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7章 背后插刀

一股子冰冷葬气味儿,从身后缓缓的扑了过来,我压住剧烈的心跳,寻思怎么着,这个女尸跟地鼠一样,还搞存粮?

我抬手要取七星龙泉,但是用不惯左手,动作慢了,左手腕子顿时就被攥住了。

我心里是叫苦不迭,现如今落了单,又不能行气,闹不好不等毒发,现在就要把命搭上了。

不过……老鬼医还在这里。

我立刻就说道:“白医生,趁着这个功夫,你快跑吧……”

也许老白也找不到出口,但爬一段,就有一段的希望!

可老板盯着我,却像是十分担心:“那你……”

我只是觉得,既然没得选择,死一个怎么也比死两个强。

一边这么想着,我一边对着身后那东西的脚就反踹过去了。

这女的是个三寸金莲,那脚底下必定不稳。

果然,这一下,我肩膀上的手顿时就松开了,抢了这个功夫,我翻身就反抓了那个女尸本来攥着我左手的手腕子,找准了关节,直愣愣的掰了过去。

行尸可能是刀枪不入的,但她们的身体也是正常的构造,该脱臼会脱臼,该骨折会骨折!

这一招叫飞龙猛回头,还是老头儿教给我的——预备帮人迁坟的时候诈尸。

别说,这一下还真的管用,只听“卡啦”一声,那女尸的手腕一下就被我掰开,我回身对上她的脸,倒是一愣。

这个女尸,竟然长得很漂亮。

鹅蛋脸,柳叶眉,杏仁眼里像是含着淡淡的哀愁,这个长相,搁在戏台上妥妥是大户人家小姐的长相。

可说不出哪里,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——对了,我还想起来了,她不是有一对大獠牙吗?牙呢?

獠牙就是尸变的象征,人死若僵,先为荫尸,也就是不腐,而荫尸以上,就是白毛僵,黑毛僵,飞僵,依次是长发,长指甲,长牙——看着她身上没有黑白毛,显然已经过了那个时期,按说是个飞殭,下一步就要变成魃了。

现在,长指甲长发都有,怎么就是没牙,还是说,这是个我不知道的行尸等级?

而且我还看见了——她因为脱臼而垂下的手,手心有黑洞洞的痕迹,显然被穿透过。

下葬的时候,尸体应该是被镇魂楔钉在棺材里的。

镇魂楔要管用,非得赤金,肯定是马大柱子那个王八蛋,看她手上有金子,生薅下来,把她放出来了。

难怪墓室这么严防死守,还涂了糯米,原来是防她——当初制服她入棺,应该是找了武先生,可惜那个武先生不会看风水,又把个凶尸葬在阴龙头,养成更凶的行尸了。

我脑仁越来越疼,而那个女尸显然已经被我给激怒了,虽然断了一只手,另一只手对着我的脖子就卡过来了,我瞬间拔出七星龙泉,对着她就劈过去了:“白医生,你还等什么呢?你女儿还在外面等着你呢!”

老白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,这才说道:“你,你可要小心啊,她好像不好对付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眼看着那大爪子恼羞成怒的对我抓过来,我斜过身子,把她的手引了过来,眼看她追过来,我迅速躲在了土壁后面,果然,只听“通”的一声,那手抓我没抓住,直接把土壁钻出了五个窟窿,土沫子喷了我一脸。

一只手断了,一只手被卡住,你的死期到了。

我反手旋过七星龙泉,对着女尸的脖颈就砍了下去。

就跟当初哑巴兰掰断阴阳魃的脖子一样,要让行尸消停,就得把行尸的脑袋斩下来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子剧痛从身后袭了过来,我左手顿时也不能动了,七星龙泉“当啷”一下,就掉在了地上。

这特么怎么回事……我觉出肩膀上一阵温润,显然是血透过来了。

难不成,我看走了眼,这地方还有女尸的帮凶?

回过头一看,我顿时傻了——给我来了一刀的,竟然是老白!

老白的眼神很关切——看的却是那个女尸!

这特么什么情况?

剧痛让我眼前一阵发白,不由自主就退了一步,老白扑过来,就抱住了女尸,满脸的心疼:“哎,就让你小心,这小子一身凶气,我怕你吃亏……”

我特么真的是日了狗了……感情刚才那句话,是老白跟那个女尸说的?

这什么世道,耗子给猫当伴娘?

老白也是鬼医,瞬间就把女尸那被我卸了的手腕接回去了。

我算是发现了,我不是上辈子欠白藿香的,我特么是欠她们父女俩的。

剧痛直往心里扎,我忍不住盯着老白和女尸:“你们是……”

这时,右手的剧痛猛地扑了上来——潇湘也扛不住,毒扩散出来了!

“咣,”就在这个时候,不知道哪个洞口被劈开了,眼前顿时烟雾扑面,我听见哑巴兰疯了一样的声音:“哥!哥!”

我努力让自己别去感觉那个疼,逼着自己来精神,援军到了!

而程星河的声音也紧随其后:“七星,你他妈的死哪儿去了?”

我心里一阵暖,程星河还是挺关心我的。

而他下一句就是:“你还欠我七万多块钱没还呢!要死还完再死!”

你娘。

紧接着,两道颀长的身影跟着土一起冒了进来,白藿香也跟在了后面,先看到了老白,立刻高兴了起来:“爹!”

哑巴兰的声音也瞬间就兴奋了,一把抱住了我:“太好了,哥,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又……”

哑巴兰本来力气就奇大,这一下好险没把我全身的肋骨给勒断了,我连忙说道:“轻点轻点……”

哑巴兰靠的近,也闻见血腥气了,看清楚了我的伤,柳叶眉一下就皱了起来,回头就看向了那个女尸,清秀的脸上全是杀气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去你妈的,死婊子,你敢把我哥弄成这样,我他妈跟你拼了!”

白藿香盯着那个女尸,眼神也阴了下来,像是恨不得把女尸剥皮吃肉。

可老白一听这话,瞬间就挡在了女尸前面:“你要动婵娟,就先杀了我!”

婵娟?

哑巴兰一下也傻了,程星河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斯德哥尔摩?”

而白藿香反应也很快,立刻拦在了老白面前,森然说道:“你敢动我爹,我让你哥活不到六十秒。”

哑巴兰那股子力道来的很大,可一听这话,只得把力气换了个方向,生生把自己拽了一个踉跄。

白藿香这才松了一口气,回头关切的看着老白,检查的这叫一个仔细:“爹你别害怕,我这就给我安神散……”

安神散是专门治疗邪病的——人要是中邪,我们的法子是用鞋底子扇脸,鞋底子接地气,能把邪祟给扇出去,而文雅一些的方法,就是喝安神散,也能把秽气厘清。

可老白挡住了白藿香的手:“我,我没中邪,我跟婵娟,是真心的。”

真心……人鬼情未了?

白藿香拿药的手瞬间就颤了一下:“爹,你什么意思?”

老白爱怜的看着那个女尸,这才说道:“婵娟她,是个苦命人啊……要怪,都怪那个天杀的马大柱子。”

跟我们猜的一样,马大柱子路过,赶上了山体滑坡,女尸的坟露出来了,他掉进来,发现棺材就把棺材给弄开了,拔走了七个金镇魂楔,解开了女尸的封。

而马大柱子还干了更恶的事情——他扒下了女尸身上的昂贵嫁衣不说,见女尸漂亮,甚至还把女尸给……

女尸得了生人气,逐渐醒了过来,发现身上的嫁妆丢了一半不说,她的三寸金莲红绣鞋也不见了。

偏偏那双红绣鞋,对女尸来说,有某种特殊的意义——她一定要把红绣鞋给找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