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383章 极乐往生

周围万籁俱寂,汪疯子几乎恼羞成怒:“我师父手下留情,你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——歪门邪道,不知廉耻!”

是啊,平时,天师府声誉极大,哪怕放了大家,大家也只会庆幸。

可世上,总得有一个公道。

好险把人杀了,来句“你们走吧”就算完了,没有这样的事。

“大家都是命,是命,就都是平等的。”

程星河把水母皮一揭,大声说道:“七星,说得好!”

他没把水母皮揭干净,半个身子还是消失不见的,看上去只有半拉人悬空,十分骇人。

而其他灵物,一开始战战兢兢的望着我,但是听了这话,全愣住了:“平等?”

他们长毛的,似乎出生开始,注定卑贱——谁都知道,人才是万物之灵。

可哪怕是万物之灵,也不能滥杀无辜。

荣爷爷看着我,把受伤的手掌藏在了后面,笑眼弯弯:“咳咳……这小孩儿很有意思。”

枯大先生冷冷的盯着我:“我就知道,他这一回来,不会安分守己,一定搅动一个三界大乱……”

“未必。”荣爷爷打断枯大先生:“小孩儿,你想要什么交代?”

我答道:“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,谁也没法让时间倒流,但你们冤枉了我们,道歉赔偿,以命抵命,是理所应当的吧?”

那些灵物,不能白死。

枯大先生大怒:“咱们天师府就是斩妖除魔的,一些邪祟,死了是功德——你要我们道歉赔偿,以命抵命?好大的胆子,倒行逆施!”

天师府的人有了主心骨,立刻说道:“枯大先生说的对!”

他们是怕我,但是心底,仍然看不起我——毕竟,他们血统高贵,是名正言顺的天道执行者。

我呢,野狐禅,邪魔外道——本来是正道得而诛之的厌胜门,现在,甚至跟长毛的混在一起。

江辰的手下一听,就更激动了:“没错,那种东西,死不足惜——天下猪牛鸡鸭,人也杀的多了,全要跟他们道歉赔偿?没有那个道理!愚不可及!”

枯大先生脸色越来越难看,荣爷爷却摁住了他,笑眯眯的说道:“冤枉了谁,确实是我们没查清楚,我替天师府,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枯大先生一听,暴跳如雷,就要跟荣爷爷争辩,可他被雷劈灵蛟影响到,哪怕强忍着,身上也还是伤,张嘴就是血,被荣爷爷扶住了,可他毫不领情,直接甩开了荣爷爷。

“那这些灵物……”

荣爷爷蹲下,捡了一个杨柳枝,画下了一个阵。

接着,坐在阵里,那阵里,忽然就泛出了一股子灵气来。

是那些——被灵魁吸走的灵气,重新汇集起来了。

“极乐往生阵!”

“荣大先生,亲自划的往生阵——据说能让这些死灵免受劫难,直接往生极乐。”

“我记得,咱们刚进天师府的时候,在学堂里学过,以前坐龙椅的,都未必够资格能让荣先生亲自念一遍,可现在,竟然对一些长毛的……”

那万点光芒乍现,仿佛组成了一道星河,以极其壮美的姿态,在低空盘绕了几圈,像是在跟自己的亲朋好友道别,缓缓飞升而去。

那些灵物有的呆滞,有的,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了:“一路好走——有来世,别当长毛的!”

这个荣爷爷,跟枯大先生,确实不一样。

雷祖也点了点头:“天师府,好歹是有一些能撑门面的——做错能认,就是担当。”

当然,这个阵法用起来,很消耗元气,等那些光彻底消失,荣爷爷自己的脸色,也难看了起来:“咳咳……岁数大了,不中用了,一个阵法,就咳成了这样……”

乌鸡赶紧扶住了荣爷爷,回头看向了我:“师父,哪怕是荣爷爷,亲自这样超度往生,耗费的行气,一两年都补不回来,可真的算是对那些灵物仁至义尽了!”

枯大先生脸色更难看了,汪疯子也忍不住说道:“荣先生对这种东西亲自超度,简直暴殄天物……”

“不单单是道歉和赔偿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还有,把真凶抓住。”

“真凶……”荣爷爷望着我:“不就是那个灵魁吗?被你们给藏起来了?”

“灵魁是真凶,也是她设计陷害我的,”我答道:“可她也是受人指使,要想真相昭雪,就得找到指使她的人——是那个人,借刀杀人,还打算让天师府和厌胜门鹬蚌相争,他来渔翁得利。”

“谁?”

“灵魁的主人——十二天阶江家的宗亲,江辰。”

江辰的身份地位在,这些年又为了累积功德和人脉,在行内做了很多事,天师府几乎没人不知道他,一时间,都交头接耳:“那位江先生,可是真正的名门子弟,会做这种事?”

“我有幸见过那个江先生一次,气度非凡,一看就不是平凡人,不像。”

“你血口喷人!”江辰的人就更别提了:“你有什么证据,诬赖我们江先生?”

“是啊,听说你跟江先生有仇,根本就是借刀杀人,挑拨天师府和江先生的关系——天师府是何等明睿,会对你偏听偏信吗?”

天师府的一听这话,表情也开始不太自然了。

其实,要不是他们苦苦相逼,我一开始,就并不想跟枯大先生打——倒不是我心慈手软,也不是妄自菲薄,一来,枯大先生没那么好对付,二来,这就中了江辰的下怀了。

他给天师府报信的目的,就是让我跟枯大先生两败俱伤,他来坐收渔翁之利。

我输了,被关进银河大院,或者死在天师府,他自然喜闻乐见。

我赢了,那我肯定无法全身而退,会元气大伤,天师府和其余两个三清老人,就会跟我正式结仇,绝不会放过我。

不论输赢,都让他称心如意。

江真龙是何等聪明,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。

我答道:“那就是,把江辰给绳之以法,我不管他是个什么身份,该赎罪的事情,他就必须得赎罪。”