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70章 纸鹤传声

这一下,称得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胸前龙鳞上次就被抓下去了不少,这次又被重重一抓,已经全碎了,心口一阵剧痛,龙气阻塞,冲撞的眼前都是金花,站不稳,想吐。

而人控制行气,胸口是个要紧的位置,这个地方受了伤,就好像公路堵车一样,行气冲不过去!

要是硬冲,整个人的经络,恐怕都得……

灵魁的身体以人类绝对达不到的灵敏转身,落在了地上,冷冷的盯着我,眼睛染上了一层赤红,又惊又怒。

知道我看出了她的短板,动了杀心了。

程星河高兴了起来,还以为我占了上风,立马说道:“七星,开炮!”

开你大爷,要是能开不就好了。

可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体状况,大家都得倒霉。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:“灵魁,我们吃阴阳饭的,杀大灵物不吉,你有什么苦衷,说出来——我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程星河一愣,立马说道:“七星,对敌人宽容,就是对自己残忍,她要弄死你,你还要放她,你傻啊!”

“你懂什么,我知道,屠戮同类,不是她的本心。”我一边努力调整气息,一边装出一副很圣母的样子:“她心里,怕是有冤。”

我得争取一点时间。

果然,这一瞬,灵魁的手,不由自主就握紧了:“你还跟我提冤……”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坏了,会不会她的冤,跟你有关?”

江辰一双黑沉沉的丹凤眼,却像是看出来了端倪。

他冷冷的说道:“上去——他不是傻子,要是有本事,早动手了。”

你大爷——不愧是江真龙。

我立马说道:“程狗,老亓,跑!”

可话音未落,那个灵魁已经冲过来了!

我立马要往后躲,可这么一躲,胸前一阵剧痛,几乎呼吸都呼吸不了了!

程星河一愣,凤凰毛一抖就冲了过来,可灵魁已经知道凤凰毛什么原理了,巧妙的避开了全部攻势,直抓我的咽喉。

程星河顾不上别的,奔着我就冲了过来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杀机,就在眼前……

我不能让程星河也出事儿。

一股子龙气猛然贯穿了胸前淤伤,顺着太岁牙,在诛邪手上爆发——奔着那个灵魁的心坎就抓了过去。

她顿时一愣。

无坚不摧的皮毛像是一个阻碍,但是,没拦住我。

“啪”的一声——她的心坎,直接被诛邪手贯穿,热血洒了我一脸。

程星河高兴了起来:“感情你是扮猪吃虎呢!”

我想笑,可是胸口的剧痛跟排山倒海一样袭来,我站都站不住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“七星!”

好歹,是把真凶给……可我一抬头,愣住了。

我眼看着,灵魁雪白皮毛上,被我穿出来的血窟窿,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。

对了——她吃了很多的气。

越过她,我看见了江辰。

江辰已经低下头,擦干净了胸前的血迹。

他们——一点事儿也没有!

这就是,吃气的原因?

而江辰摆了摆手——意思是,这下可以对付我了。

刚才那一下,已经把全部的力量用完了,现在,站都站不起来,更别说……

灵魁抬起了手,面无表情,对着我的天灵盖就抓下来了:“今天,就让你还债!”

可没想到,这一瞬,忽然一个东西劈头盖脸的扑下来,我身体猛然失去平衡,跟程星河撞在了一起,保龄球一样就直往下滚了过去。

整个世界天旋地转,数不清的砖石草木从我面前擦了过去,真特么疼。

我和程星河,一起撞下了山坡。

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想活,就别出声!”

亓俊的声音。

头顶是厉声一喊:“别让他跑了!”

一道影子,鬼魅一样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!

这一瞬,我们滚落到了一个位置,那个影子已经追过来了。

灵魁……

完了……

我的心猛然一揪,可这一瞬间,灵魁竟然不可思议的从我们头顶擦过,直接去远了。

卧槽?

我一下愣住了,她放了我们一马?

不可能!

我一抬头,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亓俊是扑过来了,不过,他不是单单自己扑过来了的——他把Maria姐车上的那个空灵水母皮也揭下来了,跟雨衣一样,套在了我们三个的身上——那个灵魁,不是放我们,是根本没看见我们!

身边梭梭梭一阵响,显然灵魁也知道,我们不可能走远,停住了脚步,四下里搜索了起来。

我们几个一下就屏住了呼吸。

灵魁离着我们,越来越近,那道尾巴凌厉的四下翻转。

又一道影子顺着我们擦过了,我们身边的灌木被整齐削落一大片。

好险,就差一点,就打到我们头上了。

不过也托赖了这一下,灵魁认定这里干净,去别的地方找了。

我这才喘了口气,程星河也是:“乖乖——刚才,好险!多亏了老亓了。”

是啊,不过,你把Maria姐的水母皮弄成这样……

一转脸,亓俊似乎完全没把这危险放在眼里,还抱着那个灰貉子的小孙女呢:“别怕,别怕,哥哥护着你……”

该说他是心大,还是勇敢?

我还想起来了:“老亓,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保护灵物?”

亓俊一边喘气一边说道:“也没什么——这灵物比人知道的多,都是人脉,再说了,灵物这一点蠢,但凡你帮它一次,豁出命来,它也一定要报恩,不才是做生意的,一本万利的买卖,怎么会不喜欢。”

程星河一撇嘴:“还以为你一颗爱心,感情是无奸不商。”

亓俊咧嘴无声一笑,也没反驳,但是眼神一暗,显然,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陈年往事。

我倒是想知道是什么陈年往事,不过胸口顿时就是一阵锐痛,程星河看出来了:“七星,你怎么了?”

我张嘴还想说话,结果一口血先扑了出来。

完犊子了——刚才没调息好就强行引气,小伤也撕扯成大伤了。

现如今,赶紧调息是正经——不然,她们早晚能找到我们。

我正要凝聚心神,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——啪嗒啪嗒,像是什么东西飞过来了。

我们几个心里同时一紧,抬起头,就看见头顶出现了一只纸鹤。

一个纸鹤一边燃烧,一边落在了我面前。

而这个纸鹤正在口吐人言:“李北斗,江辰手里的,可是灵魁,现在你一个地阶,哪怕有龙气,身体局限性也太大,打不过。”

传声符。

这声音是……

我猛地抬起头。

马元秋?

他人在哪里呢?

应该,就在附近。

程星河和亓俊都跟着紧张了起来,程星河骂道:“那你来干什么,报丧吗?”

“你要赢她,只要一个法子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

“学会结灵之术——让一个比灵魁更厉害的灵物,认你做主。”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说的这是屁话,上哪儿找更厉害的灵物去?”

纸鹤已经烧了一半,当然没跟他斗嘴,而是接着说道:“结灵术的法子,我教给你!”

法门说起来并不难,我这一阵子学了很多厌胜的法门,倒是也算触类旁通,可跟程星河说的一样,这平白无故,你让我上哪儿找大灵物去?

“这些,你一定要记清楚了,结灵术但凡错了一个字,那就是万劫不复。到时候,只要你跟九……”

这应该是关键。

谁知道,还没说完,纸鹤已经燃烧殆尽,落在地上成了一团飞灰,风一吹全没了。

这把我给气的,程星河也跟着大骂:“就不知道叠个大点的,买不起纸啊!”

马元秋自从上次被抓进了厌胜门,几乎成了废人,想必用术法都难,难怪话没说完就烧没了。

可他想说的,是“九”什么?

我还没想明白,忽然身后“哗啦”就是一声响。

卧槽,屋漏偏逢连夜雨,有什么东西过来了!

在草叶子气息里,我闻到了一股子烧灼的,硫磺一样的味道。

很像是——雷劈之后的味道!

卧槽,难不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