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81章 满身天罚

那一瞬,她反应极快,当机立断抬起手,皮毛应声而断,她还想跑,但是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她。

力道用的大,那个白色的皮毛,在我眼前被生生扯破,她的肌肤再一次露到了我面前。

数不清的伤痕。

她一张绝美的脸露出来——也是伤痕遍布。

这一下看清,她身上是伤痕很奇怪——看似凌乱,却暗合了某种轨迹,像是跟古鼎上的铭文一样,承载了什么信息。

感觉出来,她立刻护住了身体,咬牙切齿的盯着我,显然是个受辱的表情:“你敢……”

“干得好!”周围的灵物轰然喝彩:“恩公收了她!”

厌胜门就更别提了:“门主干的痛快!”

还有吹口哨的。

只有江辰的说客呸了一声:“士可杀不可辱,这个李北斗跟破城劫掠的匪徒一样,果然奸邪。”

你们把我想成啥人了,我不是故意的!

但是一看清楚她身上的痕迹,周围的灵物忽然吸了口气,指指点点:“这是——天罚?”

天罚?

“大灵物和吃香火的犯了过错,就会受到这种刑罚。”雷祖皱起了眉头:“这种惩戒,带着羞辱的意思——天罚的痕迹,永远不会消失。”

跟古代的“刺配”一样,是让犯过错的牢牢记住,以儆效尤?

咦,她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,引来了这么严重的惩罚?

身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没法遮住全身,看着我眼神,像是恨不得跟我同归于尽——她确实也举起了手,满眼悲愤,不顾一切的对着我就抓下来了。

而下一瞬,轰然又是一道天雷,这一次,重重劈在了她上。

她顿时就是一声惨叫。

痛苦到,响彻云霄!

我回头看向了雷祖,雷祖一副不用客气的表情。

她莹润如玉的肌肤碎裂了一道子,里面,飘出了数不清的东西。

是被她吃了的灵气!

那些灵气跟魂魄一样,四下里飘散。

那些灵物见状,立刻冲着那些灵气抓了过去:“三伯!”

“五叔公!”

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亲人。

我立马想起来了之前为我而死的那些灵物,连忙问雷祖:“那些死的灵物……”

雷祖摇摇头:“来不及了,你给它们念念往生咒吧——跟那个多下巴的说的一样,但愿下辈子,他们不用再当长毛的了。”

雷祖跟这些长毛的,地位自然不一样——它的身份是类似麒麟凤凰一样的神兽。

可对这些灵物的遭遇,想来也是感同身受。

我回过了头去,盯着那些天师府的:“你们现在,看清楚,灵气是谁吃的了吗?”

那些天师府的是都看见了,也都不说话了。

摆在眼前,想不承认,也没法子了。

江辰的人咬牙切齿,显然还在想什么说辞。

那个灵魁不动了,气息奄奄。

程星河在水母皮下的声音靠近,有些意外:“这个灵物扛了这么大的雷,还没被劈死?”

是啊,难不成,她吃的灵气保护了她?

雷祖叹了口气:“也是因为天罚,天罚加身,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她还没赎够了自己的罪孽,死不了。”

难怪——江辰要跟她结灵呢!不愧是江真龙,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。

我立马对程星河说道:“把她抓起来,别让她跑了。”

控制了她,江辰也落不了好。

程星河别提多高兴了:“没错!七星,你早该狠着点!”

江辰——他应该也在附近。

跟江辰结灵的灵物受了这么大的罪——江辰自己,现在肯定也是身受重伤。

他在哪儿呢?

要是能抓住他的话,他之前给我扣的锅,就可以昭雪了!

可是四下里一看,也并没有看见江辰的踪影。

说起来,这一次真的是要谢谢他。

要不是他把我给逼到了绝路上,要弄死我,我怎么会有机缘,跟雷祖结灵,把他的灵魁劈成这样?

多行不义必自毙,他那些功德,究竟比不上自己做的孽,报应到了。

对了,这一招是借刀杀人——我立刻回过头,看向了枯大先生。

这一看,只见枯大先生显然已经动了怒,要把江采萍这个“邪祟”给超度了。

但是江采萍是个鬼仙,身姿灵动飘逸,宛如画中人——那个银箔呼啸而过,可屡屡打空,就是打不到她。

枯大先生嫌耗费时间,要舍弃她过来追我,可她偏偏又飘到了枯大先生面前,就是拦住不让走。

汪疯子早就忍不住了,想过助师父一臂之力,可金毛不知道从哪里扑过来,直接把汪疯子摁倒——不知道的,就好像金毛跟他撒娇一样,我却记得,汪疯子在三清盛会上,踢过金毛一脚。

我一阵高兴,金毛之前不是被江辰的人带走了吗?自己挣脱出来,也出息了。

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。

枯大先生眼神越发阴沉:“找死……”

“妾早就死了,”江采萍调皮的一笑:“你要追妾相公一辈子,妾就在你面前挡一辈子,看谁耗的住!”

哪个活人能跟她耗呢!

别说,她平时跟江采菱水火不容,但是那个调皮劲儿,竟然一模一样。

好多人看那个笑容看的目眩神迷,直了眼。

江采萍的实力,自然跟枯大先生还差一大截子,打是打不过的,但是缠人的功夫,真是不小,打个不恰当的比喻,就好像你总是抓不住的蚊子一样。

倒像是,在戏弄枯大先生。

枯大先生终于是忍不住了,抬起了手来,对着江采萍就划了下去。

这一下——动真格的了!

一道雷轰然落在了枯大先生和江采萍面前,等硫磺气散尽,我已经护在了江采萍身前。

江采萍高兴极了:“多谢相公救护!妾真幸福!”

这有点让我汗颜——论给面子这件事儿,谁都比不上江采萍。

我盯着枯大先生:“你要公报私仇,也差不多了吧?真凶都找到了,你不怕天师府的面子没地方搁吗?”

近朱者赤,雷祖的口头禅,我也学会了。

雷祖立马说道:“劈了他算了!”

要是有那么容易,不是早劈了吗?

枯大先生冷笑了一声:“面子?这些人看见了?也简单——这些人消失,不就没人知道了吗?”

我后心一凉——他的意思是说,要把这里所有的生灵,全都……

竟然说的这么轻描淡写。

这一瞬,枯大先生的银箔再一次对我冲了过来。

我抬起七星龙泉要挡住,可这一瞬间,一个人影挡在了我和枯大先生中间。

“咳咳……枯大先生,我也在这里,全看见啦!”

是——那个荣爷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