“不过,这里面没什么误会吧?他要是个长金麟的——那传说是真龙转世啊,杀咱们干什么?”

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。”又一个尖嘴说道:“他吃灵物,不是为了别的,是为了那个被废的水神!”

我跟程星河一对眼——卧槽,他们连这个都知道?

亓俊得意了起来。

“没错,我有亲戚在银河大院附近,亲眼看见的——那家伙连野神都不放在眼里,本事确实是不小。”

程星河忍不住了:“哥们,真要是李北斗吃的灵物,他干嘛还要把自己的金麟留下啊?该不会,他是被谁冤枉了吧?”

“冤枉?”一个好几层下巴的不以为然:“除了他跟废水神,谁还干的出这么心狠手辣的事儿来?谁又有这个本事?”

Maria姐看着程星河直挤眼,意思让他别废话。

程星河假装看不到那个眼色:“我是觉得有些奇怪,应该没人亲眼目睹他吃谁吧?”

“是倒是……”那几个怪模怪样的人一对眼:“不过你为什么不是他?不是他,又能是谁?”

程星河自觉失言:“我,我就是柯南看多了,总觉得另有真相。”

“人拍的东西,少看,都他妈的忽悠人的!”好几层下巴说到了这里,盯着程星河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哎,这哥们眼生啊——哪个窟窿里出来的?”

这要是在人之间说这话,跟骂人一样,可这是灵物之间的暗语,意思是你在哪里修行的,能互相攀扯攀扯老乡同窗。

“这……”

Maria姐连忙说道:“锦江府黑水洞的,我们员工的老乡,没毛病。”

说着一个劲儿挤眼,显然很后悔把我们带进来,又看亓俊,亓俊也假装没看到。

“那就好那就好,”尖嘴的说道:“最近形势不好,看见眼生的肯定多心,你也别见外……哎,这世道还真是不好混,要是那位还在就好了。”

“是啊,那位要是在,谁敢欺负我们。来,走一个。”

那位?我来了兴趣,谁啊?

程星河也纳闷,正好替我问了。

那几个人一对眼,就说道:“九尾狐大人呗!”

九尾狐?

我想起来了。

江总的儿子让大狸子缠过,当时大狸子之所以能有特别厉害的本事,就是因为从九尾狐那得到了一条尾巴。

而且,阿满也认识那个九尾狐。

说是当初,他们一起摊上了什么事儿,难姐难妹,一起从上头被贬谪下来的。

程星河就问:“那,你们说的九尾狐大人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还不是怪那个天师府,”多下巴啐了一声:“九尾狐大人从上头被贬谪下来,一直帮着咱们,后来可倒好,让天师府盯上,嫉贤妒能,就因为那位大人身份低了,就给封起来了,阿耶,当初封九尾狐大人的时候,天师府也损兵折将,伤亡惨重。”

“对,他们要是不用阴招,绝对不是九尾狐大人的对手。”

就连Maria姐,听到了这个名字,也一瞬间失神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。

这九尾狐挺厉害啊,这么受爱戴。说起来,会跟当初潇湘被贬谪的事情有关系吗?

不过,既然它被关起来了,这事儿跟它也没啥关系,还是把重点放在真凶那吧。

我就给程星河使眼色。

程星河会意:“对了,你们说,那个吃灵物的,除了金麟,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留下了?”

几个人大眼瞪小眼,低声说道:“有人看见了,说是个美男子,皮相是好的——吃那么多灵气,能不好吗?”

“要是不好,废水神也看不上他。”

还是个美男子?

“哎,好像还有。”尖嘴说道:“我还听说,那家伙身上,有结灵术——还是特别厉害的结灵术。”

结灵术?

那又是什么?

程星河刚想问,那个尖嘴注意到了我,问道:“这个小哥又是哪里来的?怎么一句话不说?”

Maria姐连忙说道:“嗨,这个——这个以前偷嘴,吃过农药,哑巴了。”

“可怜!”尖嘴十分同情:“难兄难弟啊——我小时候,去偷粟米,被打断过腿!来哥几个走一个,我黄土坡二窟窿的,喝了大家都是朋友,多事之秋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”

忽然身后就是一阵笑声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这笑的突兀,把一帮长毛的吓了个激灵。

尖嘴就问她:“哎,你笑什么呢?”

身后那个声音从笑,变成了恶毒:“我笑——你们有眼无珠,那个元凶坐在你们面前,你们都认不出来!”

“当啷”一声,Maria姐的被子直接跌落在了地上,剩下的长毛的,也全愣住了。

我心里一突,一回头,看见那个笑的,我就愣住了。

他妈的,冤家路窄,怎么是她?

想什么来什么——正是上次被我收拾过的那个大狸子!

那个大狸子指着我,大声就说道:“大家伙听我说——这个套着嘴的,就是那个吃灵物的真凶,大家一起上,把他给收拾了!”

这话一出口,这里所有的灵物一震,全站起来了。

妈的,这灵物真的不少——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