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68章 以命赔罪

车一个甩尾,我们进了一条小路,风驰电掣,我一抬眼,就看到了九鬼压棺的山,杨水坪到了。

黄毛立刻指着一个小屋说道:“刚才,我就在那看见的!”

这个年代,那种小屋已经不常见了,青砖黑瓦,后面带着鸡窝猪圈,一看就是庄户人家的房子。

可这个房子并不简单——前接一方水潭,后接一小山,水潭的水色金红,小山呈现扇形,这是个金鲤越龙门地。

这地要是活人住,那大利考运,孩子能“一跃龙门”,成为人上之人。

要是长毛的住,那就更好了——大利修行,鱼过龙门成龙,灵物过龙门成仙。

不望气也看得出来——附近的草木内卷,这个地方,住的就是长毛的。

黄毛立刻说道:“刚才我来这附近打听消息,就听见这里有惨叫的声音,嚷着“快走快走”,过去一看……”

黄毛咽了一下口水,这才说道:“一个人影,抓住了一个老头子,一抖,那老头子就现了原形,是个灰貉子。”

听着稀松平常,可知道内情的,却不得不吃一惊。

长毛的化人,是靠着自己的气,单单抓了一抖,就把那个老头儿赖以化形的气吃光,直接逼成了原形,那吃气的速度,简直恐怖——普通的灵物,怕是落他手里,连跑的机会都没有,就得吸干了。

程星河也听出来了:“那……”

黄毛吸了口气,眼神闪烁不定,显然陷入到了恐惧之中,一只手也不停的抖,摁住了自己一只手,他抬起头,努力把声音稳住:“那人问,这里还有一个,在哪里?你说了,留你个全尸。灰貉子老头儿一边挣扎一边摇头,那个人就把灰貉子的眼睛给……啪嚓一声,灰貉子叫的好惨,附近的鸟都吓飞了。”

“但是,灰貉子就是不说,那人,就在灰貉子下巴上开口,拨皮,剥一寸,问一声,几乎是一寸一寸,到最后,皮是整的,只剩一团肉,滚在了地上半天才咽气,那个时候,灰貉子空眼窝朝天,咽气,也没说……”

说着,他指向了一个花池子。

我们都看见了那个遗骸。

我这才发现,我自己的手,也开始抖了起来——不该,不该,我见过的丑恶的事情太多了,这算什么?

可是,谁心里都不会舒服——我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那个真凶,把他也……

活剥——程星河脸色也难看了起来。

亓俊没吭声,把那个遗骸给埋了。

我立刻问黄毛:“你看见那个人什么样子,去哪儿了?”

“我……”黄毛吸了口气:“我想,可是我不敢——我没见过那么厉害的灵物!那个气场,只要一靠近,那我也活不到报信的时候!”

黄毛当时吓的浑身都软了,可他知道,自己不能露出一丝动静,更不能靠近,否则也是白搭一条命,就拼尽全力,回去报信儿了。

那个东西逼问老貉子,是为了什么东西的下落。

那么厉害的东西,要问下落——要么,是那个东西的下落很要紧,要么……

老貉子说过一句“快走”,就说明,那个东西,对老貉子来说很要紧。

之所以一定要找到那个东西的下落,我心里雪亮,肯定是那个逃走的,看到了真凶的模样,他要灭口。

要是我能找到那个逃走的……

我立刻四下里看了起来。

这个宅子四平八稳,保平安一流,可惜,乾位本来长着的花木全死了,这是宅子男主人活不长的预兆,也叫死爹方。

而坤位——坤位的地砖上,破开砖石,硬是挤出了一棵金龙草,还开了一朵小花。

这表示劫后余生,吉星高照,那个逃走的是个女性,现在还活着。

而那个小花,弯着腰,指向北方。

我奔着北边就过去了。

北边是一个荒草坡,荒草坡往下,有个化粪池。

这地方又脏又臭,还有很多蜢虫,程星河一下就把鼻子给捂住了,我却顺着山坡就找到了化粪池——化粪池里,一丝青气。

卷起裤腿下去,伸出手,就在化粪池里捞出来一个活物。

是个小女孩儿。

头上两角辫子,浑身都被粪水给浸透了,幼小的身躯冻的直哆嗦,抬头看着我,满是污泥的脸上,只有黑白分明的眼睛能看出来——里面满是惊惶:“别吃我,别吃我,我脏,我臭……”

但她撑不住大哭了起来:“我要我爷爷!爷爷!”

她,独自一个人躲在这里的时候,有多害怕?

我也是老头儿带大的,胸口顿时就是一阵酸,立马把程星河的衣服拽下来,把小女孩儿擦干净,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她包起来了:“别怕,我不吃你,我……”

我本来想跟她说,我帮你给爷爷报仇,可是——这种事儿,晚一点知道,就晚一点难受。

“有人要吃你,是不是?”我尽量把声音放温和一些:“什么样子?”

“是一男一女,”小女孩儿暖和过来,怯怯的说道:“都很好看,可都很凶,爷爷让我跑,我就跑了……”

但说到了这里,她瞪大眼睛,稚嫩的声音就变了: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她的晶莹剔透的眼神,惶恐急了的看向了我身后。

我立刻回过头,就看见了两个人,正站在了我身后。

我就知道。

美男子,结灵之术,极为厉害的灵物,把金麟放在了行凶现场。

是江辰和那个一身白色皮毛的灵魁。

“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这一句,我和江辰,异口同声。

黄毛盯着江辰,又盯着我,声音顿时就哆嗦了起来:“你们,你们什么关系——你们,是兄弟?”

“那怎么可能?”

妈的,又是异口同声。

我和他,也许是有一星半点的相似之处,但是,他是他,我是我。

江辰一双黑漆漆的丹凤眼看着我,嘴角勾起来。

我立刻说道:“让手下灵物伤这么多无辜,你还把因果轮回放在眼里吗?”

江辰是聪明人,聪明人,就不会不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。

江辰一笑:“因为,有件事儿,比因果轮回更重要。”

什么事儿?

黄毛立刻说道:“我之前就看见——那个女的吃了灵气,其实是给他的,还说,还说什么——很快就攒足了,那个东西,就能长出来了!”

长东西?我顿时一愣——江辰不是早就发育完全了吗?长什么东西?

程星河早把凤凰毛扯出来了,斜嘴一笑:“江真龙看来是想长个六指。”

江辰一笑,看向了那个灵魁:“不用留情了,先把那个小的抓过来。”

灭口啊?

那个灵物手头一道东西,冲着我就抽了过来,要把小女孩儿给卷过去。

小女孩儿一声尖叫,我把她护住,一只手就把七星龙泉给抽了出来。

“当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跟那个东西撞在了一起。

那个灵魁甩过来的,是一道雪白的细条,好像,尾巴?

可是,看似毛蓬蓬很柔软,却无坚不摧!

程星河刚要过来,可下一秒,一个身影先一步扑了过来,死死咬住了那个尾巴。

是——黄毛?

黄毛的牙齿竟然比想象中的锐利。

他不是胆子很小吗?竟然……

他咬的很死,所以说话吐字不清楚:“我——上次冤枉了你,这次,我帮你!”

“你傻啊?”我一下愣住了:“松开,你不是这东西的对手!”

“要死一起死。”他眼神凌厉野蛮,终于像了一个猎食动物:“就当拿我的命,给你赔罪!”

那个灵魁的红唇,露出了一个笑容——是个危险急了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