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369章 食气之尾

那个白色东西上的气在流动——这个尾巴怕是不大对劲儿!

“松开!”

我立马喊了出来,可是黄毛没听,我抬起脚要把他给踹开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黄毛身上的气,猛然消失——被那个白色皮毛,给吸过去了。

他的青气迅速消失,身躯也在我眼前缩小——是个鼬鼠。

他是亲眼看见老貉子是怎么倒的霉,可到了现在,他白生生的牙,还是死死咬在了白色皮毛上。

跟自杀是一样的——是啊,他本来就打算,用命赔罪。

一眨眼的功夫,他的身体,挂在了白色皮毛上,像是被风干了,命气全部消失。

遗骸的牙齿,仍然咬的紧紧的。

江辰看都没看一眼——对他来说,下面的命,不是命。

他只看着我,眼神沉静。

似乎,在等什么结果。

我觉出,那个白色皮毛上,似乎卷起了什么东西。

下一秒,我就厉声说道:“把小姑娘接住!”

就在小姑娘被我甩出去的一瞬间,那个白色皮毛,跟一条活蛇一样,死死的缠在了我手上。

像是一个黑洞——把我身上的气猛然吸了过去。

我忽然就想起了同气连枝来了。

这个灵魁也会?

不过,不对,这跟同气连枝有区别……

我全身的龙气一动,也本能的用出了同气连枝。

这个感觉,就像是两口黑洞——但凡谁弱一点,那就会被对方吃一个尸骨无存。

但这一上手也觉出来了,哪怕我吃了数不清的龙气,可我毕竟还没上天阶,身体还是有局限性的,哪怕用了调息法,也只能让这些高于我的气息顺从的为我所用,没法真正发挥出那么多龙气的实力。

我不是灵魁的对手——后脑壳一炸,我觉出危险来了。

这样下去,我肯定是输的那一个!

而灵魁鲜红的嘴唇,再次露出了微笑。

江辰面无表情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凤凰毛对着这里就甩了过来。

金毛也蹿了过来。

“别过来!”我立马说道:“你们碰上也是送死!”

程星河一开始不想听,可触碰到了我的眼神,他手腕不由自主就沉了下去,咬了咬牙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是啊,这样不行——不能白被她吸。

可现在,白色皮毛跟同气连枝已经胶着住,我觉得出来,身上的气,已经开始逐渐减少。

得先挣脱出去,可怎么挣脱……

“你碰上了我的尾巴,就别想全身而退。”灵魁面露得色,看上去别提多解恨了:“等这一天,我可等了一阵子了……”

我怎么过你?

我一寻思,咬住了牙,忽然抬起手,一诛邪手,对着自己就拍了下来。

那灵魁一愣,可已经来不及了,我的身体被自己拍出去了老远,重重落在了后面。

白色皮毛跟一道闪电一样,还要追过来,但是我伸手就掏出了赤水青天镜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那个白色的皮毛直接就撞上了赤水青天镜。

这一下,那个灵魁脸色顿时就变了,接着,眼睁睁看着那个白色皮毛直接弹回,她自己也被带了一个踉跄,满眼不可思议:“灵清真君……”

江辰看向了镜子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对了,他现在用结灵术跟灵魁绑定在一起了,灵魁受到的伤害,他也会感受到。

打不过灵魁,我还打不过他?

我以最快的速度,翻身对着江辰就一冲,七星龙泉卷起了凌厉的龙气,对着他就削了过去。

周围的树枝树叶,飒的一声响。

江辰却并不躲,一双漆黑的丹凤眼,就这么盯着我。

他不怕?

他为什么不怕?

不光没有畏惧——相反,竟然还有几分期待一样。

奇怪,这是什么感觉——我竟然觉得,异常熟悉。

似乎很久之前,这样的事情,已经发生过一次了!

不对……我头上的旧伤疤,猛然就是一疼。

那个疼劲儿,简直像是被一道雷直接劈开!

而就在这一瞬间,那个白色皮毛卷了过来,直接挡住了七星龙泉。

就算额头剧痛,可我反应极快,没忘了刚才的教训,立刻调转锋芒退开,不跟白色皮毛碰上。

那个灵魁,就挡在了江辰面前。

她似乎也忌惮赤水青天镜,所以没敢乘胜追击。

而身后爆发了一阵哭声。

那个小女孩儿:“我怕,我怕……”

亓俊把她抱紧了:“呼噜毛,吓不着……”

我吸了口气:“你也是灵物,它们也是灵物,为什么要自相残杀?”

灵魁那张鲜红的嘴唇扬起,就是个冷笑:“你是人,也问的出这种问题?要论自相残杀——什么生灵,比得上人?”

这话是没错,勒死……

“你这么做,总也有个理由吧?”我接着说道:“就为了江辰?他给你什么好处了?再说——你是灵魁,你不是为了保护这些灵物,才放弃了成仙的资格吗?那怎么……”

“你管不着!”这话像是戳中了痛点,灵魁的声音,顿时就凌厉了起来:“是他们对不起我……”

而她的声音微微发了颤:“你——也对不起我!”

我?

咱们算上这一次,才是第二次见面,每一次见面,你都堪堪要弄死我,还落个我对不起你?

对了,我记得她上次那话——说什么,好不容易才找到我?

难不成——又跟那个景朝昏君有关?

“你变了,”灵魁冷冷的说道:“以前的你,杀伐决断,现在——你的血脉,可一次不如一次。”

血脉?

还没等我问,江辰就缓缓开了口:“李北斗,你还不明白吗?你越跟我争,那就越会生灵涂炭,这些,是你害死的。”

我心里陡然一震。

程星河听不下去了,冷笑了一声:“不愧是江真龙啊,颠倒是非黑白,指鹿为马的能耐,又升了一层,你做的,都赖给七星,那你的老婆,是不是也能分给七星睡啊!”

江辰一笑,凛冽而贵气:“你不杀伯仁,伯仁因你而死,你说,是不是你害的?”

他不拿着命当命,他受到的教育,大概是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可我跟他正好相反——谁都是爹生娘养的,谁都不该平白无故的死。

“既然如此。”我盯着他:“为了不让生灵涂炭,只好先把你这个生灵涂炭的源头解决了。”

江辰扬起下巴,微微一笑:“求之不得——你早晚知道,你跟我,其实是一类人。”

跟你,永远不可能。

我心里清楚,他有激我的意思。

而他一抬手,那个灵魁的白色皮毛一摆,重新对着我抽了下来。

是啊,现如今,我他娘被你诬陷成了过街老鼠,你现在叫灵物杀了我,一举两得——一来,灭口,彻底把罪名归给我,二来,还能落个见义勇为的美名。

不过,现在不忌惮,动我会天打雷劈的事儿了?

我立马要掏出镜子,可她这一次,速度比之前都快——显然是想逼的我拿不出镜子。

坏了——可这一瞬间,一道光豁然亮起,对着她就抽了过去——程星河的凤凰毛!

这一点,烧起来的是凤凰火,那白色皮毛,瞬间就焦了一块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。

可下一瞬间,灵魁以尾巴牵制住了程星河,自己曲起了指头,对着我就抓过来了!

跟上次见面的时候一样——我知道,她的爪子,能抓破龙鳞!

我立马往后退,可她来的极快,当当当几声响,七星龙泉挡住了几次,但每一招都是险招,这样耗下去并没有把握,而这一瞬,她的爪子已经抓到了我胸前。

退是来不及了,爪子穿过,“啪”的一声,本来就残损的龙鳞炸开,但我没躲。

我一脚运气,用全部的力气,踢在了她尾巴根上。

她脸色顿时一变,身体以不该有的脆弱,重重就摔了过去。

她和江辰,瞬间都是极为痛苦的表情。

我注意到了,她行动范围是受尾巴影响的——尾巴根附近,青气,缺了一块,有不连贯的地方。

果然是空门!

程星河高兴极了:“七星,干得好!”

我装出满不在乎的表情,身体一动,心里却暗暗叫苦不迭——不,其实并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