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76章 九耳之犬

看清了他的头顶,我一下愣住了,跟程星河说的一样——他脑袋上,全是凸起,像是,耳朵!

我忽然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了。

“能带雷——你是九耳犬?”

难怪——传说之中,九耳之犬,能寻雷!

九——我忽然想起来了。

马元秋之前说的“九”,难不成,就是雷祖这个九耳犬?

雷祖白了我一眼:“老子天下闻名,你才刚看出来?真是孤陋寡闻。”

但显然,有些得意之色。

传说之中,有一户姓陈的人家养了一条猎犬,遇雷而生,头生九耳,一耳动,则能猎到一个东西,三四耳动,就能猎到三四样猎物,跟小李飞刀一样,例无虚发,周遭的人都管九耳犬叫神犬。

有一天陈家人带着九耳犬出去,忽然九耳齐动,陈家人跟着它,找到了一个巨卵。

巨卵裂开,里面出现一个小孩儿,左右手都有字,一个是“雷”,一个是“州”,起名陈文玉——也就是,后来的雷神!

能寻找到了雷神的——难怪有天生带雷的能力!

账房先生也跟着说道:“我叔祖住的远,所以这里的灵物都不知道他,我叔祖宅心仁厚,就过来施以援手的,谁知道……哎,叔祖,这个李北斗跟传说之中一样,就是个祸害,咱们倒霉,就是他妨的!”

我明白了,难怪他要过来杀真凶,原来是嫌弃自己名气小,想扬名立万。

但雷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事已至此,多说没用——结灵倒是可以,不过……”

他盯着我半信半疑:“你行吗?”

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。

因为照着马元秋刚才教给的法子,结灵术有两部分,一为召灵,一为结灵,你先把灵物呼唤出来,再跟它“签订合约”。

刚才我也只是把青蜥蜴和秃狗给喊出来,让它们听我的话,还没进行下一步,也就是没有绑定,不然刚才秃狗掉了牙,我也得跟着喷血。

现如今雷祖就在面前,召灵这个部分算是省了,直接结灵就行了。

于是我立马咬开了食指上的血,勉强在网子里点上了雷祖的脑门。

“听我敕令,为我甲兵,今生今世,以命为盟……”

雷祖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账房先生忍不住了:“叔祖——你要是跟凡人结灵,那就是跟他同生共死,这小子要是明天死了,那您不是也……”

雷祖自然也知道,表情也不怎么好看。

附近的天师发觉了,低声说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想着垂死挣扎。”

“还结灵术——哪怕结灵,咱们枯大先生的两个手下败将,也是报团取暖,自取其辱。”

雷祖一听这个,怒道:“明天,老子不管,不结灵,今天的面子就丢没了——命有面子重要吗?你给老子快点!”

账房先生心疼的不得了。

我还着急呢!

我觉得出来,一股子气息从身体周围泛起,环绕,像是数不清的细丝,要把我和雷祖给交缠起来。

念完了咒,按理说,就该成了。

雷祖看我落下了手,瞪着我:“这就完了?”

我心里也没底——按理说是完了,不过,怎么没啥感觉。

雷祖显然跟我想的一样,但事情逼到了眼前,哪儿还有疑心的时间,他立马就抬起了手。

熄火。

周围拖网子的天师,哈哈大笑。

“你看看,我就知道。”

“这邪魔外道就是邪魔外道,能有什么本事?”

雷祖立马看着我:“这他娘怎么回事?”

我也想知道啊!

马元秋说过,这结灵术一个字也不能错,错了就是万劫不复。

难不成我记错了?

不对,记忆力这方面我没问题。

难不成……妈的,想起来了,马元秋说,必须得要能力压住灵物,才能结灵!

难不成,是我现在太弱了,哪怕雷祖愿意,可结灵术都承认不了?

“扑……”前面一阵巨响,接着是一阵叫好的声音:“不愧是汪先生!”

我抬眼一看,心就揪住了。

程星河和金毛也被抓住了,秃狗不见踪影。

汪疯子虽然身上被划出了数不清的伤,但是气喘吁吁,脸上终于有了自得之色。

“其实,这李北斗名声虽大,却没什么本事,手底下也都是没用的东西,还劳动了三清老人之一的枯大先生过来,真是杀鸡用牛刀。”

“你懂什么,枯大先生,是亲手来给徒弟报仇。”

而汪疯子一把抓住了程星河——程星河脑袋成了血葫芦,我的心顿时一阵锐痛。

汪疯子缓缓说道:“你一个小玄阶,就敢在我面前放肆……”

程星河一口血扑在了汪疯子脸上:“小玄阶把第一武先生缠成这样,传出去,第一武先生可真有面子!”

我心头一震,你他娘就不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激他这个疯子干什么?

果然,汪疯子一听这话,眼神一暗,抬起手,对着程星河就下来了,我一下就急了,可一条狗窜过来,直接咬住了汪疯子的手。

面无表情。

秃狗!

汪疯子大怒,就要往下甩,程星河不傻,趁机就往外蹿,奔着我要过来,可双拳难敌四手,瞬间被天师府的给扑住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汪疯子也压住了秃狗,有一个人过来,跟汪疯子说道:“汪天师,那这个东西,我先带走了……”

金毛!

那个人没带风水铃,好像——是江家的。

对了,在齐老爷子葬礼上见过,跟在了江景他爹身后的!

难不成——是江辰以报信居功,跟天师府要的人情?

汪疯子一边处理秃狗,一边心烦意乱的摆手,那人如获至宝,就要把被捆住的金毛拖走。

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我正要平气凝神,而这个时候,雷祖的声音响起来:“前面是干什么的?”

我一抬头,就皱起了眉头。

前面来了很多行里人。

那些行里人见到了枯大先生,就点头致谢:“不愧是天师府,除了这地方一害!”

“我们是专门来感谢您的!”

这些行里人我并不全认识,但是我记忆力还可以,记得他们好像都跟四相会,还有江辰有交情。

这个时候过来——肯定有原因。

“听说枯大先生喜欢酒,这是我们江先生特地给您准备出来的。”

枯大先生身为三清老人之一,李茂昌都让七分,敬仰受惯了,倒是也不以为意,但是一闻到了那个酒的气息,严霜似得表情,竟然还真有了一丝动容:“八十年的天书酿?”

“不愧是枯大先生!一闻就知道!”那些人别提多高兴了:“酒逢知己,当浮一大白!”

“可惜,没有酒具……”

雷祖骂道:“死老头子,穷讲究。”

“这是景朝的琉璃夜光杯,我们江先生,一早就给您预备好了!”

那个杯子晶莹璀璨,离着老远,都能见到澄澈的光。

枯大先生第一次有了人的表情——可见这酒这杯,多打动他的心。

那些献酒的早看出来了,争先恐后往上敬酒,枯大先生虽然面无表情,但是,来者不拒,仰脖子就干了。

那股子酒气很特别,甘美异常,就连不喝酒的人,闻到了,也得心驰神醉。

果然,我身边的那些天师,闻到了酒气,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很沉醉的表情。

“这酒难得,各位天师这一次都身先士卒,立下大功,”江辰的人连忙说道:“个个是少年英雄,前途无量,还请也赏个光!”

好话谁不爱听?那些天师不由自主,有了得色,也就跟着喝了一点。

抓住了这个机会,得赶紧结灵。

可这一瞬间,我觉出一阵杀气。

身边,悄无声息出来了一个人。

灵魁。

灵魁趁着枯大先生和其他天师注意力被分散,十指纤纤,对着我就抓下来了。

敬酒——原来是为了这个。

江辰准备的很周密啊。

生怕天师府不弄死我,要绝了后患?

雷祖也是一愣,我眼睁睁的看着,灵魁对着我脑门就下来了。

我立马躲开,可在网子里根本躲不开。

“咣”的一声,一个身影就凌空扑了过来。

灵魁被挡住,我面前露出了悬空的半个脑袋。

程星河?

原来,刚才他被天师府的围住之后,齐家披着水母皮,把他给救出来了。

你们俩走就走了,还来送死?

这动静惊了天师府的人,灵魁躲过了视线,眼里有了杀气。

程星河没说话,但是眼神毋庸置疑,要杀我,先过了他这一关。

灵魁瞬间露出很厌烦的表情,扬起了手。

她要杀了程星河和亓俊这两个碍事的,再杀我。

太欺负人了……

脑子电光石火一闪——一股子力气,也不知道怎么地,猛地从身体里炸开。

刚才那些细丝一样的气息,席卷了出来,我的头发和衣服,再一次被冲了上去。

好像,身上某种气息流泻了出来,跟什么连接在了一起。

账房先生倒是觉出来了,喃喃的说道:“这是……”

就在灵魁的手,要抓下程星河和亓俊脑袋的瞬间。

轰的一声,一道雷从天劈下,无坚不摧的九星连珠网,瞬间碎成了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