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67章 结灵之术

那个黄毛像是下定了决心,转身就往外走。

我立马跟了上去。

亓俊和程星河也要来,我摆了摆手:“危险——程星河还受伤了,你们……”

没等我说完,亓俊一下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药膏,一打开,空气中顿时全是臭豆腐臭袜子混合在一起的气息,我话还没说完,差点就吐出来。

而亓俊已经把药膏给程星河点上了:“刚才不才就跟你说,有虎骨膏——呐,这下没伤了。”

程星河一活动,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灵物有难,不才必往,哎,Maria姐,麻烦你把爱车借给我们一下。”

Maria姐现在也知道我确实是冤枉了,一想到刚才因为她的盘龙丝,我差点被屠杀了,也有点不好意思,甩手就是一串钥匙,但还是色厉内荏的样子:“要是给老娘刮花了,老娘揭了你的皮。”

程星河一看那个钥匙花花绿绿的,还有点期待:“这什么豪车啊……”

亓俊一扬下巴,领我们出去,到了车棚——好么,是个电动三轮代步车。

亓俊上去拧开,我跟程星河赶紧上去了——电动也挺好,遮风挡雨。

我刚想嘱咐了一句路上当心点,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,结果一抬头,好么,这车的棚子看着跟塑料的一样,充满廉价感,可一上去,竟然能直接把跟上车的黄毛那份青气给隐形了。

原来这车的材质是东海一种水母精的皮做的,看上去透明,可能隐藏万物,跟隐形衣一样。

难怪亓俊要这个车,真是居家旅行,杀人灭口,必备靓车。

程星河一听,立马上去摸:“这就是空灵水母的皮?妈耶比燃犀油好用,老亓给我们一人弄一身。”

亓俊摇头:“你净想peach,光这一点,Maria姐搜集了三百多年,不知道杀了多少空灵水母,才攒出来的——一个空灵水母,就成年那一天,头顶上指头大的那点皮能用,还一人一身,你以为买保鲜膜呢?”

我一听这么稀罕,趁机摸了好几把,这么珍贵,难怪刮花了要揭皮。

我正摸着呢,忽然发现黄毛的表情不对——盯着我,木呆木呆的,像是在看一个怪物。

“怎么啦?不服?”

没成想,黄毛摇了摇头,这才说道:“我是有点纳闷——为什么,我们害了你的人,冤枉你,你还是……”

“你觉得,我应该把你们杀光了泄愤?”我一笑:“我要杀,也杀布局的真凶,杀你们这些被人当枪使的,算什么本事?”

黄毛一颤,眼里是说不出的佩服:“我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前面忽然哗啦啦一片响。

那些灵物追出来了。

程星河一看,立马就把凤凰毛给抽出来了:“这帮家伙还想怎么着……”

那些灵物熙熙攘攘跑到了代步车前面,忽然轰然就跪下了。

我一愣。

为首的,是那个跟我抬杠的老太太。

那个老太太大声说道:“刚才冤枉了你,是我们不好,我们——给你赔个不是!”

说着,“咣”的一声,特别实在的对着下头的石板就撞过去了。

我连忙把头伸出去:“起来吧,既然是误会,厘清就行了。”

“不行!”他们磕的头很重,也有自罚的意思,一抬起了头来,一个个都发了蒙。

但下一秒,老太太厉声说道:“请完了罪,小女子有事儿求您!”

妈呀这个称谓我有点承担不起。

“我妹妹,让那个东西给吃了。”老太太的嗓子是哽咽的:“她修行了二百多年,每天守在福寿河边,帮了不知道多少落水的人,本地的,都管她叫荷花仙子,今年,刚怀了孕,我小衣服小裤子都做好了,可是连人带胎儿……”

老太太哽咽了起来,说不下去了。

“我三姨娘也是!”那个尖嘴大声说道:“她吃长斋的,每天念佛,逢年过节,就上庙前头施点心!可现在……谁能给她施点心?”

“我九表哥也是。”多层下巴:“死前,他就一个爱好——在地铁和公交上抓色狼。”

接着,所有灵物七嘴八舌叙述了起来,千万句汇集成了一句话:“我们求你——帮我们向那个真凶报仇!”

“我们这些有灵的——不光是坏的呀!我们只是想跟人一起活下去,有错吗?”

这声音撕心裂肺,我的心头猛然一颤。

是啊,就跟人一样——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对他们点头:“我竭尽全力。”

就连金毛,也跟着慷慨激昂的“嗷呜”了一声,把那些灵物吓了一个激灵。

Maria姐抬起头:“多谢……真要是能成功——我免费陪你!”

大可不必。

亓俊启动了代步车:“走!”

他虽然不言不语,可也跟着热血沸腾,甩尾漂移,把个电动开出了f1的气势。

我死死抓住了车的扶手,有点晕车:“老亓你悠着点!”

别说,有了那个空灵水母皮的隐形功能,电动一路风驰电掣,闯了红灯都没人知道。

路上我还想起来了:“对了,之前听说那个真凶会什么结灵术,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

程星河也来了兴趣:“这玩意儿你也不知道?”

“难怪你们不知道。”倒是领路的黄毛怯生生的插了一句:“这东西,只有灵物主动愿意,才能结成。”

原来,所谓的结灵术,就是灵物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,跟人联系在一起,从此以后,二者的气是共用的,但是,生死也与共。

灵物受伤,人会跟着一起痛楚,人要是送命,灵物不管多少年的修行,也得一起赴黄泉。

这是极其少见的术——你想,灵物的命可以长到没尽头,人呢?短短几十年。’’哪个灵物愿意?

除非——这个人有长生之术,也就是,拥有仙根灵血,不然立下结灵术就是自杀。

而这结灵术极为繁琐复杂,也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,更别说,说服灵物给自己卖命了。

如果是这样——那枯大先生的灵蛟,还有江辰的那个灵魁,都是结灵术。

我也认识不少灵物,但都是以寄身符的形式,虽然把功德绑定在了一起,但生死没有。

打个比方,如果我死了,那灰百仓也只不过是少了一个“床位”,大可以重获自由,或者另投明主。

这个结灵术,则跟卖身契差不离。

难怪,得灵物自己愿意才能成——得多心甘情愿,才能把自己的命交给人家手里?

“这东西有多难学?”

“一方面施法困难,一方面,还需要自己的能力要足够强大,”黄毛说道:“我听说,能结灵的人,本事越大,那能结灵的灵物也就越强大,相反,能力越低,能结灵的东西就越弱。”

我瞬间想起了江辰。

他能跟那个灵魁结灵——自己得有多大的本事?

那一趟蜜陀岛,真没白去啊!

难怪之前司马长老说了一句什么“时候未到”,难道,是结灵术未到?

有了这种本事,让活了千百年的灵物给自己卖命,那可比自己修行要省事儿多了。

结灵之术——那那个真凶,是有主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